刚刚更新: 〔超级鉴宝大宗师〕〔谍网〕〔万能女婿〕〔隐婚甜蜜蜜:顾少〕〔美漫世界当宅男〕〔无限之我叫MT〕〔踏破太古〕〔实力不允许我低调〕〔仙路桃花传〕〔位面数据化〕〔金枝夙孽〕〔我真要逆天啦〕〔灵气逼人〕〔骑着恐龙在末世〕〔希泊尼战纪〕〔地煞七十二变〕〔叶小康的爱情日记〕〔重生八零:家有媳〕〔疑云迷踪〕〔夏虫何以语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五百零九章 炼器大师夏雎
    项云在见老者之前。手机端

    先对这位老者身份有过一番了解。

    这位老者叫夏雎,他可不是普通人。

    夏雎是西楚徐州郡人,一位非常出名的炼器大师。

    他是拥有凝元七脉修为的器宗修士,器宗是百家之一,战斗力较弱,可精通炼器铸造,与医、药、厨、墨等领域一样,有着很高的社会生产价值,故而拥有相当高的社会地位。

    夏雎在是徐州郡主城徐州城,是排名能进前十的名匠,最近这几年来夏雎渐渐的减少接订单,正在尝试锻造出真正的精品。

    因为制造出一两件传世之作,是每个匠人毕生的心愿,同时是实现自我价值的一种方式。

    因此夏雎开始四处游历。

    为了寻找和收集各种顶级材料。

    他这次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其实与收集材料过程一次遭遇有关系。

    当项云再次与夏雎见面时,除了看起来有些惫态,他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根本看不出来在一天前,他还是一个毫无理智的疯老人。

    华雷对项云说:“夏老还得在扬州待几天进行观察才能离开,不过我们目前检测结果来看,项兄对夏老的治疗很成功,并没有留下明显的后遗症。”

    “那是因为夏老命大,若再晚个几天时间,算是我也无济于事。”项云看着眼前的夏雎问:“请问你到底是怎么沾染到黑暗梦魇这种东西的?”

    夏雎一脸疲惫之态,心情非常的糟糕。

    可以理解,这次意外非但使夏雎损失不小,更让夏雎失去两位跟随自己多年的徒弟,但是夏雎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是救了自己性命的救命恩人。

    对救命恩人的问题。

    他要是还藏着掖着,未免有些太不厚道。

    “这件事说来都怪我疏忽。”

    夏雎叹一口气,他把事情经过解释一遍。

    原来夏雎四处游历收集材料过程。

    突然一伙神秘的盗贼主动联系他。

    这个盗贼团伙是一个隐秘的盗贼组织,其好几个成员都是著名的国际大盗,被统计的重犯。

    盗贼团伙一个头目告诉夏雎。

    这次他们盗贼团最近打开一座仙人陵寝,从里面找出很多绝无仅有的极品材料,如果夏雎感兴趣的话,可以卖给他几件稀有材料。

    项云忍不住打断道:“仙人陵寝?为什么这帮盗贼会这么说。”

    “这座陵寝的年代远大修炼时代两千两百年历史还要长,它不可能是古代人类修士的陵墓,因此只有一种可能,它来自另一个修炼世界。”

    项云微微颔首。

    其实关于其他修炼世界的研究自古有。

    现在专家们都公认存在一个更庞大的修炼世界与修真明。

    这方面的证据实在是不要太多,项云得到的炼妖魔炉是证据,大修炼时代起出现在各地的秘境传承以及神秘遗迹都是证据。

    只是人们空有这么多的证据,却根本找不到关于这个修真世界的任何记载,所以也不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一幅景象。

    盗墓贼团伙口所说的仙人陵寝,其实是一座来自异界的遗迹,类似这样的遗迹其实并不罕见,罗峥在海底找到的放置炼妖魔炉的宫殿,不是一座这样的遗迹么?

    夏雎继续说了下去。

    他尽管打从心里瞧不起这帮盗墓贼。

    不过对他们能搞来的材料却是非常感兴趣。

    因此夏雎花费重金,从盗墓团伙手里买到几件古老的材料与古器,可在夏雎将材料拿回去的时候,其一块玉器发生了破碎,紧接着夏雎出现各种症状,然后失去了意识。

    项云问:“这段时间你有记忆吗?”

    “完全没有。”夏雎摇头说:“我一直在重复做着几种可怕噩梦。”

    项云问:“什么样的噩梦?”

    夏雎眉头紧锁起来,似乎在艰难的回忆:“我梦见天穹撕裂,我梦见大地破碎,我梦见海洋蒸发,无数可怕的魔物从虚空诞生,亿万生灵都在血海里面哀嚎,那好像是一个世界被毁灭时的景象。”

    项云思考了几秒:“你还能联系那一伙盗墓的盗贼么?”

    夏雎说:“不行,这个盗贼团伙非常谨慎,完成交易以后,失去联系方式。”

    这伤脑筋了。

    项云相信这帮盗墓贼去过的仙人陵寝里肯定有更重要的东西。

    可夏雎并无法给项云提供多少线索,因此算是拥有天书在手的项云,也没有办法轻易的将他们给找出来。

    线索太少了。

    项云又问:“那么买来的东西可还在?”

    夏雎摇摇头说,对此并不是非常的确定,毕竟发疯了整整七天七夜,连身边两个徒弟也疯掉了,他那些东西还在不在是个问题。

    “夏老现在最需要的是好好休息。”项云对此也没太在意:“但如果发现什么线索可以随时联系我。”

    既然没有什么收获。

    项云也不想逗留了。

    他还得收拾行礼,坐船前往秦国,去找秦老师呢。

    夏雎见项云准备告辞立刻道:“小兄弟,你对我有救命大恩,这次如果不是您出手,我恐怕永远都无法从噩梦醒来,如果有什么能用得到我的地方,请小兄弟尽管提出来。”

    项云本来是没想过回报的。

    现在夏雎主动提出,那还真是不要白不要。

    项云止住脚步,突然想起什么,“听说夏老擅长炼器,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真有一件事情需要帮忙。”

    夏雎立刻道:“请说。”

    项云伸手到自己的背包里寻找片刻,从里面掏出一个丑陋的妖魔面具。

    他将这个面具递给夏雎:“这是我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材料,更准去的说是一件近似半成品的材料,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完成炼制。”

    这个面具不是别的东西。

    它是项云干掉鬼面后得到的东西。

    当时鬼面临死反扑,释放出这个诡异的鬼脸妖魔,企图将项云的灵魂和精神吞噬,结果吞噬到一半,被强行的打断了。

    又因为种种巧合。

    它并没有崩溃,反而保留了下来。

    现在鬼脸面具里面的妖魔已经彻底死掉,但是面具本身依然拥有强悍的力量,普通的炼器师肯定没法处理这种级别的东西,但夏雎既然是西楚国都排的号的炼器大师,他应该有能力完成炼制。

    “这……真是一件很特别的东西!”

    “它并非先天物品,可却浑然天成。”

    夏雎是非常识货的,一眼看出了不凡。

    项云既然救了他的命,他自然要不遗余力报答,何况这个面具已经是半成品状态,以夏雎的能力,炼制起来并不困难。

    只需要一天足够了。

    项云得到夏雎的承诺感到非常满意。

    他没有想到,因为这件事,意外给自己炼制一件法器。

    他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件法器出乎意料的好用,未来会给自己带来很大帮助。

    更新最快的小说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都市极品赘婿〕〔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十宗仙王〕〔手下就是人多〕〔未来交响曲〕〔绝世巫医〕〔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变身席卷文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