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迷糊小青梅:竹马〕〔炮灰修真指南〕〔修仙美食馆〕〔岐山有仙乐〕〔画春风〕〔风水女术士〕〔不惑四十〕〔商巅〕〔锦绣良田:农门丑〕〔神魔因果〕〔随机惩罚一名幸运〕〔废土残存〕〔我怎么可能是法师〕〔秦时之我要做军阀〕〔时光许你未有约〕〔婚前试爱 我的失忆〕〔回到过去当女神〕〔次元之王者降临〕〔逍遥兵王〕〔唐朝好岳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五百五十五章 独孤月的委托
    独孤月与秦红殇相遇。

    无疑会瞬间形成强烈的反差与对比。

    让每个现场师生都感到发自内心的震撼。

    两个女人都是风华绝代,可两个人的气质却是截然不同。

    一个如万年雪山般孤傲冰冷高高在上,一个如火山熔岩般暴烈奔放激情如火,基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对立面。

    一个时代里能出一个这样的女子就已经是造化神奇,谁曾想在同一个时代里会出现两个,而且让她们两个出现在一个地方,让人不得不感叹命运之玄妙。

    “你就是独孤月?”

    秦红殇来西楚大学第三个年头了。

    她刚刚来西楚大学的时候,独孤月就已经是霸王榜第一,而且地位坚固无人能撼动,这三年的时间里,秦红殇一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万万没想到。

    今天居然碰见了。

    好不容易碰到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家伙,岂能轻易错过机会?

    秦红殇想都没想,强大气势爆发形成强大劲风,一身红色衣服在狂风簌簌作响,抄起背后的大刀,隔空指着对方,“独孤月,你来得正好,我秦红殇要挑战你!”

    现场围观众人见状无不心情激动起来。

    这可真是戏剧化的展开,霸王榜排名第一的独孤月,霸王榜排名第二的秦红殇,两人都是强悍的女人,到底谁会更强一些?

    秦红殇与剑十八在斗之谷的大战至今依然被人津津乐道。

    剑十八就已经如此厉害,能跟秦红殇打得不相伯仲。

    独孤月曾经击败过剑十八的独孤月。

    她又有多么强大恐怖的实力?

    独孤月目光平静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不是我的对手。”

    项云有点被震惊了。

    这个世界能对秦红殇说出这种话的人寥寥无几。

    哪怕是有也是一些功力深厚的老怪物,独孤月年龄尽管比秦红殇大不少,但应该还没有超过三十岁,基本属于一个年龄阶段的人啊!

    项云以为秦红殇肯定会被激怒。

    毕竟,秦老师心高气傲,绝不甘心承认别人比自己强。

    可让项云感到有些意外的是,秦红殇并没有表现出生气的态度。

    她只是语气坚定的说:“哼,我还是要挑战你,我倒想看看霸王榜第一到底多厉害!”

    项云还是低估秦红殇了。

    秦红殇与一般恃才傲物的天才还是不同。

    这世界有很多天才,自以为高人一等,所以处处都非要领先于人,不甘心失败,也不承认失败,更不面对失败,这类人往往是脆弱的。

    秦红殇心高气傲不假。

    可她比起其他天才有一个有点,那就是从来都不惧怕失败。

    秦红殇从小到大挑战过不少强敌,她也不是每一场都一定能赢,也曾被族中某些人揍得鼻青脸肿,也曾被老辈狠狠的修理过。

    胜利也好,失败也罢。

    秦红殇永远都是秦红殇,她不会因为一次胜利就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她也不会因为几次失败就失去信心。

    独孤月已经不接受霸王榜挑战了。

    其实秦红殇在斗之谷一战之后,她直接就可以取代独孤月成为霸王榜第一,但是秦红殇的骄傲让她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什么霸王榜第一?

    这些都是狗屁虚名罢了!

    秦红殇根本不在乎,她真正想要的,只是跟独孤月、剑十八这样的高手堂堂正正打一场。

    独孤月是西楚大学学生里,最强大也最神秘的高手,她最后一次在公众面前出手是三年多前,从此以后别说看到她出手,平日里就连她人都见不着。

    今天好不容易遇到怎么能错过?

    其实秦红殇已经有预感,独孤月比剑十八强多了。

    她和剑十八差距并不是很大,所以目前的实力十有八九不是独孤月的对手。

    但就算明知必输也要打!

    错过这次机会就再难有机会了。

    至少要搞清楚自己与独孤月的差距!

    独孤月依然语气淡漠,不带任何感*彩,“我不接受挑战。”

    不接受?

    这可由不得你!

    秦红殇准备出手,她打算逼对方出手。

    “喂,秦老师,你不要乱来。”项云见状不妙,赶紧阻拦秦红殇,“你在这里动手会出大事的,到时候我们红云社都会被牵连。”

    秦红殇与独孤月这种级别的高手交手,恐怕整个广场都会被毁掉的,搞不好还会造成现场师生的伤亡,最后难以收场多半吃不了兜着走。

    项云赶紧又对独孤月说:“独孤月学姐应该是专门来找我们的吧?请问有什么事情么!”

    秦红殇谁的话都不听。

    惟独项云的话得给几分面子。

    她想到红云社,发热的脑袋稍微冷静下来。

    这个地方确实不太方便动手,而且这个独孤月现在毫无斗志,就算真打起来恐怕也没有意思。

    一定有办法的!

    她必须想办法让这家伙跟自己交手!

    独孤月这样神出鬼没的高人,肯定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她现在既然出现在了这,多半是有事情要找秦红殇或项云。

    让人不得不感到困惑。

    项云秦红殇都与独孤月不太熟。

    项云与独孤月没有过任何交集,顶多也就是在洛阳偷看过独孤月一眼,但又不是偷窥她洗澡,当时不也没事么?她用不着为这事专门来找麻烦吧!

    独孤月对项云说:“我听说你精通起源符文。”

    项云愣了一下:“略懂,略懂!”

    “略你个头,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整天略懂略懂的,老娘恨不得抽你一顿?”秦红殇直接一巴掌拍在项云脑袋上,然后看向独孤月,“你是不是有事情要找我们红云社帮忙?我是社长,直接跟我说!”

    显然。

    独孤月是来找项云的。

    这对秦红殇而言是个好机会。

    独孤月说道:“我手里有一些特殊的资料,有一是用加密起源符文记载的,我想破解它们。”

    “起源符文本身就很复杂了,如果再使用特殊的加密手段的话,破解难度会大到难以想象,这是什么样的资料?为什么要破解?”

    “这一点暂时不方便说。”

    独孤月显然是掌握一些非常机密的东西,但是因为自己没有能力破解,听说红云社的项云是这方面的专家,曾经帮助校方破解大量符文,因此打算找项云帮忙。

    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的原因。

    项云略加斟酌,这件事什么情况还不知道,不过听起来会很麻烦,冒冒失失的接受实在不智,所以就委婉的回答道:“我无法直接给学姐你答复,如果可以最好让我先看一部分,我们回去研究后,再给你具体的商量。”

    独孤月显然早就准备好了。

    从衣袖里抽出玉简随手一抛。

    秦红殇伸手一抓,将玉简拿到手里。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求我们帮忙,本社长也不是不能答应,只要你……”

    她话都还没有说完。

    独孤月就像一道虚影般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人家来这里本来就不是找秦红殇的,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自然先走一步。

    不过在离开之前,独孤月传音给项云,正是西楚大学一个地址,“我最近都会在这个地方,你可以随时过来找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篮坛紫锋〕〔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豪门重生:全能强〕〔重生之名门锦绣〕〔玄幻之躺着也升级〕〔我师叔是林正英〕〔驭鬼有术〕〔魔王逃跑计划〕〔霸道大叔宠甜妻〕〔最强打脸秒杀系统〕〔透视神医在都市〕〔太古魔帝尊〕〔野心家〕〔超级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