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夫生存攻略〕〔终极特种兵〕〔龙神至尊〕〔美女总裁的神级兵〕〔超级小医生〕〔兽帝凰妃:废柴逆〕〔上古至尊录〕〔奶爸的异界餐厅〕〔魔法种族大穿越〕〔特种猛龙在都市〕〔提前登陆三百年〕〔最强妖孽特种兵王〕〔全球影帝〕〔民国大间谍〕〔武帝重生〕〔傅先生,你被挖墙〕〔大医凌然〕〔主神猎手〕〔超级仙学院〕〔万界之大佬都是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七百一十三章 对峙
    当阵法出现破绽。

    秦红殇趁机行动,几乎不给反应时间,身影快速一撞,碎开一层玻璃般,突破将其镇压的阵法,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外面。

    众人脸色大变。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

    秦红殇被大阵压制几天几夜,居然还有这样恐怖的爆发力,在阵法出现破绽的一瞬间,从这个阵法中冲出来。

    太强了!

    太猛了!

    这女人太彪悍了!

    从没见过这么凶悍的家伙!

    原本站在远处,正准备静观其变的楚海龙,此刻脸色一下变得十分难看,这次他是故意设下圈套,将秦红殇这女人引了过来。

    足足造成楚家四十余位高手伤亡。

    好不容易将其逼入阵法进行镇压,本来是打着将秦红殇给活捉的算盘。

    毕竟,秦红殇这女人太可恶,如果只是直接将其击毙,一方面会引起岐山凤族的报复,另一方面也无法解心头之恨。所以要先将她活捉起来、进行百般的侮辱,同时运作楚国律法,在规则之内将其弄死。

    这样一来。

    楚家大恨解决了。

    岐山凤族也不好对楚家直接报复。

    谁曾想,秦红殇实力远超想象,现在没能将其抓起来,恐怕后果会非常严重,一旦让这个女人活着离开,那么以她的实力与性格,必然会抓住一切机会来报复自己,这实在是一件非常麻烦与危险的事情。

    “楚、海、龙!”

    秦红殇长发飞扬,满脸都是暴怒,全身笼罩着火红的元力,此刻气势依然在节节攀升,竟没有任何衰弱的趋势,给人一种压抑的火山,随时会释放出滔天的怒火,然后一瞬间淹没掉这里一切的感觉。

    项云这个时候立刻喊道:“秦老师,助手!”

    秦红殇听到这个熟悉的生意,她的表情微微一滞,原本失去理智的愤怒,立刻像是被人浇了一盆冷水,随后看着带着西楚大学几位高层道场的项云。

    “你……你怎么来了?”

    秦红殇现在才反应过来。

    难怪楚家这阵法会出现破障。

    原来是项云出手救了自己,秦红殇想到这里,心中顿时有些愧疚,她曾经不止一次向项云承诺自己以后不会再惹麻烦,没有想到这次还是没有忍住,惹下了这么大的麻烦。

    项云一定对我很失望吧!

    不知道为什么,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秦红殇,此时此刻心里堵的慌,感觉很不是滋味,但是她实在已经很努力了。

    “对……对不起!”

    秦红殇走到项云面前低声说了一句。

    虽然她的声音很小,但是以风清云、左伯谦、龟老的实力,怎么可能会听不到?三位老货都露出震惊的表情,比看到石头开花还要惊讶,西楚大学赫赫凶名的女魔头,居然也会有向人说对不起的一天。

    他们再看向项云。

    每个人都露出佩服之色。

    项云真不愧是一代奇人,连秦红殇这批烈马,难道都被他驯服了么。

    项云自己也感到很惊讶,因为这可不像是以前的秦红殇,不过他并没有怪罪秦红殇的意思,只是对秦红殇说道:“秦老师,你不用心怀愧疚,你的事情就是我项云的事情,而且这次你并没有做错,即使是我也要这么做。”

    项云停顿一下又继续说:“我不会允许任何人陷害欺负秦老师,今天这件事情决不能这么算了,我们一起向他们讨回个公道。”

    秦红殇眼睛一亮:“好!有你这句话!我就彻底放心了!”

    这帮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

    虽然没能亲手将楚海龙这狗日的王八蛋干死!

    但是又有什么关系?

    楚海龙能算计自己,难道他还能算计的了项云?

    今天有项云站在这边,秦红殇底气顿时充足,再没有任何忌惮可言。

    哗啦啦!

    四面八方涌现出无数人人影。

    吴洲郡尉楚海龙带着几十位楚家高手、外加上千名精锐将士,立刻冲上来将几个人给围住,楚海龙目光依次在西楚大学几个老货身上扫过,他万万没有想到,为了区区一个秦红殇,这几个老家伙都出面了。

    “西楚大学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护短了?”楚海龙冷声说道:“秦红殇企图刺杀本郡尉,难道西楚大学也要公然包庇?给我拿下!我看谁敢阻拦!”

    风清云、左伯谦也是眉头一皱。

    他们作为西楚大学的高层,就算是楚王也得礼让三分。

    这个家伙不由分说给秦红殇扣一个刺杀郡尉的帽子,直接就要当着几人的面将其捉拿,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

    有武侯背景。

    就不把西楚大学放眼里?

    龟老这个时候淡淡地说:“西楚大学相信秦红殇尽管性格不好、做了很多错事,但是本性并不坏,更不会做出刺杀国家要员的事情,这件事情肯定有误会。”

    左伯谦也开口说:“不错,何况,就算秦红殇真的犯了重罪,也轮不到军方将其处决,我们自会将其送往吴洲郡检方接受调查,有罪无罪、罚或不罚,都应该经过正规的司法程序。”

    “你们这是*裸的包庇!本郡尉一定会向陛下禀报!”楚海龙冷笑说:“几位老先生可要想清楚,你们真的要为一个秦国来的秦红殇,不惜与我楚家乃至武侯府作对么!”

    秦红殇大怒道:“老娘杀你也是替天行道,你少拿楚王来压我们,有本事你站出来跟我单挑!”

    双方对峙气氛越来越充满*味的时候。

    突然,一个将军匆匆赶到。

    “禀告将军,郡守、郡丞两位大人到了!”

    众人听到这话脸色都是微微一变,楚海龙表情似乎也阴晴不定起来,这两个家伙来到这里,恐怕会让局势变得更加复杂。

    没过几分钟。

    一大群人浩浩荡荡赶到现场。

    其中,有不少都是高手,而为首两人尤其醒目。

    两个人,一个白面无须,虽然年过半百,但是依然朝气蓬勃,像是一位饱读诗书的儒家子弟,可他身体周围所环绕的,却并非儒家浩然之气,而是一种肃杀严厉的气息,应该是法家子弟。

    另外一位,黑面大胡子,外表看起来十分粗狂,然而双眼中却透着精明,略微比无须儒士慢半个身位,显然地位要稍逊无须长者,气血凝练而浑厚,不出意外的话,这个人是个顶级武者。

    前者是吴洲郡守商守仁。

    后者是吴洲郡丞曾在渊。

    白面书生摸样的商守仁开口说:“本郡守不过离开吴洲城数日公干,没有想到吴洲城内竟发生如此大事,究竟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子刺杀楚郡尉。”

    楚海龙则看过去。

    与曾在渊对视了一眼。

    接着对郡守说:“郡守大人来的正好,下官在府邸之中,险些被贼人所刺,幸亏府邸高手护卫拼死相救,所以才侥幸没有被贼人所伤。下官本来即将捉住贼子,万万没有想到,西楚大学的人跳出来从中作梗。”

    楚海龙继续说:“郡守大人乃法家名士,岂能容忍此等恶行在吴洲城发生?”

    商守仁这才将目光落在项云一群人的身上。

    他显然注意到龟老、风清云、左伯谦三人,不由得露出惊讶之色:“原来是你们三个老家伙,你们可是华夏武学名宿,为什么要来搅乱这件事情。”

    龟老嘿嘿笑着说:“因为这件事情是关西楚大学声誉,我们这几块老骨头也不得不重视,你说呢?”

    “西楚大学声誉?”

    商守仁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他立刻询问事情经过,旋即才恍然大悟。

    “没有想到,刺杀郡尉的疑凶,居然是西楚大学霸王榜排名第二的秦红殇。”

    商守仁说道这。

    他还没来得及发问。

    吴洲郡丞曾在渊就厉声呵斥道:“秦红殇,我且问你,你潜入郡尉府,是否为刺杀郡尉大人!”

    秦红殇冷哼一声。

    她从来不屑伪装,所以直接说道:“我就是为这狗官的而来!”

    曾在渊大怒:“好大的胆子,竟然如此猖狂,此人既然已经认罪,下官认为应该即可缉拿明正典刑……不管对方是谁,既然触犯法律,就应该严格查处!”

    商守仁也是一愣。

    他没有想到秦红殇这家伙连狡辩都懒得狡辩,直接承认自己来到这里就是为刺杀郡尉……要知道,郡尉可是一郡的军务掌管,地位与郡丞是同级的,地位仅次于郡守,这样的人物被刺杀,绝对是天大的事情。

    这个罪名要是被坐实并闹大了。

    恐怕秦红殇会有一场*烦。

    楚海龙看着秦红殇,嘴角挂起一丝冷笑,这个女人果然是没有脑子的,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居然还如此硬气,商守仁乃法家名士,岂能容得下这样一个藐视法律之人。

    果然。

    商守仁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了。

    他盯着秦红殇沉声说:“你可知道刺杀郡尉是多大的罪名!”

    秦红殇不卑不亢的说:“我不管这是多大的罪名,我只知道这个狗东西该杀!”

    风清云和左伯谦一脸无语。

    他们赶紧给项云使眼色救场。

    毕竟他们几个老家伙碍于身份、不变辩论。

    “咳咳!”项云这个时候突然站出来,“郡守大人,这件事存在误会,而且其中也是事发有因。”

    曾在渊怒斥道:“你这是在包庇重犯秦红殇吗?无论是天大的理由,刺杀一郡军首,那也是死罪!”

    商守仁倒是淡淡的开口道:“让他说。”

    项云就算不发动天书。

    这会儿也能看出这几个人的关系。

    郡丞曾在渊似乎是与郡尉楚海龙一伙的。

    商守仁尽管是一郡正印,却似乎并不擅长交往人脉,与其他高级官员关系非常一般,毕竟法家修士性格普遍死板严厉,如果说儒家最适合为官,那么法家就最适合为吏。

    可是。

    他能做到郡守位置。

    难道看不出,郡丞郡尉两人私交甚密?

    虽然郡守权利最大,但郡尉与郡丞一旦联手,是有机会将商守仁架空的,而这并不是商守仁愿意看到的,所以如果有机会的话,他肯定会将这两人拉下去,以免未来后患无穷。

    无奈。

    这两人背景都很大。

    商守仁一般的手段没法使用。

    项云大致判断出几人的关系以后,他立刻对商守仁拱了拱手并说:“郡守大人,这件事情是这样的……”

    他把楚家如何与秦红殇结怨。

    秦红殇又为什么会暴怒上门所有原因仔细讲解一边。

    这种事情楚海龙肯定是不会承认的:“血口喷人,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些事情是我楚家人所言?就凭这一面之词就想脱罪?可笑!”

    项云继续说:“秦老师之所以会来吴洲,主要目的是调查假面组织,而根据我们掌握的线索,假面组织的秘密资金,似乎流入楚家之中。”

    假面组织?

    商守仁眉头顿时一皱。

    他当然知道、这是一个狡猾的国际犯罪组织。

    若说假面组织与楚家勾结,这个消息未免就太惊人了。

    这件事就连龟老、风清云、左伯谦几个老家伙也完全不知道。

    楚海龙冷笑道:“我楚家时代武侯,家族子弟各个身居要员,会与这些躲在黑暗里的数倍勾结,我看你根本就是黔驴技穷开始说疯话了。”

    “饭可以随便吃,话可不能乱讲!”郡丞曾在渊这个时候也厉声喝道:“你可知这句话会对武侯带来多大的影响?你可知这句话会对楚国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如果拿不出切实的证据来,就凭你刚才这句话,就能入罪!”

    商守仁问:“你一定就是西楚大学最近很出名的项云吧?你是一个聪明人,既然敢说出这些话,那么应该知道说出来的后果。”

    项云平静地说:“是非曲直,自会真相大白,请郡守给我一天时间。”

    曾在渊和楚海龙都是大怒。

    “兹体事大,既然如此,就给你一天时间,如果这一天时间内,你能找出切实的证据,本郡守可以依法将功补过,减轻秦红殇的部分罪责。”商守仁说道这话音忽然一转,“可如果拿不出证据,那么便是诽谤武侯,便要拿你与秦红殇一起入罪。”

    项云不疾不徐说:“没问题!”

    楚海龙本来还想在说什么,最后却直接闭上嘴。

    一天时间而已,楚家所有痕迹都擦的干净,项云怎么可能查出问题来?

    商守仁一挥手:“将秦红殇押下候审!”

    秦红殇不服就要反抗,项云对她使了个眼神。

    现在暂时没办法让秦红殇彻底脱身,但是这个商守仁,他看起来也是有心想敲打郡尉,在秦红殇没有彻底定罪之前,他肯定也不会把秦红殇怎么样。

    秦红殇面对项云的眼神暗示。

    她只好同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烈焰狂兵〕〔佛系反骨(快穿)〕〔万界次元商店〕〔冷兵时代〕〔豪门重生:全能强〕〔万古界碑〕〔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张绣黄月英〕〔我家有间万事屋〕〔无双仙医在都市〕〔我从星空中归来〕〔农家傻女〕〔侠气逼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