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邻居是女妖〕〔女总裁的王牌高手〕〔落跑萌妻:沈先生〕〔倾世毒医:夜帝,〕〔云飞传〕〔重生之锦婚撩人〕〔IT宅男在大唐〕〔误入宋途〕〔自带锦鲤穿六零〕〔我在煤矿卖煤的那〕〔我家萝莉超凶的〕〔美男榜〕〔破天传奇〕〔综漫之夺命之镰〕〔地煞七十二变〕〔民间诡闻怪谭〕〔披着鼠皮的龙〕〔捡到一个帝国〕〔我在异族当咸鱼〕〔快穿之系统叫我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七百二十四章 在楚王面前装逼
    项云说出这样的话。

    简直就是摆明了要装逼。

    问题是,这地方,是装逼的场合吗?

    项云面对大家的质疑与怀疑却是淡然一笑:“诸位,在下不才,学过武、医、药、道、兵,就连厨道也颇有心得。试想一下,如果在每一门每一派都花费十年八载去修炼,就算算上娘胎的时间,也远远不够啊。”

    众人听到这话同时皱起眉。

    虽然这句话说的更加装逼。

    但是却让人不得不陷入思考。

    项云说得一点没错,从他展露出来的本事看,他显然是一位兼精多门的旷世奇才,无论是武学也好、医学也罢,又或者是其他几个领域,皆已经达到普通人穷尽一生,都难以望其项背的地步。

    问题是!

    项云连二十一岁都还未满!

    他这样的年纪,如果每一门都要花费十几二十年苦心钻营,那么项云恐怕得从上辈子开始练,实在是太夸张了,可以说根本不现实。

    项云继续说:“如果诸位还是不肯相信这个事实,不妨使用最简单的证伪方法,直接现场进行一番测试。”

    楚王问:“你想怎么式?”

    项云说:“不敢期满楚王,寻常功法,或者秘术,只需看一眼,修炼一盏茶,就能完全掌握贯通。”

    其实项云还是藏拙了。

    不仅是寻常功法,即使是比较复杂的高级功法,项云发动天书推演修炼,也能快速的掌握学习,毕竟项云现在,已经是天脉高手了。

    无论是自身门槛。

    还是天书的能力。

    全都变得比以前更强大。

    楚王点点头,这件事还是比较关键的,确实有必要搞清楚。

    项云是偶然学会血衣兵书里的兵术,还是专门钻研血衣兵书,会涉及到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

    除此以外。

    楚王更加好奇的是。

    项云这个人天赋到底多高!

    作为一方诸侯大佬,楚王见过的奇才,也不在少数,可是像项云这样的,他还真实头一回见。

    看一眼。

    一盏茶功夫就能学会?

    换成其他人,说出这样的话。

    楚王非得判他一个欺君之罪不可。

    可如果这是真的,这学习能力太惊人!

    楚王眼神示意之下。

    梦蝶君从衣袖中取出一支玉简,“此乃本君最近刚刚创出的秘术幻蝶身法,虽然算不得特别高深的身法,但也颇有难度。”

    说话之间。

    梦蝶君脚步轻移。

    她的身影原地消失,竟化作一群飞舞蝴蝶,这群蝴蝶飞出一段距离以后,又在项云面前重新聚集,变成了梦蝶君的样子。

    她将手中的玉简递到面前。

    幻蝶步?好厉害的身法!

    众人心中暗暗吃惊,从身法的表现形式来看。

    它并不是一门纯粹的武学功法,很有可能融合道家手段的障眼法或遁术在其中。

    如此身法。

    就算本身结构复杂程度不太高。

    但因为涉及到武学、道家两派的关系,它的修炼难度绝对不低,甚至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讲,一辈子都不可能练成这部功法。

    因为兼精多门。

    还取得不错成就者。

    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梦蝶君看着项云说:“怎么样?如果这部功法不合适,可以再换一卷?”

    项云看着与柳烟儿长得有五六份相似的封君,露出一个礼貌的微笑,双手接过递过来的玉简,接着平静地说:“不必!就它了!”

    说话之间。

    他已经打开玉简。

    开始其中的内容。

    其他人都屏住呼吸,每个人都面面相觑,十分无语。

    居然真的现场学习?

    都不需要闭关进行参悟么!

    风清云对此都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他尽管知道项云可能是个妖孽,但是能做到这种事情,这妖孽程度,未免也太过了吧!

    项云来西楚大学已经一年了。

    风清云也完全不知道这回事情啊!

    其实,项云早期低调,完全是因为自身底气不足。他刚刚来西楚大学的时候,修为卑微、没有靠山,没有朋友,稍有不慎,可能就会引来*烦。

    现在情况能与当时比么?

    项云本身就已经是天脉高手了。

    这样的实力,放眼整个华夏,多少也算一个人物。

    他更有红云社一帮人组成的实力,同时有岐山凤族、张氏古族两大靠山可以使用。

    从个人实力。

    再到背景底牌。

    项云早就不再是昔日的项云。

    因此有些东西,没有必要藏的太过。

    人不轻狂枉少年!

    人不装逼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当然了,太过逆天,超自然的事情,项云决定还是少做。比如对于梦蝶君的这幻蝶身法,项云只看了一遍,用天书推演了一下,就已经知道施展方法了。

    因为严格来说。

    这并不是功法,只是一个秘术。

    以道家玄术为基础,结合一些武者技巧罢了。

    说起来,确实不太难,项云以天书来参悟,不需要五分钟就能完全掌握,但是他故意用了两刻钟,紧接着又用了一刻钟装模作样参悟练习。

    “原来如此!”

    项云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他忽然向前迈出一步,全身自动消失,化作一大片飞舞的蝴蝶,围绕着场地环绕一圈,最后来到梦蝶君面前现身,双手将玉简送上。

    “多谢梦蝶君的赠与在下精妙的秘术身法!”

    嘶!

    全场都有一种倒吸凉气的感觉。

    因为人们都骇然的意识到,项云所说的居然是真的,就连武侯也露出难以置信之色,他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真有如此奇才!

    只是研读一遍。

    然后一盏茶左右。

    就已经悟透其中原理并轻易施展出来。

    他还只是凝元境修为,就有这样的学习能力,华夏两千多年来,只有寥寥几位帝级人物能与之媲美!

    楚王满意点头:“好,好,不愧是西楚最年轻的大学者,本王今日也算是长了见识,看来你学习血衣兵书,并非有意打磨兵法、企图谋反。”

    楚海龙脸色一沉:“我王,就算此子天赋异禀,但是此时就此定论,未免为时过早!”

    项云这个时候插嘴:“陛下,这一直以来,都是武侯大人在喋喋不休,能否让我们这个所谓被告也说上两句呢?”

    楚王点头:“准!”

    他以为项云打算挪列证据。

    好让自己与血衣军撇清关系。

    只要项云的借口站得住脚,楚王打算直接判他无罪。

    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不简单了,楚王也是懂了爱才惜才之心。

    项云不顾楚天龙脸色:“我认为,昔日血衣军,没有参加谋反,这实际上是一个天大的冤案!”

    此话一出!

    楚天龙表情大变。

    哪怕是楚王、梦蝶君脸色也变了。

    要知道,血衣军的事情,已过去这么多年,血衣军的覆灭也已经成为定局,当初下达命令的是先王。

    项云企图翻案的话。

    那么这件事情牵扯就太大了。

    最起码,先王的形象和颜面会受损,而先王在怎么说也是当今楚王的父亲。

    项云企图翻案。

    这胆子也太大了点。

    楚天龙抓住机会立刻色厉内荏道:“你好大的胆子,六十年前血衣叛案早以调查清楚,哪里容你在这里胡说八道,祸乱楚国民心,玷污先王清誉!”

    项云面对一下凝重的氛围。

    他依然面不改色不卑不亢:“当事人就在场,在下恳请楚王,允许罗峥述说当时经过!”

    楚王眉头微皱。

    他也没有想到。

    项云这小子这么头铁。

    你说你摆脱自己嫌疑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参合这件事情呢?关于六十年前定性的案件,这位楚王也是不太了解的。

    不过当时闹得那么大。

    料想血衣军确实是有问题的。

    项云企图翻案,这会给自己带来很*烦,因为如果他没有成功,只怕会因此而受到连坐,就连楚王有心要保他,也会感到不好下手。

    “也罢!”

    楚王最后叹了一口气。

    “本王并非独断专行之主。”他目光看向罗峥:“既然如此,就让罗峥,把当年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讲一遍吧!”

    楚天龙连忙劝说道:“万万不可!这家伙是血衣余孽,他必然会捏造事实颠倒是非,到时候不仅先王清誉有损,流传出去还会使民意沸腾。”

    项云这个时候开口说:“是非曲直,楚王陛下自由明断,如果心里没有鬼,又何必担心被误会?”

    “你……”

    “项云说得对,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本王岂会听信一面之词?”楚王点头:“给本汪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恃宠而婚:骄妻宠〕〔玄幻之躺着也升级〕〔透视神医在都市〕〔重生之名门锦绣〕〔道君〕〔我师叔是林正英〕〔超级兵王俏总裁〕〔佛系反骨(快穿)〕〔最强寻魔书商〕〔这个娘娘有点懒〕〔山村最强小农民〕〔野心家〕〔奶爸圣骑士〕〔网游之绝缘体〕〔魔王逃跑计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