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亿资产〕〔我给DNF指条明路〕〔我死党穿越了〕〔大佬的无聊生活〕〔顶级富豪继承人〕〔我的白富美老师〕〔迟到魔王的奶爸人〕〔许若瞳凌墨宸〕〔岁月寥落〕〔报告爹地,妈咪非〕〔重生似水青春〕〔我被困了一万年〕〔白衣逍遥行〕〔余生只对你情有独〕〔千亿爹地宠妻忙〕〔九零美发人生〕〔我背负全球未来四〕〔与前夫成为初恋〕〔江少你的戏精上线〕〔影帝先生有点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七百二十六章 刺穿你的谎言
    罗峥所言如果是真,血衣案绝对是西楚国建国以来、最大的一场冤案,所涉及之大、影响深远,将会是轰动性的。

    风清云听到这忍不住露出愤怒之色。

    薛无锋会叛国吗?此事风清云是绝对不信的!

    血衣案一定有问题。

    不可能像楚天龙所言。

    这个过程必存在各种阴谋。

    罗峥所言的经过是不是真的?

    某些人心里显然是一清二楚的。

    楚天龙强忍着愤怒:“一派胡言,你与薛无锋这叛将蛇鼠一窝,所以才故意捏造出此等耸人听闻的说法混淆视听!”

    实际上。

    罗峥所言都是实情。

    楚天龙当时就是这么做的。

    他的爵位、他的功勋,他的人生巅峰,全都是踩在血衣军尸骸之上建立起来的,如果没有当年的这一场算计,以薛无锋当时年仅五十几岁的年纪,多半还可以在干四五十年!

    甚至!

    薛无锋可以一举突破长生境。

    以主修兵家而入长生,从此寿命延长一两百年,即使放眼整个华夏,也是当代最强大的兵家修士,而一位长生级别的兵家名将,那是可以直接增长国运的存在!

    只要薛无锋还在一天。

    西楚国周围蛮夷就不足为虑。

    西楚国的兵力将名列诸国前列。

    楚天龙就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地位。

    因此薛无锋必须死。

    他一手带出来的血衣军也必须覆灭。

    六十年前的一场豪赌,是楚天龙赌赢了,他亲自杀死薛无锋,亲自全歼了血衣军,也因此获得封侯。

    他赌对了!

    他就是西楚武侯!

    西楚国第一军侯!

    楚天龙继续说:“血衣逆案结束以后三十年时间里,先王不止一次调查过这件事情,而结果与结论从来没有变过,薛无锋叛国自立是事实,先王亲自盖棺定论的事实,岂容你们这些贼子妄言!”

    “如果,这件事,只关于卑职也就算了,但是此事更关于先王清誉、乃至整个西楚的名誉!”他说到这再次对楚王拱手一拜:“请陛下立刻捉拿项云、罗峥明正典刑!”

    现场所有人都十分凝重。

    没办法,毕竟这件事,实在太敏感!

    最重要、最麻烦的是,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十年!

    哪怕罗峥所说的都是真的,哪怕楚天龙真的干过这些事,根本没有证据可以寻找,该毁灭的证据,早就被楚天龙毁灭光了。

    可以说。

    这件事情。

    从一开始就是无头案。

    此外,此事关系重大,一旦公布出去,对楚国影响极深,估计楚王也不想把问题搞的太大,这件事再怎么说也涉及到先王,也就是他老爹的名誉。

    王怎么能犯错呢?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在,君王都是地位最崇高的至尊,而身为至尊,形象必须完美,容不下一些污点,何况是这么大的污点,而这也是这件事情,难度最大的一个地方。

    证据。

    可以找。

    只要给项云时间。

    他甚至可以亲自去一趟昔日的战场。

    无论楚天龙把事情掩饰的再完美,也不可能真正做到天衣无缝,而只要还有一点证据存在,就逃不过项云的追踪。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楚天龙既然干过这样的事。

    他就不可能不留下一点线索。

    楚王似乎在思考,看向身边国师银虚子,“国师对此事怎么看?”

    银虚子是一位长生境道家修士,然而在面对这件事情的时候,他也是摇了摇头似乎无可奈何,银虚子经过精通卦算之术,但是卦算没办法算准这种大事。

    无论是道家卦术还是西方预言之术。

    此类法术都是有很大局限性的,对于一些有规律、有迹可循、答案固定的事情推演往往很准,对于一些变数极多、诡异莫测事情想算准的难度就很高。

    此外这类法术最大一个特点就是,算私人事、算小事很准,算天下事,算国家事,往往只能得到一个模棱两可的启示。

    血衣案的过程是算不出来的。

    因为涉及人数达到几十万人之多,其中还包括楚王在内无数有大气运的人,即使以银虚子的能力,想要推演出当时发生什么,也未必能得到准确答案……当然了,他也不想卷入这摊浑水。

    毕竟站在楚王的角度来看。

    这件事最好永远不要查得太清楚为好。

    项云却是没有这么多顾虑,他直接对楚王说:“既然先王曾经多次派人调查血衣案,我想查看这个过程中搜罗来的证物……此外,我相信当年参加过这场战役的兵将,仍有不少还健在王城,我想请这些人作证。”

    楚天龙说:“卑职问心无愧,但是这贼诡计多端,陛下不可信!”

    楚王略加衡量,他现在考虑的问题是该怎么巧妙的处理这件事,昔日血衣案的真相并不重要,只要让项云赶紧脱身,并且让武侯受到打击,就足够了。

    思考再三。

    楚王对楚天龙说:“武侯既然身正不怕影斜,又何惧这些调查?况且,先王时期调查的证物,早就摆放超过几十年,被无数人查看过,让他看看也无妨!”

    说着。

    他对梦蝶君点了点头。

    梦蝶君毫不犹豫,立刻下去准备。

    至于项云提出的另一项要求?这在短时间内是做不到的,因为六十年前的参与这场战斗的兵将,几乎全部都已经变成垂垂老矣的老头,又有几个能像楚天龙这样成为顶尖天脉强者延寿数十载呢?

    这些人早已退役。

    其中将军也大多不在本地。

    因此想要搜寻,肯定会花费时间。

    最重要的是,这些人未必了解事情真相,也未必肯说出事情真相,楚天龙昔日既然敢动手,他就肯定考虑过这些善后的工作。

    反倒是证物送来的速度很快。

    不到半时辰,一大堆物品,在眼前摆成堆。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战场之上的残留物,包括各种兵器、甲胄、旗帜,以及几位主要血衣军将领身上佩戴的物品、乃至佩剑武器。

    罗峥看着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东西。

    他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流露出悲哀之色。

    一晃六十多年了,血衣军的旗帜,已经斑驳了。

    可对罗峥而言,这一切仿佛发生在昨日,就好像昨天才与义兄义弟,各位袍泽们把酒言欢、共同操练、并肩作战。

    一晃眼的功夫。

    一切都已经消失了。

    血衣军只剩罗峥一个人。

    而罗峥也已经变成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楚天龙脸色已经很不好看了,虽然他坚信这些东西上,根本不可能发现对他不利的证据,但是楚天龙也并不是傻子,他已经看出楚王的态度,楚王这次摆明了是要保项云的。

    难道今天既拿他无可奈何?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

    项云目光忽然落在一件物品之上,然后对楚天龙质问道:“你说昔日薛无锋将军抵达蛮族以后,非但没有剿灭蛮患,反而企图拉拢蛮族,借助他们的力量直接自立。”

    楚天龙不知道项云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不过楚天龙并不觉得这个问题能有陷阱:“薛无锋勾结蛮族是事实,我有很多目击者以及铁证,这件事容不得任何狡辩。”

    “是吗?”

    项云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他对着眼前这一大堆小山般的证物一挥手。

    突然,其中一杆血红色的战矛,瞬间从其中飞出来,落在项云的手中。

    大家看到这根战矛,都是微微愣了一下,因为这根战矛不是别人的,正是薛无锋使用过的战矛!

    项云用战矛指着楚天龙说:“好,我便用薛无锋将军的此矛,刺穿你这个不堪一击的蹩脚谎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两界布道〕〔佛系反骨(快穿)〕〔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兵锋狼王〕〔霸道老公放肆爱〕〔穿越时间的地平线〕〔清浊向恶而战〕〔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大将军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