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迷糊小青梅:竹马〕〔炮灰修真指南〕〔修仙美食馆〕〔岐山有仙乐〕〔画春风〕〔风水女术士〕〔不惑四十〕〔商巅〕〔锦绣良田:农门丑〕〔神魔因果〕〔随机惩罚一名幸运〕〔废土残存〕〔我怎么可能是法师〕〔秦时之我要做军阀〕〔时光许你未有约〕〔婚前试爱 我的失忆〕〔回到过去当女神〕〔次元之王者降临〕〔逍遥兵王〕〔唐朝好岳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七百七十六章 疑点
    不管这么多了。

    这件事必须是要有个结果的。

    第一嫌疑人不能不查,哪怕他与项云关系不错。

    项云考虑到调查必须要拿到证据,又考虑到仪式举行的地点,不一定是凶手经常出没的地方,所以对手底的人进行分工,虞子璇和金木石是扬州本地人,为避免麻烦不参与此次行动。

    其他人分成好几组。

    让他们分别前往郑家城外几个驻地进行调查。

    王狗蛋与岚香则甄别与郑玄关系比较亲近的人。

    他们的任务是找出有可能隐藏仪式祭坛地点的地方、或者追寻相关气息。

    至于项云自己?不用说,最麻烦的事,还得项云自己做,他要亲自确认郑玄的情况,看看他到底是否真的是幕后真凶!

    当然。

    安全第一。

    项云把独孤月找来。

    让她跟在自己身边。

    “前面就是郑玄的府邸!”

    项云带着独孤月出现在郡丞府邸附近。

    郑玄尽管是扬州郑家之人,但是平日里一般都住在郡丞官府之中,毕竟身为扬州市长、扬州郡郡丞,他日理万机有很多事情,不太方便带回家里去做。

    独孤月淡淡的问:“你准备怎么查?闯入还是潜入?”

    “没有必要!”项云微微一笑,他直接走到正门,对着守门的护卫说:“几位老哥,麻烦告之郡丞大人,项云求见!”

    项云?

    几位门口守卫都是一愣。

    项云在扬州城名气非常大,几人作为郡守府护卫,对于项云这两个字当然不会陌生,他们打量了项云几眼,又简单的核实一下身份,其中一个立刻就跑进去汇报。

    不一会儿。

    他就冲了出来。

    这护卫恭恭敬敬一拱手说:“项大学者,郡丞大人在书房里,请让卑职带您进去吧。”

    项云点点头:“有劳了。”

    没有潜入的必要。

    更没不用闯。

    项云这两个字在扬州的还是很好用的,何况他目前是楚国大学者、楚王册封的游骑将军,若要论等级的话,其实与金正义都差不太多,比起郑玄顶多低一两级。

    当然了。

    项云没有实权。

    他只是挂了一个军中虚职。

    项云带着独孤月走进郡守府过程中,他开始四处环顾打量起来,而这个过程中,实际上发动神瞳,对郡守府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进行一番无死角扫描。

    扬州郡不比平安县。

    平安县这种人口堪堪百万的小城市。

    项云只要站在最高处,以他如今的能力,基本能把整个城镇观察通透,包括很多隐藏起来的密室暗道,这主要是因为平安县规模比较小,而且居住的居民都是普通人,没有特殊的防护结界或其他手段。

    扬州城不一样。

    作为全郡的郡治所在。

    这里面各种结界或防止窥探的禁制非常多,尤其是郡丞府邸这样的纪要之地,外围可为禁制重重,即使是项云也会被限制。

    当然。

    走进这里以后。

    郡丞府对他而言就在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项云目光环顾周围之下,所有密室暗道里的东西,无一例外全部被自己的眼睛捕捉,然而在这里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

    这让项云心中困惑更深了。

    书房内,郑玄正在批阅一些扬州郡的政务文件,当看见项云带着独孤月走进来,他的表情微微一愣,在独孤月身上停留了片刻。

    他可以感觉出来。

    这个女人非常不简单。

    郑玄将笔放下,露出一丝微笑:“项大学者深夜拜访,真是稀罕事,有什么指教吗?”

    对方是道家高手。

    很可能有屏蔽卦算的能力。

    如果贸然发动天书,恐怕对方会有所察觉。

    项云不动声色启动神瞳,打量郑玄一眼,然后说:“不敢,只是关于平安县的事情,我想郑大人应该是知道的。”

    “你所说的是集体噩梦的事情?”郑玄脸上的表情顿时收敛起来,他示意项云坐下来,然后对他说:“原来你是为这件事而来。”

    项云并没有坐只是点点头:“正是。”

    郑玄一脸凝重道:“这也是我最近特别头疼的一件事情,此事非常的蹊跷,简直是闻所未闻,我虽然命令调查局尽快查明真凶,但是插手至今已经二十余人,居然还是没有任何线索。”

    说道这。

    他看项云一眼:“看样子,翟剑是找你出山了,你既然深夜来找我,那么想必这件事情,是有了什么特殊的进展?”

    项云始终观察郑玄的表情变化。

    神瞳的洞察力非常强大。

    哪怕一丝眼球的颤抖、瞳孔的微微收缩,或者是气血的变化,任何细微的不正常表现,都不可能瞒得过神瞳,然而让项云感到惊讶地是,郑玄从始至终没有表现过任何异常。

    难道确实不是他?

    项云倒也没什么好忌惮的,所以开门见山地说:“我确实得到一些线索,郑大人应该知道,我与张氏古族,有颇深的渊源,最近前往其祖地,潜心进修了一段时间。”

    郑玄表情古怪:“这个我自然晓得,张家少族长张道玄,不久前不是还来过扬州么?只是这件事情,与噩梦事件有什么必然关联吗?”

    “嗯,是这样的,学生不才但是在张家祖地修行过程中,顺利练成一门特殊的上古卦术,凭借着这门卦术,我在平安县得到一些启示,有可能与幕后黑手有关。”

    “居然有这样的卦术?我也是道家修士,而且对卦算也算有所涉猎,却从来不曾听说过,这张氏古族果然底蕴深厚,不愧是道圣之后。”

    郑玄说道这问:“你得到了什么启示?”

    项云平静地说:“青龙紫星勋刀。”

    没有必要遮遮掩掩。

    直接说就是了。

    郑玄是何等人物?他能坐上如今这个位置可不简单,如果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还不知道项云来这里的目的,那这几十年可就算是白活了。

    “你这小子居然怀疑我?这简直太荒唐了!”

    郑玄忍不住站起来,他先是有些恼意,随后又有些哭笑不得。真不愧是能把楚家拖下水的家伙,这家伙居然如此耿直跑到自己面前来质问自己。

    项云平静地说:“学生不敢玷污郑大人名誉,只是想查明真凶而已,我的这个秘术出错的概率微乎其微,据我所知扬州郡拥有青龙紫星勋刀的,似乎只有郑玄大人而已!”

    郑玄毕竟不是一般人,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摇头说:“不错,二十年前,我因立功被楚王授予一把青龙勋刀,但是此物我从来不会佩戴在身上,而且一直都被放在家族宗庙之中。”

    项云眉头紧皱起来。

    郑玄看起来并不像说谎。

    何况项云确实没有见郑玄佩戴过这把刀,哪怕青龙紫星刀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刀,但是郑玄作为一个道家修士,即使是挑选佩刀也不太可能用此刀吧?

    项云心中的疑虑更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篮坛紫锋〕〔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豪门重生:全能强〕〔重生之名门锦绣〕〔玄幻之躺着也升级〕〔我师叔是林正英〕〔驭鬼有术〕〔魔王逃跑计划〕〔霸道大叔宠甜妻〕〔最强打脸秒杀系统〕〔透视神医在都市〕〔太古魔帝尊〕〔野心家〕〔超级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