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手玄医〕〔钢铁之衣〕〔田园娇女:夫君,〕〔错嫁成欢:封少悠〕〔周江刘青青〕〔都市超级仙尊〕〔惟吾逍遥〕〔绝品捉鬼师〕〔快穿之配角逆袭之〕〔重生于火红年代〕〔总裁缠身:老婆,〕〔名门医香〕〔抱歉,刘备是我杀〕〔快穿之魔王有点甜〕〔虐妻上瘾:陆总裁〕〔庶门风华〕〔超级女神护花系统〕〔抗战之狙神系统〕〔武道凌天〕〔谋入相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七百八十章 游历的开始
    项云开路。

    独孤月护法。

    两人很快就一路杀到噩梦空间的支点。

    魏休显然已经发现了问题:这个该死的小子看破了噩梦空间的核心!

    噩梦空间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幻术,它是介于虚幻与现实之间的超维空间,正因为并不是虚假的幻术,所以很多东西并没有办法完美隐藏。

    祭坛是实实在在的。

    你怎么把它给凭空变没?

    要知道,魏休已经部署非常隐蔽的手段,但是在项云这双能看破一切虚妄的眼睛面前,这种防备与隐藏是毫无意义的。

    “到了!”

    项云继续运转云天诀。

    他的意念微动,伸手对着前方一挥,从掌心之中飞出一道金色光芒,旋即在半空中凝聚成一朵九叶的紫金莲花。

    魏休瞳孔一缩:“这是什么?”

    虽然没有见过这件诡异的先天法宝,但是魏休的直觉正在告诉他,这件物品非常的危险。

    而他的直觉是对的。

    九叶莲花撞击在前方的瞬间。

    突然从中辐射出规模惊人的能量。

    这股能量,其规模之大,几乎在一瞬间,造成一朵轰然绽放的小型蘑菇云,当场将前面区域炸出了一个大坑,威力绝不逊色九脉后期高手全力的一击!

    九叶莲花悬停在了爆炸的中心。

    它没有受到哪怕一丝的损坏,不过大概是因为释放了过多的能量,表面的光满暗淡许多。

    混沌金莲吸收无数罗刹晶石以后。

    它已经具备强大的攻击性,但是这种攻击不能连续发动。

    两次攻击之间必须间隔。

    项云轻轻一招手,却是没有收回金莲,这朵莲花周围忽然凭空生出大量根须状的物体,正在疯狂向炸出来的大坑延伸进去。

    深入数十米以后。

    无数莲花根须就进入到一个空间内。

    这个空间正中央,有一座奇形怪状的祭坛,犹如火山般正在不断向四面八方喷射浓浓的黑色噩梦与无尽恐惧,这个地方就是项云通过天书看到的仪式现场。

    九叶混沌金莲的根须缠绕住祭坛以后,整个祭坛涌动的能量,几乎在一瞬间受到抑制,无法在释放出任何能量,整个噩梦空间似乎摇晃了起来。

    “你……”

    魏休眦目欲裂愤怒无比。

    他再一次向项云扑过去,结果又被项云身边的独孤月一到冰矛钉死在地上,这一次他没有在瞬间复活,而是足足用了四五秒时间,才从一个噩梦士兵身上完成了复活。

    独孤月感觉出来了。

    魏休的能力好像变弱了。

    更准觉得说是噩梦空间变弱了!

    项云继续操纵者九叶混沌金莲,混沌金莲缓缓落到祭坛之上,周围根须状的物体不断游走祭坛上下,刺进了这座祭坛内,让祭坛表面出现裂痕。

    噩梦祭坛就快被破坏了!

    噩梦空间的摇晃变得更严重了。

    从四周围开始,向周围迅速缩小。

    魏休见此,目光阴沉,充满了愤怒。

    不过他很清楚,从在几个家伙上门一刻开始,这个地方他就不能呆了,甚至连这个西楚国一而不能呆了,如今作为噩梦空间支点的祭坛被摧毁,他将很难继续维持这么大规模的噩梦。

    这些人的实力太强了。

    其中还有长生级的修士。

    如果继续纠缠下去是不理智的。

    “你以为自己已经赢了吗?不,这一切只是开始!”

    “这个世界的崩塌已经不可阻止,所有人类都将沦为屠宰的羔羊!”

    魏休说到这深深看了一眼项云,双眸变成了邪恶的紫黑之色:“我一定会把你的灵魂塞进最深层最痛苦的噩梦里,让你沉沦,直到永远!”

    独孤月眉头一皱。

    她隔空一爪,将魏休吸住,随后抛到半空,再一掌快速击出。

    魏休身体被拍到半空,随后犹如烟花般爆碎开来,掉落在地面时,化作无数星星点点的冰冷碎屑。

    噩梦空间越来越小。

    最终完全消失,天色恢复碧蓝,周围的一切,也都恢复了原样,只是所看见的景象,让人感到触目惊心。

    整个军营似乎已经数个月没有修缮过,到处都是灰尘和杂物,满地都是尸体,而这些尸体,似乎死亡时间很长,但是并没有腐烂,只是水分被抽干,皮肤呈现绛紫色,变成一具具狰狞的干尸。

    其他人迅速赶过来。

    郑玄向项云问道:“你没事吧?”

    项云点点头,遗憾地说:“这个妖人跑掉了。”

    独孤月说道:“在他的空间里,他可以随时复活,也可以在任何位置复活,除非能摧毁整个空间,否则没有办法杀死他,但以我目前的实力,还无法摧毁他的空间。”

    郑玄眉头一皱:“仪式不是被破坏了吗?难道噩梦空间还存在!”

    项云这个时候开口说:“仪式是破坏了,但是他的噩梦空间依然没有被破除,这个仪式只是制造噩梦空间的媒介,它能让噩梦空间维持更长时间,也可以让噩梦空间的范围变得更大、威力变得更强,但是摧毁它并不完全摧毁噩梦空间。”

    郑玄又问:“也就是说,他所炼制出来的噩梦空间与他是绑定的,如果下次与他遭遇他依然可以使出这一招?”

    说到这。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

    魏休本身实力是八脉,如果真动起手来的话,项云一个人都可以解决掉他,但如果施展出这种噩梦空间,就算是独孤月这样的长生者也会遇险。

    “这种邪恶的手段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在此以前闻所未闻呢?”岚香站在人群之中开口,她也跟着大家来了扬州,没有想到会见识到这种事情,“这个人会不会与影教有关系。”

    哪怕是消息灵通的万妖会。

    也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

    项云微微颔首:“他未必是影教中人,不过想来与影教有关联,这种炼制噩梦的手法,应该是妖魔类的手段,可能又是一个我们不知道的魔头。”

    魏休一直都是这样。

    还是魏休被夺舍被控制了?

    这是郑玄现在比较想知道的问题,如果是后者那还说得过去,如果是前者的话,恐怕会有*烦,也不晓得他有没有同伙。

    大约过了一刻钟。

    翟剑发现不对劲就火急火燎带人赶到现场。

    当调查局几百个好手闯进军营时都被眼前景象给惊呆了。

    这个独立军营都变成了死营,各种尸体遍地都是,而且死状都一模一样。

    最终统计出来。

    本军营一万五千人全部丧命……

    这可是一万五千个活生生的人啊!

    他们还不是一般人,而是西楚国的将士,每一个都是耗费大量资源和时间培训的正规士兵,没有想到会不明不白的死在这。

    项云还知道。

    这些士兵不仅仅是死了。

    他们的灵魂精神已经被抽走,融合了大量恐惧憎恶的邪恶力量以后,最终被困在噩梦空间之中,变成一只供魏休操控的噩梦傀儡。

    至于魏休的身份?

    其实项云刚刚已经调查清楚了。

    他在与魏休接触的时候,就强行发动天书推演。

    这个魏休是假的,或者说部分是假的,他被一只西方妖魔替换了。

    这个妖魔似乎就是来自西方,是从上界被人以邪恶仪式召唤到这个世界来,机缘巧合之下侵入到华夏,最终发现魏休的体质最为兼容,所以吞噬了魏休的灵魂取而代之。

    因为得到的资料有限。

    项云不确定这家伙与影教是否有直接隶属关系。

    他有可能是影教一员,但由于是外地过来的,华夏区的影教组织对其不够了解,鬼心不知道扬州这帮发生的事情,没来得及发出提示与警告。

    这种可能性显然是存在的。

    稀奇古怪的事情似乎越来越多了。

    比如邪神石符对应的邪神,比如这个噩梦怪物。

    他们似乎都与影教有一些关系,但是又不完全属于影教。

    项云有一种感觉。

    这个世界可能在酝酿某些风暴。

    他没有证据,纯粹是一种直觉,但留给人们的时间,可能不多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影教也好,妖魔也好,都特么是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只要项云有机会,一定要将它们统统灭掉。

    项云看着不断被搬出来,堆积的犹如小山般的尸体,又想到扬州郡数百万受害者,他们都是活体的噩梦制造者,其中有一部分已经受到不可修复的创伤,酿成了很多起人间悲剧。

    也不晓得这样的怪物到底还有多少。

    项云决定到西方游历过程中。

    一定要了解清楚!

    这件事结果就是,魏休被确认噩梦事件始作俑者,被列入西楚国最高危险级别的重犯,同时展开全华夏展开通缉,王城神剑侯亲自带队,组建一支缉杀队,满世界展开了搜捕。

    王城魏家也因此受到沉重打击。

    项云等人因为破获此案有功,他的职位从游骑将军升一级变成骠骑将军,当然依然没有领兵权,毕竟项云实在是太年轻了,而且他本人也没有这方面的意愿。

    魏休想来没这么容易抓住。

    项云知道他这次吃了这么大的亏,多半不会在西楚国滞留,而且会躲藏到一个很难找到的地方,所以王城派出的小组,十有八九要无功而返了。

    也罢。

    项云摇摇头。

    这个问题让王城人头疼吧。

    至于魏休会不会潜回杨洲、进入扬州城中作恶?这一点项云倒是不怎么担心,魏休的噩梦空间在扬州城里是施展不开来的。

    扬州城是一郡郡治。

    这样一座人口千万的华夏主城,其中法家阵法凝聚的法家之力极其强大,魏休一旦施展力量,立刻就会引起法家阵法的反噬。

    此外扬州城中高手如云,更有柳嵩这样的当世大儒坐镇,魏休这种人一旦进来,就犹如黑夜中的火炬,很难隐藏自己的行踪。

    几天之后。

    众人来送项云。

    拓跋玉问:“副社长此去游学准备什么时候回来呀?”

    项云略加思考回答说,“放心,短则十余天,长则月余,只要找到合适的材料,打听到想打听的消息,我就会尽快返回的。”

    通过这次事件。

    项云更识到这个世界的阴暗与邪恶。

    但只要科学技术足够发达,有很多罪恶以及悲剧,其实完全是可以避免的,而且项云与影教的梁子已经越结越深,到了不得不做一了断时候了。

    项云西行游历主要有三个目的。

    第一,当然是学习西方的空间技术,寻找合适的空间属性材料。

    第二,帮助独孤月寻找古阵线索。

    第三,沿途了解影教的底细,了解各地的时机情况,以印证自己的直觉是否准确,而这一点是很关键的。

    因为据项云所知,虽然影教是在世界各地同时出现,但是中亚乃至西方地区,影教的势力远比华夏更加活跃,尤其是在一些比较落后的国度。

    只有在这些地方。

    项云才能更多接触了解到这个组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之天生扫把星〕〔青梅太撩人:帝国〕〔我是厨子当道士〕〔一条混迹娱乐圈的〕〔无妄!〕〔余修王寇〕〔从超神学院开始的〕〔无敌从剥夺开始〕〔都市修真俗人〕〔快穿之反派饲养手〕〔奈何总裁要娶我〕〔花都极品妖孽弃少〕〔疯狂升级系统〕〔三国之第一神射〕〔溺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