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英雄联盟之最强路〕〔最强兵王闯都市〕〔太极真人〕〔漫威里的一拳光头〕〔每秒都在升级〕〔我有500年道行〕〔混沌灵帝〕〔抢救大明朝〕〔竹马专属宠:萌货〕〔我和蓝胖子的修仙〕〔我的如此芳邻〕〔学霸娇妻:陆少宠〕〔诗意的情感〕〔萌狐悍妻〕〔诸天剧透群〕〔庶女撩夫日常〕〔我开的可能是个假〕〔漫威里的仙厨〕〔杠精随笔〕〔三国之毒士无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仙武都市 第七百八十九章 邪神教
    老者八脉修为确实很高。

    但项云好歹也有七脉后期的修为。

    以他超常规的战斗力,只要刚刚跨过七脉门槛,基本就可以吊打八脉修士,更何况已经是七脉后期?

    老者湿婆道神力固然非常强横,但是在项云神瞳扫视之下破绽颇多,而项云运转云天诀的情况之下,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拳,其实融入龙象内劲、圣武大帝的基础武学精髓,还融入云天诀各种武功的变化。

    看似平凡。

    实际返璞归真。

    所以轻轻松松将其击飞。

    双方实力孰强孰弱,可以说非常明显。

    项云并没有把这个人太放在心上,他走到萨米特面前,手指轻轻一弹,几道元力外放,割断萨米特身上的束缚,同时打进萨米特经脉之中,解除了对方身上的封印之力。

    萨米特闷哼一声。

    他的身体恢复自由,只是受各种酷刑的关系,他此刻受伤很重,几乎已经站立不稳,双脚刚刚碰到地面就又要软倒。

    项云伸手一抓将其辅助。

    “尊贵的华夏人,非常感谢你救我。”萨米特一脸颓然苦笑道:“但我的筋骨尽碎、五脏俱裂,更身中奇毒,即使侥幸不死,也已经变成废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

    突然就感觉到,从项云按住肩膀的手掌之中,突然弥漫传递开一股盎然生机,这是一股萨米特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力量。

    它犹如春雨般无孔不入,洒满浸透体内体外每一寸,让原本断裂的筋骨迅速愈合,让衰竭的脏腑恢复活力,甚至清理掉体内的毒素。

    “这……”

    萨米特露出无比惊骇的表情。

    这种力量……莫非是华夏医家?

    可这个年轻人,他明明是一个武者啊!

    不!

    不对!

    如此强大的治疗能力,即使在华夏医家里,恐怕也是最顶尖的医家大能才能做到,虽然萨米特对华夏了解有限,但也知道并不是每一位华夏名医都能做到项云这种程度。

    他的医术。

    就算放到华夏。

    那也是一方大师!

    萨米特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越来越神秘,从一开始施展特殊秘术阻止天陆巨兽硬着陆,接着又一招击飞强大的邪神信徒,现在又展露出高深莫测的医家之术。

    一个人真的可以掌握这么多功法与力量吗?

    何况,这个人,他看起来是如此的年轻!

    项云松开手面色如常:“幸亏发现的早,如果再拖几天,就算是我想要把你治好也有一定难度。”

    萨米特一脸激动跪下来道:“恩人救命之恩,萨米特只能牛马相报,从今天开始在这摩揭陀地区,只要恩人一句话,萨米特万死不辞。”

    项云呵呵一笑:“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么这份心意我就收下了。”

    谁会在乎自己多几个下属?

    他在孔雀国人生地不熟的。

    未来或许会有很多域这边的往来,这个萨米特在摩揭陀地区似乎颇有一些势力,将他收入麾下,肯定是有好处的。

    “话说回来。”项云问道:“这些人为什么要抓你?”

    萨米特似想起什么,突然脸色大变,连忙站起来:“恩人,不好,那个邪神爪牙,他夺走了邪神石!”

    说话之间。

    他赶紧向坍塌的建筑方向而去。

    项云也跟着走过去,结果却发现,在废墟中间,只是残留少许血祭,却没有看见老者的踪影。

    逃跑了么?

    估计是在项云治疗萨米特时遁走了。

    他与项云交手一招,虽然受了些伤,但是伤得不重,正因为一回合高下立判的关系,他没有跳出来与项云死战到底,而是选择带着东西遁走了。

    项云眼睛微微眯起来。

    至尊神瞳开始扫视老者逃走的方向,他可以看到空气中残留的一些痕迹,只是这个老者已经借助某种遁术,在极短时间里逃出很远,恐怕想把他给抓回来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与此同时。

    大量洛塔城治安人员在火速赶来。

    这边闹出动静有点大,把老头子轰飞的一拳,至少让临近两座住宅都遭了秧……这个地方不能呆了,否则会有麻烦的。

    “追不到了!”项云目光落到萨米特身上,心中突然微微一动,开口向他询问道:“你刚才所说的邪神石是什么东西?”

    萨米特一脸沮丧回答道:“邪神之石是一种极其邪异的物品,据说靠近它的人,可以听到邪神的声音,邪神会以知识或力量作为蛊惑……一旦沦陷其中,要么被邪神所腐蚀,要么或被邪神所操控。”

    项云心中微微一动。

    萨米特口中所说的东西不就是邪神石符么?

    项云立刻问道:“邪神石在孔雀国很常见吗?”

    萨米特点头说:“邪神石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出现,有很多大人物都因邪神蛊惑而堕落,他们要么彻底魔化变成丑恶的妖魔,要么就是被邪神蛊惑彻底洗脑,从而沦为邪神教的爪牙。”

    竟然有这种事情?

    项云产生了一些兴趣。

    从时间上来看,邪神石符出现在孔雀国的时间要比出现在华夏更早,华夏鲜有被邪神石符蛊惑而彻底堕落的大人物出现,至少……

    明面上是没有的。

    项云从来没听说过。

    而在孔雀国。

    从萨米特这里得知。

    邪神石在最近几年掀起一场大乱。

    有很多城市的城主、很多教派的高层、甚至是孔雀王朝的王族以及国师都被邪神石符侵蚀,要么疯狂扭曲变成怪物,要么堕落沉沦迷失自我。

    邪神石符成为邪神教最重要的宝物。

    每一位邪神教教徒都致力于收集邪神石符。

    因为收集到的石符越多,就能从邪神那里聆听到更多的知识、获取到更多的力量,而这也是为什么萨米特会屡屡受袭的原因。

    此次。

    他之所以离开华氏城。

    主要是为调查一个案件。

    萨米特在这个案件中,意外获得一块邪神石符,他立刻命人将邪神石符封印,准备带回到华氏城,送到婆罗门的神殿加以镇压。

    没有想到。

    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

    现在在孔雀国贪图邪神石符的人与势力实在太多了。

    邪神石符代表着力量、知识、甚至是邪神教中的地位。

    为了拿到这块石符,他们什么疯狂的事都做得出来,空盗很可能就是这伙人雇来的,而这个老者则干脆就是邪神教级别不低的高层。

    最终。

    石符还是没有送回去。

    萨米特脸色非常难看:“我带回来一枚邪神石这件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所以我敢断定,华氏城内一定有内鬼,而这个人肯定不是小人物。”

    项云问道:“华氏城有人想要得到石符,所以才派出空盗对你进行截杀?”

    “除了这个解释以外,就再也没有更合理的解释了,只可惜邪神石已经被抢走,现在想要找到这个人,恐怕更是难于上天。”

    项云笑了。

    他对孔雀王国人内部的斗争毫无兴趣。

    但他对邪神石符以及邪神教多多少少会有一点兴趣,毕竟说起来自己与这位神秘的大邪神,也是存在一点渊源的。

    而根据项云所知。

    神秘大邪神与影教似乎有某种联系。

    如果说项云有什么顾虑,那么唯一的顾虑就是邪神本身,他的能力与力量绝对远超凡人的想象,很有可能是一个圣者级别的存在。

    对于圣者。

    项云一向谨慎。

    特别是在鬼谷洞被道圣隔着两千年时间逮个正着,这件事不得不说给项云留下一些阴影,他开始担心邪神会不会也有这么大的本事?

    不过这件事看起来可能性不高。

    因为邪神显然处于某种困境之中。

    他只可以不断俯视并寻找自己的拥趸者,然后利用这些拥趸者,释放出自己的力量,或者借助他们的手段,让自己从封印中逐渐脱困。

    哪怕邪神是与圣者同级的存在,但是在被封印或者说被镇压的环境下,他的力量也应该被大幅虚弱才对,至少影响到现实世界的力量会有所衰退。

    作死的边缘,稍微试探一下,倒也无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恃宠而婚:骄妻宠〕〔玄幻之躺着也升级〕〔重生之名门锦绣〕〔魔王逃跑计划〕〔霸道大叔宠甜妻〕〔透视神医在都市〕〔我师叔是林正英〕〔驭鬼有术〕〔超级兵王俏总裁〕〔道君〕〔寻山问谷爱生花〕〔野心家〕〔奶爸圣骑士〕〔佛系反骨(快穿)〕〔都市之绝世仙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