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婚簿〕〔偷爱〕〔怨灵游戏〕〔末日淘宝店系统〕〔奋斗在洪武末年〕〔诸界巅峰〕〔大新请我当皇帝〕〔超神学院之守护银〕〔妖孽狂医俏总裁〕〔传说什么的不可能〕〔医言难尽,老公要〕〔乱语日记〕〔农门女医〕〔玄摩诀〕〔我的神话生涯〕〔极品透视魔医〕〔春秋武神〕〔我不是打酱油的〕〔英雄联盟之巅峰回〕〔星河主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九十七章 金钱化剑
    时光飞逝,转眼开学已经1个多月,这天一场据说百年难遇的寒流降临荆南,令气温一个昼夜间便下降了20多度,由凉爽的金秋变成了寒风凛冽的严冬一般。

    下午放学,张初九发现院子里的自来水管竟然被冻住,不由吃惊的张张嘴巴,喃喃自语道:“有这么夸张吗,还不到11月就上冻了。”

    说话间他运转体内火煞之力,使出‘大日乘天’的神通,握住水管一撸。

    冰凉的水管顿时被烧的隐隐发红,发出‘滋滋…’怪声,大量蒸汽从水龙头里冒了出来。

    张显刚从屋里出来巧好看到这一幕,欣慰的点了点头,“初九,你这火煞神通已经收发由心了,看来‘衍煞法’突破在即呀。”

    张初九闻言大模大样的答道:“嗯,也就是这几天了。

    嘿嘿,其实要不是‘衍煞法’1层圆满时取了巧,我早就突破了。”

    “狂妄自大。”对于孙子大言不惭的样子已经习惯,但张显刚还是半真半假的训斥了一句,之后沉吟片刻道:“既然你功法的火候够了,那我今天就把早就许给你的‘御剑术’传给你吧。”

    张初九自从施展体内蕴含的黑暗力量,尝试过化身邪神的滋味后,一直不能自拔,最近几次虚境探险,大部分时间还是采用‘精神污染’配合机械人扫荡的战法。

    虽然收集不到什么生物资源,但因为每天可以持续作战至少16个小时以上。

    单单采集虚内有价值的植物果子、根、茎,捡拾零星矿石就已价值不菲,收入比起以前来不降反升,倒也没什么损失。

    而感受到黑暗能力的强悍后,他对于多添一门御器法门已经不太在乎,只故作欢喜的扯了扯嘴角道:“是吗。

    那爷爷您就快传法吧,一会我还约了人吃锅子呢。”

    法不轻传!

    看到张初九满不在乎的样子,张显刚脸色一肃,“有点小小成就,就觉得自己翅膀长硬了,瞧不上这‘御器之法’了是吧。

    哼,修士的根本功法和应敌的御器术、方术、法术、神通互为表里,你神通再强能代替方术、法术,却绝替代不了御器之术。

    尤其我这御剑法更是源自于远古绝世传承,名为‘旋星河’,只要火候到了,剑器充足,施展出来亿万剑流化为潮涌,可毁天灭地,杀神诛仙。”

    张显刚这边说的兴奋,张初九却明显没被带动起情绪来,耷拉着眼皮道:“这么厉害,怕是修炼个一、两千年,变成骨头架子也不能大成吧。

    而且现在星际社会,人力成本这么贵,一把大师铸造的有灵性的好剑,价格至少几十万蓝星币以上,亿万剑流就代表着亿万个几十万…”

    “住口,你这个恼人的小子,”张显刚被孙子说的面皮发红,高声呵斥道:“上古传承修炼艰难,旁人的确可能练到死也难臻大成,但你是平常人吗。

    至于有灵性的剑器昂贵,我自有替代的法子,你哪来那么多的废话,还不进屋听我传法。”

    “是。”见爷爷动了真怒,张初九马上老实了起来,规规矩矩的应道,跟在张显刚身后,进了堂屋。

    这一进就是整整一夜。

    次日清晨,火锅没吃上,饿了一整宿的张初九打着哈欠出堂屋时,神情显得疲倦之极,手里还多了一支金钱小剑。

    那剑由大小不一,却都是外圆内方格致的铜钱串成。

    细看的话可以发现,由剑柄到剑尖,铜钱从华国第一个统一了度量衡,建立大一统秩序的秦朝‘半两钱’开始,按着汉、晋、隋、唐、元、宋、明、清,8大正统皇朝的时间顺序依次排列。

    发行者还都是历朝历代的开国之君,且铜钱也是钱中之‘母’。

    ‘钱母’乃是古时铸钱的模子,相当于现在钞票的印版,珍贵无比,所有流通民间的铜钱皆为其‘子钱’。

    张初九手里9枚钱母看似破烂,实际却是价值连城的古董。

    只是他因为不懂行情,对这金钱剑根本毫不在意,随便舞动了几下,小声嘟囔道:“旋星河这名字越品越有味道,秘法也真的强大。

    可传完法之后就给个这样的破烂玩意当宝器,还说‘金钱剑’也是灵剑的一种,未免太那个了。

    真是把人当小孩子糊弄,蜗牛是牛吗,海马是马吗。”

    话音落地,堂屋里传出张显刚含着怒意的声音,“你这不识货的小子。

    这9枚铜钱贯穿华国近古,并且都是大一统王朝开国太祖所铸的钱母,冥冥中自有玄妙。

    世上谁不爱钱,铜钱只要流通过,便必然会被无数人珍之重之,自然而然染上灵气。

    你以后只要找这9个朝代的铜钱,按着‘悬天河’的秘术萃取其灵,注入相应的钱母中,就能得到剑流,何等的方便。

    还嫌三嫌四,真是气死我了。”

    张初九闻言急忙死不认帐的狡辩道:“我什么时候嫌弃了,您听错了爷爷,我是感激呢。

    虽然您是我的至亲长辈,可这又是传法,又是赐下重宝的也让人心里热乎乎的。

    咦,时间都7点多了,我去上学了。

    对了,今天有同学生日,晚上不回来吃饭了。”,飞奔着回了自己屋,拿了书包,推起自行车离家,朝‘一中’骑去。

    路上在常去的鸡汤油饼店吃了个早饭,张初九擦着嘴巴出门时心里想道:“我现在还不是道士,没必要装象。”,随手将金钱剑上古旧的红绳扯断,把9枚钱母拆开,塞进了衣袖。

    铜钱入袖自动竖成一列,牢牢贴在了他的皮肤之上,正是昨夜初步祭炼产生的神奇效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烈焰狂兵〕〔万界次元商店〕〔万古界碑〕〔佛系反骨(快穿)〕〔冷兵时代〕〔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我在墓地埋死人〕〔星卡大师〕〔吞海〕〔景少的二嫁甜妻〕〔魔王逃跑计划〕〔快穿之不当炮灰〕〔张绣黄月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