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女总裁的贴身〕〔剑道通神〕〔九转帝尊〕〔萌妻乖乖:总裁老〕〔萌妻要翻身〕〔农家娇女有点泉〕〔纨绔修真少爷〕〔我与你的情深似海〕〔龙血神帝〕〔我真不想当偶像〕〔都市最强仙尊〕〔地狱狂兵〕〔帝国掌门人〕〔致命亲爱的〕〔魔帝在上:盛宠腹〕〔圣道至尊神〕〔黄庭道主〕〔二次元缔造者〕〔北宋振兴攻略〕〔先撩为敬:国民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一百一十三章 石沉大海
    电话那头的张腾飞也是一阵沉默,许久过后轻声说道:“是吗,这种事还真符合大天那个烂赌鬼的性格。

    他才刚15岁,要真像你猜的那样死于自杀,自己开煤气毒死自己,那得多痛苦,多煎熬呀。”

    张腾飞冷声说道:“大天那么常去赌博,熟悉的场子一定知道他爸爸是一中老师,老妈是人民医院的护士长,家里房子好几套,那些放账的也就敢借给他大笔的钱。

    万一他真一时昏了头,输个几十万、上百万,签下了高利贷不敢跟家里说,又觉得对不起父母,再加上老戒不了赌心里难受,喝点酒一上头,保不齐一冲动就,就办了错事。”

    听到这样合情合理的猜测,张腾飞咬了咬牙道:“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大天不就是给赌场高利贷逼死的吗。”

    “很有可能,”张初九很恨的说道:“要不然明天咱们把情况向老天两口子说说,让他们报警给大天报仇。”

    “没证据的事,也不知道警察管不管。”张腾飞想了想说道:“不过既然知道大天死的蹊跷,咱们总不能装‘没事人’,就照你说的试试吧。”

    “行,那咱们明天早上八点钟在龙门的那家小笼蒸包铺见,吃完早饭,一起去找老天两口子。”张初九道。

    “好,到时候见。”张腾飞应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听到话筒里的声音变成‘嘟嘟嘟…’的盲音,张初九只觉得心乱如麻。

    想到自己亲如兄弟的王天宇可能是被人逼死的,不由越来越伤心、烦躁,表情变得狰狞起来,一口无名火气无法发泄,最后竟跳下床,也不施展神通加持,直接一拳一拳的捶向地面,直到手背皮开肉绽才稍稍觉得舒服了些。

    这种伤感下的自残行为,很多人都会有,但以张初九的心性来说,如果不是悲愤到了极点,却绝不会做出这种事来。

    由此也可见‘死党’两字在他心中的分量,以及除了聪明、理智外,他脾性中至情至性的一面。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张初九红着眼睛推开门而出,突然感到手指一阵剧痛,低头一看,双手手背血肉模糊。

    咬了咬牙,他漫步走到自来水管前,忍着痛拧开了水龙头,看到水柱‘哗哗…’流下,施展出水煞神通‘玄水万变’加持在双手之上,将由固态化为液态的手掌,伸进了水流中。

    顿时那水柱分出一丝丝支流,涌进张初九液态的手掌,自动补充进了他手背上的伤口中,抚平了累累伤痕。

    “补充体力、精神,治病救命,木煞神通最为有用,”张初九见状撤去神通关上水龙头,用搭在水管上的毛巾,擦了擦自己完全复原的双手,默默想到:“可要论治疗外伤的话,还是水煞神通简单、有效。”,转身走出了家门。

    10几分钟后,他来到龙门蒸包铺和张腾飞碰了面。

    神态萎靡的两个人虽然都没什么胃口,可少年人的好肠胃,还是让他们吞下了三笼包子,两碗鸡蛋糁汤,这才义愤填膺的赶去了王家。

    华国地大物博,人烟稠密,又有着极为悠久的历史,人文荟萃,民俗繁多,有着‘三里不同俗,五里不同规’的古话。

    而按照荆南县里的风俗,人只有结婚生了小孩之后才算成家立业,否则的话都是所谓的‘童男、童女’,年纪再大丧事也不可大办,未成年的童男、童女,更是连灵棚都不能搭,以前都是直接下葬。

    现在有了殡仪馆,好了一些,可以在殡仪馆里租间灵堂,摆上冰棺供亲人瞻仰、送别一下,可也不能过夜就得火化、入土为安。

    张初九、张腾飞来到王家,将自己收到的短信和猜测,一五一十告诉了王鸿波、覃惠莲夫妇。

    夫妻俩听了脸色剧变,又追问了张初九、张腾飞许多细节,并让他们把收到的短信转发到自己手机上,细细读过后,确定张初九、张腾飞的猜想有凭有据,不由悲愤到浑身发颤,开始绞尽脑汁的找一些和警局有关系的朋友、亲戚,打去了电话。

    这是华国人的习惯,身处人情社会中,有了麻烦事先不找警察而是找熟人帮忙,似乎只有这样,别人才会尽心。

    张初九、张腾飞在一旁听王鸿波、覃惠莲夫妻,电话打的痛哭流涕,心里觉得难受,便没继续在王家多呆,告辞一声,赶去了灵堂,买了一大堆的元宝、纸钱守在王天宇灵前烧着。

    等到下午时分,王家亲友聚齐,遗体火化、入土后两人才离开了殡仪馆,随便找了家小酒馆,喝着闷酒,安慰了一下自己饥肠辘辘的肠胃,各自散去,回去不约而同的倒头就睡。

    之后的几天,王天宇的死讯成了吸引‘一中’学生议论的风潮,毕竟对于年纪轻轻的中学生们来说,一个身边同学的意外身亡,还是很令人错愕、感叹的。

    但最多也就是这样,这份惊错、感慨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快便平息如同石沉大海般,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对旁人来说王天宇的死就这样成了旧闻,但对于张初九来说,却是永远的痛。

    他偷偷打听着,发现对于王天宇死亡的最终定义确定为意外煤气中毒,心里觉得不对,却不好伤口上撒盐的去找王鸿波、覃惠莲夫妻询问,思来想去,只能把目标定在老爸是荆南警察局长的翟丹身上。

    张初九和翟丹两人关系如同仇人一般,认识的时间虽久,却丝毫套不上交情。

    翟丹又是外刚内烈的性子,硬碰硬的强逼只会适得其反,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告、软磨,所以早就知道翟丹有风雨不停的晨练习惯的张初九,挨到周六一早便掐着点,硬着头皮买好了鸡蛋灌饼和豆汁,守在了翟丹家楼下。

    没等多久,穿着一身浅绿色运动服的翟丹果然下了楼,他连忙凑了上去,背后灵一般声音温柔的问候道:“翟丹同学早上好啊,哈哈哈哈,那个吃早餐吗,我买了你最爱的鸡蛋灌饼还有豆汁,还有热乎气呢,很好吃的。”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佛系反骨(快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末世理科男〕〔篮坛鞋皇〕〔玩家超正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