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恒圣王〕〔楚少的暖婚旧妻〕〔头狼〕〔末世炮灰养娃记〕〔抗战之铁血山河〕〔替嫁谋爱:医妻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战士〕〔泡妞高手在路上〕〔顶级宠婚:闷骚老公〕〔面具下的爱情〕〔林羽江颜〕〔情深绵绵:代嫁新〕〔无敌天帝〕〔重生之日本投资家〕〔天命修罗〕〔最强女婿〕〔腹黑竹马:小青梅〕〔武道凌云〕〔汉世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一百四十六章 噩耗
    怀着激动的心情来到荆南第一人民医院前的主街,拐进狭窄的辅路,张初九远远看到自己家庙兼白事铺子‘纵鹤观”那熟悉的门脸,和大门上挂着的黑幛、白花,整个人一下僵住,差点从平衡车上跌下来。

    强忍着心慌加速赶到家门口一看,门框两边贴着,“鹤唳三更苦雨寒,魂归九天悲夜月”的挽联,本来摆着柜台和满满的花圈、纸钱、元宝的前堂已经清理的干干净净,正中一张供桌上摆放着张显刚的黑白照片,下首则是一个檀香制成的骨灰坛。

    张初九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一样,脚软的再也站立不稳,从平衡车上倒了下来,瘫在了地上。

    因为陨石之灾的关系,华国40天内的死亡人数接近1亿之多。

    而星际社会随着医疗水平的发展人类寿命暴涨,绝大部分家庭都是三世、四世同堂,丁口众多,算下来平均每两、三户就有一家死了人的。

    而天灾时活人都只能战战兢兢的艰难维生,躲进避难所里都有被拦截系统漏网的巨型陨石直接几万人全部砸死的例子,那还管得了死人。

    直到现在大灾完结了几天,才慢慢有了办丧事的精力,以至于满城缟素。

    老街旧邻们刚才看到许久没见的张初九匆匆从门前经过,因为或是因为他速度太快,或是丧事在身,又或者是精疲力尽的还没缓过劲来,没一个人招呼。

    可这时见张初九当街倒在地上,便有热心的婶子大妈围了过来,跟着一边抹着眼泪安慰着,“初九啊,别太伤心了,你爷爷都70多了,也是喜丧。”;

    “唉,孩子可别太难过了,这么场大灾,能逃过去是命大,逃不过去也没办法不是,你可别又因为伤心坏了身体,反而让你爷爷在地下也不安生。”;

    “没病没殃就这么去了,也是种福气,我还巴不得以后能这样呢,初九啊,你爷爷是有福的人,你心里难受就哭出来,别憋着嗯。”,一边将张初九扶了起来。

    同时还有热心人到后院将守了一夜灵,饿的前胸贴后背,刚刚打算吃口饭的张光耀、李偲华夫妻俩叫了出来。

    见到儿子,李偲华急忙上前一把把张初九搂在了怀里哭得泪流满面,张光耀站在妻子身旁掉着泪对张初九道:“初九,我怕你在路上急着往家赶,别出了什么意外,所以没跟你说实话。

    你爷爷啊20几天前就走了,因为那时候还是大灾期间,尸体直接就火化了,我也是灾后才接到的通知,就只还剩下一,一坛子骨灰了。”

    如果是没去英国前的张初九,这时恐怕已经因为最至亲的人死去,脑袋变得浑浑噩噩一片浆糊,不知多久才能恢复正常。

    可短短大半年的时间,几乎读遍大英图书馆收藏的蓝星东、西方包括神话史诗、社会学、哲学典籍等古代文献,又经历过许多意外的张初九,整个人都变得成熟起来,很快便压抑住了心中撕心裂肺的悲伤。

    “爸,爷爷的死亡情况到底是怎样,是谁通知您的,”深呼吸了几下,他收住眼泪,挺直了身体,轻轻挣脱了母亲的怀抱,望着父亲沉声问道:“关于死因和火化过程有书面记录吗?”

    张光耀没想到儿子会问自己这些问题,愣了一下道:“是荆南民政局通知的我,你爷爷的死亡情况还有火化什么的都有很详细的记录,就在里屋放着呢。”

    张初九闻言点点头,又问道:“姑姑和叔叔呢,是联系不上,还是还没回老家?”

    “都联系上了,”张光耀道脸色有些难看的答道:“你姑姑和叔叔都很好,家里人也都平平安安的闯过了这场大灾,就是都忙,一时间赶不回来。”

    “你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家庙登记在你名下了,”李偲华在儿子耳边小声说道:“你是长子长孙又一直跟在老人身边学习着,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

    可你叔叔、姑姑知道了心里还是不服气,一直找借口拖着不回老家,你爸爸气的这两天天天捶心肝,也没办法。”

    张显刚在荆南留下的遗产总共能值个一、两百万蓝元,按说也不算少,可要跟家庙比起来就显得非常微不足道。

    这‘家庙’不是指“纵鹤观”这间铺子,而是可以立山门、供神像、收弟子、接受信徒供养的资格。

    这种建立私有庙宇资格的审批,在八、九十年前华国刚刚推翻帝制,建立起共和国家时非常简单,合法的买块地,造座庙就能申请。

    可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审批开始变得越来越严格,50多年前更是完全不再批准私人建庙。

    如今一个在国家宗教事务管理局‘庙宇名录’里有登记的家庙价值,至少也在千万蓝币以上,而且道教是华国唯一的本土宗教,受到特别的青睐,价值更是不菲,并且还有价无市。

    这么一柱大财,被老爹直接给了长孙,也难怪张初九的叔叔、姑姑心里有怨气了。

    张初九听到母亲的耳语叹了口气,想了想,声音嘶哑的望着张光耀道:“爸,您是长子,我是长孙又是未来家庙的主持,有咱们在这丧礼就办得成,叔叔、姑姑他们忙来不了就来不了吧。

    爷爷按着丧期算早就已经过了‘头七’了,之前是大灾临头,活人顾不得死人,没有办法,现在天灾都已经过了,还不入土算怎么回事。

    国家每年农历‘重九’举行职业宗教人员资格考核,我今年就参加。

    爷爷的大丧今天办,晚上我来守灵,明天入土,牌位糊名摆进家庙,我授箓之后马上供养起来。”

    说完这番话,张初九抛下张光耀和李偲华脚步沉重的走进家门,跪在张显刚的遗像和骨灰坛前,‘嘭嘭嘭’的叩了3个响头,悲声喊道:“爷爷,我回来了,您的孙子初九回来给您叩头了。”,伏地痛哭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玩家超正义〕〔甜妻很撩人:吻安〕〔末世理科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穿越公元2870年〕〔我真不是学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