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女总裁的贴身〕〔剑道通神〕〔九转帝尊〕〔萌妻乖乖:总裁老〕〔萌妻要翻身〕〔农家娇女有点泉〕〔纨绔修真少爷〕〔我与你的情深似海〕〔龙血神帝〕〔我真不想当偶像〕〔都市最强仙尊〕〔地狱狂兵〕〔帝国掌门人〕〔致命亲爱的〕〔魔帝在上:盛宠腹〕〔圣道至尊神〕〔黄庭道主〕〔二次元缔造者〕〔北宋振兴攻略〕〔先撩为敬:国民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一百四十八章 余波(上)
    天师殿上的金匾,便等于‘北张’这个执掌华国正一盟威道(天师道)一方道脉,传承自上古的豪强大祖的招牌和脸面。

    现在这匾莫名其妙的裂开,摔碎了,事情可大可小,往大里说就像是凡俗的武馆招牌丢了,这馆也就没了存在的根基一样,张家没了‘天师’之匾也就没了执掌天师道的法理;

    往小里说的话,却只是一块挂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匾额风吹日晒,从门梁上裂开掉了下来,换上也就是了。

    可不管这件事是大是小,都必须由张家主事之人定夺,金匾落地的半边一摔碎,就惊动了天师殿的值守道兵,消息很快便散了出去。

    道别乃是张家这种道脉门庭,私有武装的别称,按照国家和张氏一族默定的潜规则,数量大约在一千五百人左右。

    按着古代军制‘五人为一伍,五伍为一两,四两为一卒,五卒为一旅’恰好是3旅,而这也是华国政府因为蓝星文明进程为半神话半科技类型,需要那些掌握着远古进化之道的传古门派、世家协助着振兴国威,强国壮种,默许它们建立私人武装规模的极限。

    张家道兵的武器由家族向华国军方购买而来,和国家正规野战部队的装备几乎一模一样,又经过张家特聘的军事专家的严格训练,堪称精锐。

    其中的军官更从‘两长’开始就必须是超凡生命,到了统领3旅的首领简直强大到令人咋舌,乃是历代天师麾下的股肱人物。

    至于道兵的来源,除了‘卒将’一级的军官是张家嫡脉外,其余都是从张家繁衍日久,数量早就已经以万计算的庶脉之中挑选而出,也勉强算是张氏族人。

    只不过传古大族内部奉行的是旧日封建规矩,嫡庶贵贱宛如天上白云与地上的黑土般明显。

    庶族若是有志气脱族而出,自力更生也还罢了,可要是贪图家族树大根深,依仗着谋生,虽然高薪可得,平常在普罗大众面前也算是上层人士,命却变得轻贱起来。

    匾毁之事传开,不到10分钟,张家天师主脉并仰日、听松、观雪、餐风、依云、磨石嫡系六堂的主人便露夜从床榻上爬起,齐聚天师殿‘法天师地’的巨篆之下相顾而坐,却无人言语。

    不知过了多久,作为当代天师,张氏一族族长的张思玄才声如冰霜的打破沉默,“今日值守大殿的道兵之长是哪一个?”

    星际时代社会稳定,人人平等。

    七夷山从山脚到半山腰甚至都开发成了风景区,供国内外的游客攀爬、观光,只七座山峰的峰顶以古代道家文化遗址需要特别保护,只能由继承者也就是张家居住的名义,并未对外开放。

    就这样,每年农历春节天瑞开元、七月十五中元普渡,张家还都主动将峰顶开放一天,供信众、游客敬神、祈福、观景游玩,以示七夷山属于公产,张氏一族只是蒙受祖荫有着居住权,并受国家委托负责修缮峰顶的古代建筑。

    可这仅仅只是表面,其实因为偷爬七夷峰顶被张家制着莫名其妙跌死的驴友每年都有。

    即便是春节、中元普渡开放,上山的外人也都在张家的严密监控之下,老老实实上香、游玩什么事都没有,若是起了其它念头,失踪便是唯一的结局。

    只是张家的暗规矩虽然规定的详细、周密,但平安久了倦惰自生,慢慢的一些十几甚至几十年来从未出过意外的差事,不知不觉就变得松散起来,其中就包括‘天师殿’值夜。

    如今出了事,张家家主一声令下,那倒了血霉的当值道兵‘卒将’便脸色煞白的被一个道童引着,进入天师殿中战战兢兢的跪倒在了堂下。

    望着那当值卒将蒜头鼻、眯缝眼、招风耳的丑样,端坐在太师椅上的磨石堂主张观天脸色微微一变,轻咳一声道:“没想到今晚值守的竟然是我堂下的孩儿。

    这小子平日里办事还算谨慎,也不知今天是抽了什么风害的脑病,惹下了那么大的乱子,真是不争气,快快打死算完。”

    张家七支嫡脉虽然各有谱系,各堂姓名中象征辈分的‘中字’不同,但传世的代数却能清晰的计算。

    张观天乃是嫡系堂主中辈分最高的一个,比当代天师张思玄还高出两辈。

    而华国传统文化最讲究‘忠、孝、义’这3个字,辈分高面子就大,他一口训斥本脉后辈,座位两旁甚至包括对面与其对坐的张家堂主,纷纷赔笑劝道:“观天公也不需要如此武断,还是让儿郎把事情说清楚的好。”;

    “我瞧这卒将进殿就叩头规规矩矩的样子,也是守礼的,观天公先别动怒,听听他的解释吧。”;

    “是啊,这损了‘天师殿’金匾虽是大罪,可不教而诛谓之虐,总要把事情的原委搞清楚,才好处刑不是。”。

    主座上的张思玄听到下面的议论,不由怒极而笑,心中如着火般翻腾着想到:“人说树大枝自枯,家大有人败,果然是至理名言。

    天师殿金匾传承中古,可以说是张家的象征,现在莫名其妙毁了一旦传出去了,影响何等重大。

    可这些杀才竟然还顾得上为一个小小的卒将卖弄人情,也不想想以后死了有没有脸去见列祖列宗。”

    下首左右两列的张氏堂主对家主自然十分熟悉,望见张思玄突然间嘴角咧开,眉眼不断跳动,知道这位当代天师动了真怒,心中一惊,再也没人继续吭声。

    见大殿又变得沉默了起来,张思玄猛的站起身目光扫过张观天和刚才搭腔的几个张家堂主,淡淡的说道:“你们都说完了,那我要问话了。”

    如果是牵扯各堂重大利益的议事,张思玄再怒气冲天,底下的堂主也是当讲则将,当辩则辨。

    可现在只是问责一个小小的值守卒将,而且张思玄还占尽了大义,诸位堂主自然不会放肆,彼此看看,顺从低下了脑袋,以示恭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佛系反骨(快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末世理科男〕〔篮坛鞋皇〕〔玩家超正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