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王的日常生活〕〔全球神武时代〕〔最强兵王之谁与争〕〔重生学霸天后〕〔穿越异界之农场〕〔汉中王传〕〔我,处于地狱〕〔快穿攻略:撩男神〕〔极品全能医仙〕〔快穿苏妲己:男神〕〔快穿恩仇路:妖女〕〔复仇居酒屋〕〔贤者大人要结婚〕〔我真的在正经炼药〕〔穿越斗破之咸鱼人〕〔快穿:炮灰女配,〕〔抗日之神级兵王〕〔征途〕〔双面总裁宠妻如宝〕〔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一百五十四章 猜敌(下)
    张显刚莫名其妙死于天灾之后,张初九推断不出他确切的死因,便开始另辟蹊径的推想与祖父结仇的大势力到底是哪一个。

    而关于这方面的线索,其实张显刚平日言谈举止间留下了许多的蛛丝马迹,已确定的有:

    第一,张显刚与那大势力结怨的原因是由于嫡、庶之争,也就是说属于祸起萧墙,而时间上从张初九快40岁的老爸都一无所知可以判断出,最少也在几十年前。

    这么长的时间张显刚对仇恨丝毫没有忘记,还一心一意想尽办法的培养张初九为自己报仇,可以想见他对家族嫡、庶之争的执着深到了极点,这种情况下,很可能虽然被迫隐姓埋名的生活却没改变自己的姓氏。

    第二,张显刚一直强调仇人的强大,明里、暗里告诉张初九,只有等他进化至神话生命时,才会告诉他仇敌是谁。

    这表明张显刚的敌人很可能以超凡力量为根基的强大势力,而这一点和第一点结合更可以推断出,那势力八成是掌握着华国古老进化之道的传古门派或者家族。

    第三,张显刚传给张初九的《大阴阳五行衍煞法》和《悬天河》都源自于道教一脉,虽然他说过无论是功法还是御器术都是自己奇遇得来的。

    但传功时能将玄之又玄的深奥功法讲的浅显易懂,没有深厚的道家知识和修为,是根本不可能做到的,而这就表明张显刚是出身于道脉的世家、门派。

    更何况他最常在张初九面前显摆的,就是曾经掌握过玄妙无比的卜算之能,而易算之法最强的也是道家无疑…这林林种种的线索被张初九慢慢综合起来,冥思苦想的初步推想出了10几个可能是张显刚仇敌的势力。

    而万事交锋如同着棋一般。

    对方如果真下出一招好棋,令张显刚投鼠忌器不得不自杀消除隐患的话,那他的死便如同一计壮士断腕的惨烈妙招,回敬了仇敌。

    这种情况下,张显刚的仇人很可能会被这招回敬反逼的打草惊蛇。

    张初九本来虽然因为智慧大开领悟了这番道理,却猜不出这可能出现的‘惊蛇’会是什么,但没想到不久前,其他被他怀疑的传古世家、门派大灾后都没什么动静,唯独七夷山天师道张家突然要在齐鲁大兴道院。

    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情况下,张初九挑挑拣拣选了和七夷山有关联的周怀仁供职的建筑公司,修建自己的庙宇,并主动要求周怀仁现场监工,算是走了一步闲棋却没想到竟真的有了回报。

    而还抱着牵线搭桥大赚一笔中介费想法的周怀仁,自然不知道其中的种种复杂内情,看到张初九突然间垂下头,念咒似的也不知道嘟囔着什么,吓了一跳,望着他小声问道:“小张道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我早上吃东西吃的太急了,刚才喝了一口凉风,肚子抽抽,”张初九按捺下满腔的莫名悲愤,抬起头来朝周怀仁笑了笑道:“周工你去忙吧,我得找个避风的地方缓缓。”

    “唉,不是,那庙宇代管的事…”周怀仁一愣脱口而出道,话没讲完便被张初九捂着肚子打断,“我肚子疼的厉害,那事以后再说吧。”,之后装出步履蹒跚的样子,朝唯一装了门的侧殿走去。

    “这小神棍真的假的,不会骗了我的消息就走吧,”望着张初九变小的背影,好事落空的周怀仁满脸失望的低声骂道:“真要是骗我的话,喝风疼死你。”

    张初九觉得背后凉飕飕的进了上首的偏殿,见里面空空荡荡没什么摆设,但自己特意安排打造高悬于殿堂里墙正中的木制灵龛已经做好。

    龛下摆着张九尺长的供桌,桌上放着几包檀香,桌下则摆着鐏黄铜香炉,脸上不觉欣慰的一笑。

    暂时忘却仇恨,他快步来到灵龛前,摸摸小巧精致的龛宫,又居高临下的打量了几眼供桌、香炉,满意的舒了口气,从上衣口袋里小心翼翼的摸出了一张用青纸包着的三寸照片,取出后,恭恭敬敬的放进了灵龛中。

    之后张初九将供桌上的几包檀香全都取开,施展出‘大日乘天’的神通,右手一抚,把香点燃,跪倒在青铜香炉前,将上百只冒着袅袅青烟的檀香全都插进了炉中。

    伏地九扣,口中念念有词道:“爷爷您的家终于造好了,牌位等到良辰吉日再正式安放,暂时先用照片代替,反正古语有云‘像为人之魂’,效果是一样的。

    这里的环境吧虽然不如正殿三清大尊的神坛体面,但您是孤魂野鬼,人家是大罗神仙比不了,月满则亏水满则溢,按位份您有这规制已经是极限了,。

    等我以后再多烧点人马给您使唤,把您这阳间300平方米,折算成阴间得几百亩的大house撑满了,您就享受去吧。

    平常人哪有这样的冥福,这样孝顺的子孙,死,您也能瞑目了是吧。”

    说着说着,他直起身子,望着眼前缭绕的烟气,眼泪无声的滑落下来。

    就在这无语泪哽咽的伤情之时,张初九裤兜里的手机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他不用看便猜出,一定是柳雅雯锲而不舍的又给自己打来了电话,而且很可能人都已经杀到了‘纵鹤观’,只能最后重重叩了个头,抹抹眼泪站起身来,转身出了偏殿。

    关死殿门,摸出手机一看果然是柳雅雯,张初九接通直接问道:“大冷天的你也不消停,杀来我家庙里了吗?”

    “刚进大门,行啊初九,你这里收拾的不错啊,”手机里传出柳雅雯兴奋的声音,“有点‘繁华人间恰逢盛世,古观踞山自得幽深’的感觉啊。”

    “唉,一会我就让工人撤走,今天晚上你来这里开‘趴’吧,”张初九无奈的说道:“不过上首东边的偏殿不能进,我已经把爷爷的照片供在里面了,一会就拿锁锁上。”

    话音落地,他看见柳雅雯已经沿着青石板路朝大殿快步走来,边走边对着手机说道:“现在派对重要吗,重要的是好好的元旦,你又发什么疯,情绪那么低落。”

    说话间,柳雅雯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走的登上石阶,来到张初九面前,“别什么事都闷在心里,这样会得抑郁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全能跨界王〕〔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太古魔帝尊〕〔蜜爱来袭:老公大〕〔直播快穿之打脸成〕〔主宰漫威〕〔超级种帝王系统〕〔医本正经:三小姐〕〔异界秦魂〕〔变身大小姐的混世〕〔前妻有毒:总裁复〕〔庶子无双〕〔赵尸王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