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红包皇帝〕〔兵王隐花都秦风〕〔深情入骨:裴少撩〕〔我穿越成一个国〕〔高冷系统在线〕〔王者强势回归苏辰〕〔有妖气客栈〕〔联盟之冠军教练〕〔萌宝来袭:薄先生〕〔九天雷帝〕〔超凡贵族〕〔重生之最强龙神〕〔情深不晚:傅少实〕〔商海迷情〕〔我在秦朝当神棍〕〔听说王爷你克妻〕〔沧元图〕〔女王嫁到:老公,〕〔反穿第一妖女〕〔重生之俗人修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一百五十五章 探敌(上)
    对于来自死党的关心,张初九心里十分领情,表面却面无表情的站在大殿门前,比划着石阶下的道院说:“你谈了个男朋友,整天疑神疑鬼的才要的抑郁症了呢,我现在靠自己的能力整治了这么大的1份家业,不知道多开心。”

    “哇,张初九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知好心人’啊,”柳雅雯闻言气的眉毛都竖了起来,“别人关心你,你还往人软肋上踹。

    行,现在算你狠,可男女之间哪有真正友情,你说我男朋友不好是吧,那我以后和他分了手就找你当垫背,青春爱情剧不都那么演的吗,女主人公最后的真爱全是早就守护在身边的青梅竹马…”

    “行了闭嘴吧,你男朋友现在看我眼睛都瞪得比牛眼还大,”张初九撇撇嘴,打断了死党的话,“再知道你说了这样的话还不得把我给吃了。”,说到这里,他发现柳雅雯突然打了冷颤之后捂着嘴巴浑身直抖,不由一愣道:“蚊子你怎么了,又发什么羊癫疯啊?”

    “不是啦,”柳雅雯笑的花枝乱颤的道:“我刚说和你交往后,脑子里不由自主浮现出了咱们俩在月光下手拉手的画面,那感觉真是,真是太恶心,太奇怪了,哈哈哈…”

    张初九张张嘴巴感觉实在无言以对,最终只能无奈的低声说了句,“你真是个疯丫头,我服气了好不好,服气了。”,便不再作声。

    柳雅雯却没有放过他,止住笑声后怒视着张初九道:“对了张初九,你刚才说我男朋友什么,看到你眼睛睁大比牛眼还大。

    你以为他那是妒忌你和我的关系亲密吗,别做梦了,我男朋友颜值那么高,怎么会把你这个矮挫丑放在眼里。

    他瞪你是奇怪我这样一个有气质、有才华、有智慧的美少女,为什么会和你交朋友而已。”

    张初九听到这番话,不屑的斜觑了柳雅雯一眼,虽然没有开口反驳却用表情狠狠的予以了还击。

    之后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了一会,同时笑了起来。

    “心里舒服点了吧,”笑过之后,柳雅雯轻声说道:“有什么心事不想说也没关系。

    等到想说的时候别忘记,你有一个‘树洞’24小时待命,随时等你倒垃圾。”

    “死丫头,装什么成熟。”张初九闻言一股莫名的感动和酸楚直上心头,眼泪差点夺眶而出,却强行忍住,伸出手指在柳雅雯脸上狠狠的刮了一下,“对了,我家庙旁边正盖着的那个超级大道观,听说是《天师道院》在胶澳设的分院。

    我看占地至少也得在几千亩以上,咱们去开开眼吧。”

    柳雅雯听张初九转变了话题,笑着应道:“好啊咱们去看看。

    说起这件事来你还真是幸运,晚交1天的地钱,恐怕现在建庙的30亩地就得被天师道院胶澳分院给囊括进去,哪能占上这个黄金位置,擎等着发财。”,和张初九一起朝观外走去。

    张初九闻言厚颜无耻的玩笑道:“你能不能不要那么俗气,我现在可是的胶澳道士,有宗教信仰的人,讲究的是道家‘清静无为’。

    钱啊,发财啊什么的一点都不重要。”

    “不重要的话,你会趁着有批文的机会倾家荡产也要造这么大的道观,”柳雅雯撇撇嘴道:“连魔法装备都给卖了。

    这么一说我又觉得你真是连走狗运。

    别人去欧洲游学遇到大洪水直接淹死,你呢不仅平安无事的回了国,还在去避难所的路上捡到一枚魔法戒指,这几率简直比中彩票头奖还低啊!”

    “你觉得幸运码,我回家当天就操办了爷爷丧事。”张初九一句话直接把天聊死,哽的柳雅雯一时间无言以对。

    天师道院胶澳分院说是毗邻纵鹤观,其实按照庙宇的规制却不可能直接临墙而建,而是隔开了50多米的山道。

    道院因为占地太广,不像纵鹤观的地那么平整,只能倚着山势而建,院内高低起伏,建筑错落有致,有一股子天然而成的韵味。

    张初九和柳雅雯两人来到道院门前,抬头仰望了几眼山门巍峨耸立的牌坊,柳雅雯脸上满是赞叹,张初九面色则情不自禁的阴沉了起来。

    天师道院分院的规模和气派在某种层面上,反应着七夷山张家在华国明里、暗里的财力、势力。

    虽然是看着分院的山门从无到有慢慢造了起来,但张初九以前并未近距离的观察过,只远望时感觉个头不小,却没想到近观竟然如此的气派和碍眼。

    他正憋气,突然柳雅雯雪上加霜的说道。“初九啊,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刚才看你的纵鹤观还挺成规模的,现在一比较怎么就感觉那么小鼻子小眼呢。”,刺激的张初九更加面沉似水,沉默着登上石阶朝山门内走去。

    才走了几步,两个身穿安保制服的青年人从道院里迎了出来,打量着张初九身上的道袍、道冠,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这位小道长从七夷山来的?”

    “无量天尊,贫道稽首了。”张初九脸色一正,朝两个保安施了个道礼,“两位福主有礼了。”,之后指了指不远处的纵鹤观道:“小道我并非来自七夷山,而是贵宝院旁边那座纵鹤观的观主。

    今日家庙初建成,特来拜访一下相邻庙宇的道长,以全道家同门相互扶持之礼,还请引见一二。”

    两个保安听到这番文绉绉的话,感觉面前的少年应该不是装神弄鬼胡闹的熊孩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本来上面对他们的安排是,道观没正式开学前,除非七夷山张家子弟或华国政府官员,其他人一律不得入内。

    可张初九道士打扮,又说自己是隔壁道观的观主,如果是真的年纪虽小社会地位却颇高,又是为全什么道家‘扶持之礼’才来拜访。

    谁知道道士和道士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和俗人不一样的礼数,拦了他别出力不讨好。

    所以最后两人相互看看,一个仍然留下客客气气的挡着张初九和柳雅雯,另一个则转身朝道院内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甜妻很撩人:吻安〕〔极品老木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第一全能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