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限伏天〕〔娘子是暴君〕〔太古天帝尊〕〔农女火辣辣:夫君〕〔我有一座恐怖屋〕〔无敌天尊〕〔影后重生:秦少的〕〔超武末世〕〔我与鬼神同行〕〔了不起的修仙之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真的是个有钱人〕〔鬼王独宠俏医妃〕〔邪帝缠宠:神医九〕〔战国野心家〕〔江湖位面小人物〕〔师道成圣〕〔恐怖修仙世界〕〔重生竹马很难搞〕〔虚拟现实体验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一百五十七章 吾当精进刚猛,只争朝夕
    天师道院胶澳分院除了青玄这个年纪轻轻便进化至中阶超凡生命,人情世故熟捻于心,性格能伸能屈的负责之人外,天师道还派出了另有3个张初九根本感觉不出深浅的老道士,作为所谓的道院供奉坐镇。

    另外还有7、8位鹤发童颜明显是高阶超凡生命,30多位至少是中阶超凡生命的道士,作为教授、讲师填充其中。

    由这股力量可以推想,七夷山张家必然存在着神话生命,高阶超凡生命应该数以百计,其余中阶、低阶超凡生命便是以千计算了。

    再以张家的力量为标尺,推断其他传古宗门、世家,虽然张初九自命不凡,志气冲天,一时间也难免生出力有不逮的感觉。

    目送着柳雅雯离开,他有些愧疚了喃喃说道:“今天利用了你,对不起了蚊子。”,叹了口气,走进自己的家庙之中。

    用手机向建筑公司电汇了一期工程的尾款后,将施工人员全都打发走,无精打采的离开崂山,去胶澳城区买了两把大号的铜锁和一大包檀香,也无心吃饭便重新回了纵鹤观中。

    将观门虚掩着,张初九漫步走进道观上首的偏殿,在香炉前盘膝而坐,点上一把檀香,插好,望着那一缕缕袅袅上升的烟气,默默想到:“我现在还只是巅峰的2级超凡者。

    虽然距离3级只一线之差,可就算马上突破,之后一边上学,一边探险赚钱买属性能量晶石辅助修炼,除非发生奇迹短时间内爆发赚个几亿星币,否则还是得至少3到4年的苦修,才可能进化为中阶超凡者。

    然后再一点点的从中阶修炼到高阶,从高阶突破至神话,就算一帆风顺,中间需要的时间恐怕也要三、四十年都不止。

    而以那些传古门派、世家的力量看,就算我像爷爷说的同级无敌,刚开始晋升成神话生命后也不一定能以一人敌一家、一派,八成还得要继续上进才能成功‘报仇’。

    这样的话,要是我猜想的那些仇敌里的确有爷爷的仇人倒还值得,可要是最后证实一切都是我的妄想,又该怎么办。

    人生最宝贵的时间全都在准备复仇中度过,发现错了,父母已经逝去,木子、蚊子、腾飞说不定都老死了,就剩下我孤零零的一个人留在世间,这辈子我活的又是什么。”

    想着想着,张初九突然悲从中来,情绪不知不觉变得更加低落。

    人在这种被心魔所困,越想越绝望的时刻,一部分会放弃心中的坚持,卸下重负轻装上路;

    一部分会咬紧牙关就算再痛苦、彷徨也坚持到底;

    另一部分则会意志越来越消沉,最后一蹶不振,沉浸在痛苦、彷徨之中无法自拔。

    而除了这三种人外,还有极少数、极少数性子刚柔兼济,内藏狠毒者,反而会将这彷徨、痛苦当作自己的磨刀石越挫越勇。

    在一阵迷茫、无措之后变得更加刚猛精进、锐意进取,决意硬生生从绝境中杀出一条血路,绝处求生,张初九便是这样的秉性。

    心中的负面情绪累积到极限后,他微微颤抖的身躯突然止住,面目扭曲如同恶鬼般喃喃自语道:“人孤零零来,孤零零去,只是为了对的事,就算穷尽毕生之力去完成又有什么遗憾!

    更何况我现在最喜欢的事不就是追求强大吗。

    生在母星剧变的时代,不想像蝼蚁一样被强者、国家、天灾人祸摆弄,主宰自己的命运,不竭尽全力的冒险、苦修可能吗!

    西方有谚语说,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东方亦有俗语曰,不疯魔不成佛,我当精进刚猛、只争朝夕,精进刚猛、只争朝夕!

    说到这里,张初九缓缓闭上双目,运转体内五行煞力,陷入冥思之中。

    时间缓缓流逝,转眼间太阳西落,皎月当空。

    从下午三点多钟开始,柳雅雯委托的‘派对公司’就开始在纵鹤观忙碌起来。

    而在这群专业人士看来,只要有足够高压的电源支持,一些都不在话下。

    短短几个小时,许多看起来效果夸张,其实布置非常简单的声、光、影系统,就已经安装完毕。

    道观内本来简单的青石板路上,铺上了一层踩着软绵绵的白雪似的隔层;

    道路两边的青松、翠柏、修竹上点缀着千百样,工笔画成的华式花灯;

    不时还有投影射向天空,虚拟出初雪、小雨、晴日等等天象;

    古唐宫廷样式的大殿和四周偏殿被暖黄色射灯变得金碧辉煌,殿内连同大殿台阶下的巨大石鼎周围都摆满了铺着雪白餐布的餐桌;

    一旁几个刚刚现场搭建好的简易调酒台和调酒师,以及守着简易热灶的外烩厨师蓄势待发,随时准备贡献手艺。

    让宾客可以享用到用饮料调制的假冒鸡尾酒,和热气腾腾的新鲜菜肴。

    一切准备就绪后,大约晚上七点多钟,柳雅雯和一群朋友统一穿着古代士子、仕女的装饰,闹闹腾腾的走进纵鹤观,吃喝玩乐起来。

    不时还有迟到的古装少年、少女投入其中。

    年轻人精力充沛,两个来小时后,大家早就在道观中分散开来,越玩越‘嗨’,正殿石台下,一个穿着嫩黄抹胸宫装,头上梳着唐鬓的女孩,笑嘻嘻的望着柳雅雯道:“雅雯,不是说这道观是你那个神神秘秘的青梅竹马名下的吗。

    怎么没请他来呀,怕和陈晨闹别扭啊。”

    “文凯西,你看你哪挤眉弄眼的淫荡样子,”柳雅雯撇撇嘴道:“我才没你想的那么复杂。

    死党就是死党,问心无愧好吗。

    就是初九不喜欢和陌生人应酬,很讨厌这样的场合,我才没请他。”

    “初九,叫的好亲切…”站在柳雅雯身后一个矮个子、苹果脸的少女闻言,笑嘻嘻的怪声应道,话没说完就听高阶之上传来一声嘭然巨响。

    因为张初九特意吩咐,所以柳雅雯也千叮咛万嘱咐‘派对公司’丝毫没碰的大殿旁上首侧殿本来紧闭的大门猛然洞开,一股带着檀香味的浓烟,青龙翻滚似的从里面喷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全能跨界王〕〔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太古魔帝尊〕〔蜜爱来袭:老公大〕〔直播快穿之打脸成〕〔主宰漫威〕〔超级种帝王系统〕〔医本正经:三小姐〕〔异界秦魂〕〔变身大小姐的混世〕〔前妻有毒:总裁复〕〔庶子无双〕〔赵尸王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