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伊塔之柱〕〔踏天神王〕〔无上丹尊〕〔狂武战尊〕〔我是神界监狱长〕〔龙武战神〕〔超级制造商〕〔超级人生 小说〕〔无限随机系统〕〔神探悍妻之老婆大〕〔超级人生免费〕〔腹黑奶爸PK偷心妈〕〔弃天行道〕〔沈蓓一宁少辰〕〔大叛贼〕〔我真是非洲酋长〕〔我真没想重生啊〕〔异界铁血商途〕〔农门恶女是团宠〕〔盛世独宠之医妃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一百五十八章 道士的天人舞
    烟龙中隐约可见一道人影随之翱翔于半空中,也不知使了什么神通,裹着那浓烟先是由龙化虎,后由虎形变幻成了龟首蛇尾的玄武之像,紧急着又从玄武变化成了一条狰狞无比的八头巨蛇,纵横于天地之间。

    同时,一个金石交击般清亮的声音做歌而鸣,从天而降,“稚龄修真道,十载未曾歇,吹笙坐松风,泛瑟窥海月,西山玉童子,使我炼金骨,欲逐黄鹤飞,相呼向蓬阙,海外有仙岛,铸观青崖边,风夜赏晓月,炯心如凝丹…”

    这种种异像惊得纵鹤观中连侍者、调酒师、厨子带客人都傻瓜一样的仰起脑袋,仰望天空,目光随着那不断变幻的烟雾移来移去。

    而那天上之人却似乎根本不管地下的人在做些什么,最后高声吟道:“只愁彩色晚,不为他人勘,常恐委畴陇,忽与秋蓬飞,乌得荐庙宇,为君生光辉!”

    裹着青烟化为一只金灿灿羽翼华美之极,尾带九丈长翎的大鸟,浑身散发出璀璨的火光,将烟气尽数焚为乌有后,宛如谪仙下凡般缓缓落在了地上。

    待到光华散尽,显出张初九的身形来。

    华夏古代杂记曾记载过两个故事,一是古宋时有大儒欧阳询在军中读书,突然读出真味,忘我的仰天长啸足足两个时辰,声动百里之遥。

    后来许多人询问他为什么能一口气长吟那么久,声音还那么大,欧阳总是避而不答,直到一位至亲的长辈问起,他才不得不回答说:“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二是五代十国时,曾有西方来的无名老僧,于荒山坐禅时遇到虎狼想要把他当做食物,结果那老僧闭目而击,杀虎狼百只有余。

    有樵夫得见,大惊失色的问他如何做到的,老僧醒来后泣曰:“禅修入真,自现金刚。”,掘大坑藏尽兽尸后,盘涅而死。

    这两个故事说的是儒家、释教弟子经义理解的通透了,修的纯了,有时触发灵机便会情不自禁展现出大异常人的神通,其实却并非他们的本意。

    而白莲青藕本是一家,儒、释两教的弟子有这毛病,道家弟子自然不会免俗,修炼时天地交感也会显露出种种神异来。

    而张初九今日,先是因为窥探天师道院胶澳分院的虚实,感觉自己推算出的仇敌实力太强,心魔缠身。

    后于绝望中激起心底的凶狠、顽强之性堪破心魔,觉悟出精进刚猛、锐意求强之道。

    再后来他只争朝夕的燃香修炼,心中未散的锐气正合了金煞坚、锐之性,一举突破,将‘大阴阳五行衍煞法’由2层巅峰晋升到了3层境界,人也顺势进化成了3级超凡生物。

    心境上的突破外加生命等级的提升登时叠加在了一起,引得冥修中的张初九仿佛打破旧日窠臼,脱掉身上枷锁般一阵爽利,交感顿生,情不自禁御风破殿而出施展出浑身解数,吟道士歌,做天人舞以抒胸襟、情怀。

    直到兴尽之后飘然落地才清醒了过来。

    左右望望他发现原来天色已黑,自己的家庙也大变模样,周围连着死党柳雅雯在内不少穿着古装玩‘变装趴’的年轻男女,和服务生、料理师正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再回忆一下自己刚才的行为,虽然不能完全记忆起来却还是大致推测出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珠一转,张初九若无其事的朗声说道:“贫道墨元子,添为此观主人,也是柳雅雯小姐的好朋友。

    今天知道她为跨年,费尽心思的办了这个派对招待诸位朋友、同学,特来献上一曲道歌以娱众性。”,说着目光定在柳雅雯的身上,笑吟吟的招招手道:“雅雯,惊喜吧,不用太感动,这是好朋友应该做的。

    遗憾的是我今天还有晚课要做,得先走了。”

    向死党道别后,张初九又环顾四周招了招手,正要潇洒的向众人告辞,突然听柳雅雯声音怪异的说道:“张初九,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没穿衣服,全身精光啊。”

    张初九闻言瞳孔一缩,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全力施展出‘大日乘天’神通,结合从‘四象神兽、上古歧蛇动态观想图’领悟出来的神话武道化身朱雀,身上的道袍、道冠已经化为飞灰,身体不由僵住,胯下感觉一阵冰凉。

    可这时若要解释,一时间根本解释不清,但要是认了便等于在公共场合故意裸露下体,而且还是在熟人面前这么做,完全就是流氓、变态者的行为,以后一辈子都在柳雅雯面前抬不起头来。

    左右为难之下张初九心中瞬间闪过无数念头,突然“哈哈哈哈…”的洒然大笑起来,用手朝柳雅雯点了点叹道:“雅雯啊雅雯,你虽然秀外慧中,玲珑通透,却终究是红尘世俗之人,不能觉悟我等修者的洒脱。

    人赤露露来,赤裸裸去,除了自己的肉体以外,何物能携之长存啊。

    在你眼中此时我是赤裸着身体,但在我眼里自己此时却是天人之态,为了是配刚才的道歌做天人之舞也。

    唉,罢了,罢了,在汝等世俗人面前做天人舞,也是我一时兴起想的差的。”,说到这里,他暗暗施展出玄水万变的神通,双臂一震。

    顿时就见以张初九为中心,方圆数百米范围内,无论是林间晚露还是池中净水、盛在酒杯里的饮料,但凡是液体尽都缓缓升起,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在空中盘旋着投向他的身体,附着在皮肤之上,化为了衣衫的形态。

    因为张初九能力不足,这御水化成的衣服根本不成款式,却宽大飘逸,正和了华夏上古之风。

    戏法耍成了,张初九悄然舒了口气,前、后、左、右朝周围目瞪口呆瞪着自己的人稽首行礼,若无其事的曼声道:“贫道唐突冒犯,还望诸位不要放在心上。

    告辞、告辞。”,尔后不等众人反应过后,又做歌道:“道士吔,要骑白鹤、乘黄龙哦,”,纵身而起,同时加持水煞、火煞两种神通,直冲云霄,消失在夜空之中。

    只余下半阙残歌,“游云那天地之间…”,回荡在纵鹤观的上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佛系反骨(快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末世理科男〕〔篮坛鞋皇〕〔玩家超正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