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王的日常生活〕〔全球神武时代〕〔最强兵王之谁与争〕〔重生学霸天后〕〔穿越异界之农场〕〔汉中王传〕〔我,处于地狱〕〔快穿攻略:撩男神〕〔极品全能医仙〕〔快穿苏妲己:男神〕〔快穿恩仇路:妖女〕〔复仇居酒屋〕〔贤者大人要结婚〕〔我真的在正经炼药〕〔穿越斗破之咸鱼人〕〔快穿:炮灰女配,〕〔抗日之神级兵王〕〔征途〕〔双面总裁宠妻如宝〕〔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一百六十七章 何人为敌
    本命法宝之所以名字里有‘本命’二字,便是因为和修士性命相依,同根共源,修士强,本命法宝则强,修士弱,本命法宝弱。手机端

    要是修士修行时刚猛精进,而本命法宝材质普通,不堪升华,那么其修为必然会被本命法宝所拖累,而反之亦然。

    张初九两年前机缘巧合之下从‘吉山虚境’偶得古神器‘叁生鼎’,并在他身负重伤精神涣散之际与鼎器神魂交合,不自主的获得了本命法宝。

    但因为他当时只是1级超凡者,得重宝也无法发挥出全部威力,只能把‘叁生鼎’当成个变种的机械战士生产车间用。

    直到几十天前,在家庙破除心魔‘延煞法’晋升至第3层境界,体内蕴藏的生物能在神纹加持下达到400量度以,攻伐之威超过40烈度,综合实力1级超凡生命时强了百倍,他才终于和叁生鼎更进一步的人、器相融。

    如果说以前杀死张初九可以凭着某种秘术,重新将‘叁生鼎’完美无缺的化为无主之物的话,那么现在算再神通广大的人物杀掉张初九后,也只可能得到一个残器。

    而在这种堪称半质变的交融过程,张初九回忆起了梦潜修墨学时记下的,大量墨器制造图谱,制器的手段也由简单的人形或者简易交通工具,向不拘器物形态千变万化转变。

    此外,他还掌握了能在不完全把‘叁生鼎’显化于世的情况下,从内含乾坤的鼎自由选择取出物品的能力,等于多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储物空间。

    刚刚借以飞天的铁木羽翼,便是这么来的。

    说起来张初九掌握制造这种翅膀形状,无精巧,可以借助风力作为驱动,带人在空自由翱翔墨器的方法并不久,还是第一次试验试飞。

    但灵活的从都会高楼大厦间穿梭时,虽然看似险之又险,他感觉却非常的游刃有余,不一会便起了抛弃平衡车,以后用这铁木羽翼做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念头。

    飞翔是直线前进,实在是在陆地沿着城市公路绕来转去的行进便捷太多。

    不到10分钟,张初九便穿越了大半个胶澳市区,接近了‘海之梦’号邮轮起航的码头。

    昏暗的星月下,他俯瞰与大洋交合的大地。

    左右两边楼宇顶层巨大霓虹灯和楼层房间窗口外泄的灯光照在张初九的身阴晴不定,映的他如同鬼魅一般。

    而对于自己吓人的模样,张初九毫无自觉,正默想着用智脑调出卫星导航,和‘海之梦’的航线图重叠在一起,打算沿着航图慢慢寻找邮轮的踪影,却突然间脑后一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多少次虚境搏杀磨砺出的感觉告诉他,很可能遇到了性命之危!

    危急时刻,张初九头也不回的运转金煞之力,手臂像是骨折般朝后一甩,整个衣袖爆开,无数剑光散逸开来,首尾相连飞旋着化为一面直径接近2米的圆形光盾,把他的身躯牢牢挡了起来。

    在剑盾成形的一瞬间。

    4、5道成年人拳头那么粗的激光,从张初九身后的几栋高楼天台集火射出。

    本来应该将他洞穿的激光击光盾,发出一阵‘滋滋…’的电焊声和莫名的焦臭味。

    千钧一发的躲过一劫,张初九不由脸色一沉,虽然猜不出为什么有人偷袭自己,却瞬间想出了御敌之法。

    翅膀的根根羽毛展开,接着风力悬停在空,他将加持的神通由‘金神可立’变为‘大日乘天’,手掐剑诀超那光盾虚虚一指。

    顷刻间,剑盾弥漫的光芒如骄阳乍现般暴涨了10倍不止,且变得平滑如镜,将那些射来的激光折射了回去。

    登时,远处隐隐传来一窜‘轰隆隆…’的爆炸声,同时射向张初九的激光束都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暂时反制住了不知名敌人的攻击,张初九并非放心,手掐剑诀散去光盾后,驱使着那成百千条寸许游鱼似的剑光围绕在身边,蓄势待发的缓缓旋转。

    进可化为剑河将敌人绞成碎片,退可化为剑壁抵挡住任意方向袭来的攻击。

    在这时,远放突然又两道光柱照向张初九。

    同时有通过扩音器传出来的声音传来,“我们是胶澳国安局特勤大队的巡视官,编号甲辛098、甲辛099。

    前面违反禁空条例的超凡者请马解除武装,否则后果自负;

    前面违反禁空条例的超凡者请马解除武装,否则后果自负…”

    随着声音越来越响亮,两辆样子酷似重型摩托,只是前面镶嵌着半球形的挡风罩,后边排气孔喷射出长长的蓝色烈焰,推动着车体在空自由飞翔的古怪机车急速驶来,悬停在了距离张初九大约10米外的空。

    张初九刚刚莫名其妙遇袭,自然不会因为来人自称国安局来人,便将护身的飞剑散去。

    而来人见他仍然驱使着剑器不散,不仅没有生气,那隐藏在黑色头盔下的面反而露出了一丝喜色。

    右面骑着飞天机车的家伙更是马便将防护罩解除,举起一把像是射钉枪的机械,朝张初九大喝道:“让你解除武装,你这么不解除,是想抗拒执法吗?”

    张初九是谨慎的性子,感觉来人的一举一动都不合情理,说是冒充政府执法者想要偷袭自己吧,那色厉内荏的音调实在不够狠辣;

    可要说真是政府执法者呢,言谈举止又明显有些胡搅蛮缠。

    这一怪,本该暴怒的他反倒冷静了下来,沉吟了几秒后高声答道:“如果你们真是政府执法者的话,我当然会配合。

    但是首先胶澳市的禁空条例只针对‘可以同时乘坐10人及10人以的型飞行器’,我是单身飞行,所在不在管制之列。

    你们口口声声的用这个条例为依据警告我违法,明显适用法规错误。

    其次在警告后没有在15秒内及时出示可以证明身份的标识,所以我现在合情合理,合法合规的质疑你执法者的身份,当然可以不予配合。”

    听到这番话,刚才开口的家伙脸色一沉,心暗暗叫苦,“tmd怎么犯错的时候偏偏碰到了这么冷静的主,这下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全能跨界王〕〔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太古魔帝尊〕〔蜜爱来袭:老公大〕〔直播快穿之打脸成〕〔主宰漫威〕〔超级种帝王系统〕〔医本正经:三小姐〕〔异界秦魂〕〔变身大小姐的混世〕〔前妻有毒:总裁复〕〔庶子无双〕〔赵尸王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