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限伏天〕〔娘子是暴君〕〔太古天帝尊〕〔农女火辣辣:夫君〕〔我有一座恐怖屋〕〔无敌天尊〕〔影后重生:秦少的〕〔超武末世〕〔我与鬼神同行〕〔了不起的修仙之途〕〔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真的是个有钱人〕〔鬼王独宠俏医妃〕〔邪帝缠宠:神医九〕〔战国野心家〕〔江湖位面小人物〕〔师道成圣〕〔恐怖修仙世界〕〔重生竹马很难搞〕〔虚拟现实体验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一百七十六章 独立
    张初九身上发生的意外,其实令张光耀、李偲华夫妻两个最近几天,产生了深深的无力感。

    15岁的儿子,不是和同学打架斗殴,不是因为学习太辛苦积劳成疾,不是瞎玩的时候发生意外,不是因为年轻气盛见义勇为,而是和国家安全局执行特勤人物的超凡者发生纠纷,住了院。

    让身为著名大学教授、系主任,平时感觉在社会上颇有身份和地位的张光耀以及交游广阔,工作时指挥着10几名小编,几十个杂务团团转,主持编辑、刊印的杂志闻名全国,堪称女强人、铁娘子典范的李偲华,变得茫然无措。

    看着昏迷的张初九,他们愤怒之极的想去为儿子讨回公道,追责去追谁,可咨询过律师才知道,根据《华国保密法》自己都不可能弄清楚具体是哪个人伤害了儿子,就算去法院起诉,也只能以国安局为对象。

    而且这种官司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通常一扯皮就是几年、十几年,最后还根本分不清不错,毕竟即便是星际社会民权高涨的时代,单独一个国民在国家强权机关面前仍然是不值一提。

    知道这一切后,夫妻俩变得无所适从,并在痛苦中慢慢意识到,将儿子接回身边从此一家4口可以过上和和美美的普通家庭生活,可能只是自己的错觉。

    10几年来一直不在身边的儿子根本不像他们想象中那么普通,小小年纪便若锥在囊中脱颖而出,已经和自己不在一个‘世界’,注定不可能过平凡高中生的生活,

    正是有了这种觉悟,张光耀和李偲华才会在张初九苏醒后,轻而易举的答应了他种种要求,让以为得要大费唇舌的张初九喜出望外。

    初5一出院,他便以新年伊始、万象更新,本来应该初一就为祖父在天之灵祈福现在已经初5不能再耽误了为由,直接和父母一起去了纵鹤观。

    趁机让父母亲给自己选了间已经装修好,家具、寝具也都准备齐全的偏殿作为居所,从家里搬了被褥过去,算是把离家独立的事情趁热打铁的落实。

    折腾了1天,夜里张初九又借口想要通宵为祖父诵经,送走了父母,独自一人留在了空空荡荡的家庙,顿时生出一种久违的自在,笑吟吟了用眼眶里装载的智脑插件,拨出了柳雅雯的电话。

    耳边很快便传来了死党歉意的声音,“初九啊,身份完全康复了吗。

    算着你今天该出院了吧,对不起啊,我得在老家过年,实在是没办法接你出院。”

    “别担心了蚊子,我身体早就好了,是老爸、老妈和医生瞎担心,”张初九闻言安慰道:“一直让我留院查看,留院查看的,我才在医院里呆到现在。

    不过靠你在昏迷时候的表演,一出院我就独立了,自由了,从家里搬出来在纵鹤观自己住了,

    我这个心情啊,你不知道有多么的爽。”

    “听你在发疯,”柳雅雯听张初九好像在唱咏叹调一样,激动的宣布自己的独立,不由撇撇嘴道:“独立就那么好吗。

    没阿姨给你做饭了,衣服要自己洗,生病也没人时时刻刻的关心着,回到家孤孤单单的,有那么开心吗。

    我看你呀就是在英国游学的时候玩疯了。”

    “什么玩疯了,你小姑娘家家的哪里能懂我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的抱负,”张初九闻言装出慷慨激昂的声音反驳道:“独立是我走向成功的第一步,从此海阔任鱼跃,天高随鸟飞。

    不管是虚境探险还是做些其他啥事,都有了大展身手的余地。

    总之谢谢你在我昏迷的时候成功的表演,让张教授、李主编放虎归山,欠你的钱呢,我从下个月就开始还,不准不要。

    作为一个出门不到30公里外,就是资源丰富级大型虚境的强悍超凡者来说,钱就是王八蛋,你就等着吃高息吧。”

    亲兄弟明算账,更何况是对女生,柳雅雯家里再有钱,本人再不在乎借给张初九完成家庙最后修缮、装修的两千万,张初九本人也一定要还,这是做人的本分和原则,和矫情无关。

    交往10年,柳雅雯深知张初九的脾性,所以也没拒绝,笑着应道:“那我等着了。

    对了初九,今年是我太祖200岁诞辰,我得过完正月15才能回胶澳,恐怕不能陪着你招人了。”

    “没关系的,”张初九笑着说道:“这种小事,我自己搞的定了,你就安心祭祖吧。

    我也会在观里替柳家太爷在天之灵祈愿冥福,增添气运的。”

    “谢了。”柳雅雯听了这话笑嘻嘻的说道,这时杂音传来,似乎有人在大声喊着什么,柳雅雯听了一会急声道:“初九,我要去祠堂了,咱们回胶澳见。”,之后不等张初九回答便挂断了电话。

    结束了通话,张初九感觉心头的兴奋已经散去大半,便回了自己刚刚收拾好的单房,跳上床,闭目修炼起来。

    深夜时分达到了修炼的极限,便起床到了大殿,在三清神像前燃香诵经,开始为自己爷爷和柳雅雯高祖的在天之灵祈福。

    一直折腾到第二天早晨,天蒙蒙亮,张初九出了道观,包了辆出租车赶去了荆南,进县城后却先没回自己以前住的白世铺子,而是来到了与环城河相伴的荆河路上。

    虽然已经立春,但四季分明的荆南县气温仍在零下,河道结冰,河岸空旷寒风凛冽,再加上没出正月,人都忙着走亲窜友的玩乐,路上的行人寥寥无几。

    张初九下车后,四下里看看,装出怕冷避风的样子,紧贴着河道对面的街市缩头缩脑的漫步前进。

    经过一个外面贴着残破的警局白纸封条的大院时,余光撇撇了身前、身后没人在意,加持着神通神行一闪,人便快如鬼魅的蹿进了院子里。

    这大院就是以前红杉社的总部,自从10几个月前张初九化身高阶邪物星河之眼,将红杉社的黑帮分子屠杀殆尽、毁尸灭迹后,便空置了下来。

    毕竟一个院子里虽然没有发现尸体,可无缘无故失踪了几百个人,在普罗大众眼里得多么的邪门、恐怖。

    别说没人愿意再利用了,就是靠近都不愿意,甚至周围的人家都搬走了几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全能跨界王〕〔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太古魔帝尊〕〔蜜爱来袭:老公大〕〔直播快穿之打脸成〕〔主宰漫威〕〔超级种帝王系统〕〔医本正经:三小姐〕〔异界秦魂〕〔变身大小姐的混世〕〔前妻有毒:总裁复〕〔庶子无双〕〔赵尸王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