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女总裁的贴身〕〔剑道通神〕〔九转帝尊〕〔萌妻乖乖:总裁老〕〔萌妻要翻身〕〔农家娇女有点泉〕〔纨绔修真少爷〕〔我与你的情深似海〕〔龙血神帝〕〔我真不想当偶像〕〔都市最强仙尊〕〔地狱狂兵〕〔帝国掌门人〕〔致命亲爱的〕〔魔帝在上:盛宠腹〕〔圣道至尊神〕〔黄庭道主〕〔二次元缔造者〕〔北宋振兴攻略〕〔先撩为敬:国民男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一百七十八章 缘之一字,微妙难言
    面对不合常理之事,张初九一向谨慎对待。

    望了望小姑娘因为好奇睁大的乌溜溜的眼睛,他装出羞涩、惭愧的样子道:“我是有自己子孙庙的道士。

    祖上传下来的是超度往生,帮逝者安魂、祈冥福之术,顺带着还有一点风水、堪煞的法门,和你这样的传古名门弟子不能比。

    你都看不出这神像有异,那八成是我学艺不精看差了吧。”

    那小姑娘在‘山海观’中的地位虽然崇高,却因为刁钻调皮的性子和某些特殊原因素来不被家中尊长所喜,隔三差五做错些什么事便会被拎出来训一顿,平常讲些什么根本没人在意。

    这时见已经是少年人的张初九因为自己的话,露出自愧不如的样子,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本来圆溜溜的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嘴巴却装模作样的安慰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看错了能坦然承认就是进步的开始。

    没什么的。”

    “是,是。”张初九随口应道,手里的刻刀却始终没停还特意解释说:“虽然我九成九是看错了,但为百姓安危计,便是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起煞的可能性,也要将隐患消弭了再说,你觉得呢?”

    “这话很对。”小姑娘点头如捣蒜的道:“你虽然是散修,心肠却很好,难得、难得。”,说话的语调虽然温和,却隐隐透露出传古大派弟子对没正经传承修士的轻视。

    张初九闻言暗暗撇撇嘴,不动声色的笑了笑装出无意的样子问道:“姑娘过奖了,哎对了,你堂堂传古门派的弟子,来荆南这个小县城一处警方查封的废弃院子是做什么?”

    小姑娘脸色顿时变得黯淡了起来,眼圈变红,泪光隐见的轻声道:“这里是我最要好的一个师哥失踪之处。

    往年每到正月初3他从家里返回师门后,总是给我带很多、很多好吃的、好玩的,有布老虎、魔法棒,像真人一样的玩具娃娃,今年却没有了。”

    说到这里,她突然收住欲滴的泪水,笑了起来,“不过我觉得师哥一定没有事,只是被困在某个不知道的地方出不来而已,等他神功大成破困而出,一定还会继续给阿宝买好吃的,好玩的。”

    听到这番话,张初九一下便回忆起来自己屠杀红杉社黑帮分子时,曾经被一个双手可以变成巨大猿臂的超凡者所阻止,自己费了一番力量才将其击杀。

    想来那人应该便是精通变化之道的山海观中弟子,也就是眼前女孩口中的师兄,心中不由暗暗想到:“还神功大成破困而出,你是玄幻小说、电影看傻了吧。”

    可瞧见女孩紧咬着嘴唇,笑着强迫自己相信自己编造的谎话的模样,他胸口却又有些发闷。

    人和人的缘分便是这么奇妙,张初九本来并非是那么感性,随便同情人的性格,可偏就这时动了怜悯之心。

    “今天是正月初五,我一家人也不在荆南,得孤零零的过年,”想了想他说道:“不如你陪着我,我陪着你开开心心的玩半天怎么样?”

    小姑娘一听,瞪大了眼睛,露出渴望的眼神,但却没有马上答应下来,而是上下打量着张初九道:“你不是少年版骗小女孩买金鱼的‘金鱼佬’吧。

    好端端的咱们又不熟悉,玩什么玩。”

    张初九好不容易发一会善心,却被人这么褒贬,不由生气的说道:“我看你一个小姑娘孤单一个人来怀念失踪的师兄,觉得你有情有义,所以想结交一番。

    结果竟被你看成什么少年版的‘金鱼佬’,真是冤死人了,算了、算了…”

    “别算了啊,”女孩听到张初九的话,笑吟吟的插话道:“你是因为我有情有义所以想结交一番吗,真有眼光。

    那好,咱们就一起开开心心的玩上半天,我再回‘山海观’,先去哪啊,荆南县城我可不熟悉。”

    如果是别人表现出这种翻脸比翻书还快的性子,张初九早已生厌,可面对着眼前一脸兴奋的小姑娘,他却丝毫生不出芥蒂,把加工好的神像用叁生鼎收了起来道:“既然要去玩,那这关公像我就先收起来以后再处理了。

    荆南吗,正月里最热闹好玩的地方就是河滨公园正门前面的庙会,热闹的很,连耍把式练杂技、卖野药的都有,也不知道是从哪钻出来的,好玩极了…”

    星际时代,可以随身存储大量物质的折叠空间物品虽然珍贵,却并不罕见,所以小姑娘对张初九手一晃,便将一人多高的神像收了起来这件事明显的毫不不在意,关注点完全都集中在了河滨公园的庙会上。

    眼睛闪闪发光的道:“真的吗,这么好玩,我只在电视上看到过在有人在街上练杂技,一个很壮的胖子用脑门顶着一根又粗又长的竹竿。

    竹竿上还有一个瘦子爬上爬下的有趣极了,荆南的庙会上也有吗?”

    “这种杂技倒不一定有,单其它的杂技也很有趣了。”张初九随口应道,带着小姑娘出了红杉社总部大楼,身形一闪消失的不见踪影。

    之后的半天,两人先是在庙会里看把式、尝小吃、逛老集,又去了公园里边玩了简易的过山车、大摆锤、激流勇进等游戏。

    接着张初九打电话叫了张腾飞和其它几个老同学,见面后说小姑娘是自己认的干妹妹,带着她一起去荆南最好的馆子‘榕园居’,正经吃了顿鲁菜大餐。

    期间耐不住小姑娘的哀求还给她也点了一瓶精酿啤酒,让她生平第一次‘开了洋荤’。

    酒足饭饱后,一行人去了新星路逛着夜市,张初九给小姑娘买了一大堆有的没得礼物,还顺便拐去‘大华’游戏厅完了两、三个小时。

    混到接近12点,众人才各自散去,不一会便只剩下了张初九和小姑娘两人。

    皎洁的月色下,空档的街道中,张初九望着小姑娘笑着摆摆手道:““走吧,大家都走了,都已经这么晚了,你也快点回家去吧,别让父母担心。”

    小姑娘闻言珍惜的把脑袋上带着的虎皮帽、手上带着的小猫爪子棉手套摘下来,收进了储物戒指中,回望着张初九沉默了片刻,目光莹莹的问道:“我能叫你哥哥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佛系反骨(快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末世理科男〕〔篮坛鞋皇〕〔玩家超正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