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伊塔之柱〕〔踏天神王〕〔无上丹尊〕〔狂武战尊〕〔我是神界监狱长〕〔龙武战神〕〔超级制造商〕〔超级人生 小说〕〔无限随机系统〕〔神探悍妻之老婆大〕〔超级人生免费〕〔腹黑奶爸PK偷心妈〕〔弃天行道〕〔沈蓓一宁少辰〕〔大叛贼〕〔我真是非洲酋长〕〔我真没想重生啊〕〔异界铁血商途〕〔农门恶女是团宠〕〔盛世独宠之医妃有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一百八十三章 望山生畏
    见宋舍做事讲究,入了门就给好处,张初九也显得很通情理的稽首说道:“是啊师兄,咱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小弟我从小跟着祖父长大,野惯了所以显得不太爱受管束,还请你多加担待了。”,这才接过了储盘。

    如果张初九真是从形意五行拳中自悟的功法,这时得到传古门派的秘籍,得失心再淡薄也难免会心痒难耐,想要赶快一窥真正传古修行之术的奥妙。

    可实际他修炼的跟脚,乃是张显刚传授的《大阴阳五行衍煞法》,以蓝星官方对修士功法‘宇、宙、洪、荒、天、地、玄、黄’的八级评判,品阶介于洪、荒之间。

    并且之所以评级如此之低,还不是因为功法的威能不足,而是由于《延煞法》一意强调威力,少了温养功夫,修炼到华国古代‘人仙’,现在星际时代10阶超凡生命境界时便前进无路,还损寿折命才降了层次。

    也就是说,按照《大阴阳五行衍煞法》的威能算,应该是‘宇’或者‘宙’这种蓝星最最顶尖的修炼功法,和那些顶级传古门派、世家的镇宗神功秘法相当才对。

    而珠玉在手之人又怎么会在意瓦砾,张初九修炼的功法如此上乘,自然对‘混元洞’记名弟子的修炼秘籍兴趣不大,丝毫没有先睹为快的想法。

    只见他手指在储盘外露的芯片上一摸,意识里想着,“接驳存储磁盘。”

    顿时,一个虚拟的选框浮现在眼前:“发现存储资料,是否解读?”

    张初九看了看,心里默默想到,“将资料转移至智脑空间储存,文件命名为‘神功秘籍’。”,只等了不到1秒钟就见那选框变成了:“资料已转移完毕,请进行下一步指示。”

    “越用越觉得高等文明智脑的功能真是强大。”张初九嘴巴里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用脑波关闭智脑,紧接着随手将手里的储盘捏的粉碎,又用大日乘天的神通把碎渣都焚为了灰烬,搓搓手指望着宋舍笑道:“干脆毁尸灭迹,怎么样师兄,小弟谨慎吧。”

    见张初九竟然能在有条件一睹为快的情况下,忍着不在第一时间看自己送上的功法秘籍,还表现的神态坦然、言语风趣,不明真相的宋舍忍不住暗暗赞叹他心性了得,大笑着说:“好,好,好。

    唯细微处能见真章,师弟呀师弟,你这不为外物所动的心性,为兄是服了。

    还有你的性格看来和我很是相像,做正事的时候一本正经,平常却活泼的很,有点人来疯的意思。

    怎么着,中午咱们哥俩去喝上几杯,再找个好地方玩玩,好好交流交流感情。”

    “师兄,今天可是正月15,一家人等着我过上元节呢,咱们还是改天吧。”张初九笑吟吟的摆摆手道。

    “哎呀,我怎么把这茬忘了,是是,上元节得阖家团圆才好,咱们改天再聚。”宋舍摇摇脑袋道:“对了师弟,你既然成了混元洞的弟子,别管是什么名分,就算不愿意呆在师门里修行,也总要去混元洞走上一遭,看看师门是什么模样吧。

    我为了纳你入门的事刚回了混元洞一趟,短时间内不会再回去了…”

    不等他把话讲完,张初九已经笑嘻嘻的插话道:“师兄,我又不认识路,还是等你什么时候回师门,再带我一起去好了。”

    听张初九这样讲,宋舍没有勉强,想了想道:“那好,3个月后的农历四月十五是我师尊的寿日,我会回师门给他老人家拜寿,到时带着你一起。”

    “行。”张初九闻言点点头道。

    宋舍见了笑着道:“那咱们就说好了,到时候我来找你。

    今天算是完成了一件大事,我得好好犒劳犒劳自己,先走了。”,漫步扬长而去。

    张初九目送自己新鲜出炉的便宜师兄出了单房,盘膝坐下,心中暗暗想到:“传古门派、世界和现代社会简直就是两个世界,不入它们的圈子,恐怕永远都找不出爷爷的仇家。

    这次宋舍邀我加入‘混元洞’被我把握住了,也算柳暗花明又一村了,前途虽然仍然迷茫、艰险却总算有了突破。

    不过欲速则不达,仇家的力量远不是我能抗衡的,就算确定了也是干着急。

    现在还是按部就班的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一切从长计议,徐徐图之。”

    想到这里,他站起身来,迈步出了道观,来到公路上召唤叁生鼎取出辆平衡车踩着,绕崂山支脉疾行,花了10几分钟的时间来到了海边一座大型码头旁。

    正月十五闹元宵,只要有机会谁不守着家人欢度佳节,平常喧闹的码头,此时却人迹稀少。

    张初九跳下平衡车,上了码头的栈道,向波涛汹涌的大洋深处望去,看到一座巍峨壮观,如同巨龙般匍匐在海上,连绵蜿蜒不知多少里的漫长山脉隐于水雾之间,觉得一阵无形的压迫袭来,不禁深呼吸了几口海岸湿咸的空气。

    旁边一位皮肤晒的黝黑,满头白发却精神矍铄的干瘦老人,本来正收着鱼篓子,听到他粗重的呼吸声,好心的问道:“娃娃,大年节的你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干啥?”

    “我想去海上的崂山虚境一观。”张初九轻声答道。

    “原来是想去新区开眼界啊。”老人长松了口气道:“我还以为你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想不开,来这里寻死觅活的傻小子呢。

    也不知道这世道是怎么了,吃得好,穿得好,人反倒是越来越想不开了。

    今年单单我住的小区就跳楼了两个,都是像你这么大的学生,成绩还都是数一数二的好,就是抑郁了,一下从10几层高的楼上跳了下来。

    还有跳海的我也见过,头几年还救过一个,那时候啊身体还成,现在可不行了。

    你要去新区啊得坐渡船,平时呢跟公交车似的10分钟一班,快的很,但今天是节日得半个多小时一班…”

    老人心好话稠,唠叨个没完,张初九听了淡淡一笑,心念转动着不使叁生鼎显形,却从里面取出一辆铁木制成的巨大仿古战车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佛系反骨(快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末世理科男〕〔篮坛鞋皇〕〔玩家超正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