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婚簿〕〔偷爱〕〔怨灵游戏〕〔末日淘宝店系统〕〔奋斗在洪武末年〕〔诸界巅峰〕〔大新请我当皇帝〕〔超神学院之守护银〕〔妖孽狂医俏总裁〕〔传说什么的不可能〕〔医言难尽,老公要〕〔乱语日记〕〔农门女医〕〔玄摩诀〕〔我的神话生涯〕〔极品透视魔医〕〔春秋武神〕〔我不是打酱油的〕〔英雄联盟之巅峰回〕〔星河主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二百一十一章 例外(下)
    博古拉军人听到张初九不借助翻译器,便可流利之极的使用他们的母语挑衅,不由露出错愕的神情打量着他。

    这时博古拉人眼睛里带着的类似隐形眼镜的‘能量探测仪’突然自动启动,显示出不断变化的数值,最终固定在‘eζe’上,脸色顿时由惊错变得凝重、畏惧起来。

    ‘eζe’是博古拉文字的101,而‘能量探测仪’显示的数值代表着宇宙通用的超凡力量计量单位烈度。

    也就是说,经过能量探测仪的评估,眼前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是个可以发动101烈度峰值攻击的强大超凡者。

    一拳击出造成的破坏力能够和博古拉驻蓝星军事基地吨位最重的陆行战车炮击相比较。

    而且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更可怕的是,强悍的超凡者们往往还会拥有一些神秘莫测的超自然能力,比如利用蛇类基因变异的超凡者很多都可能喷出剧毒杀人于无形;

    利用真菌基因变异的超凡者,许多能够仅凭皮肤接触,便将孢子细胞移入他人体内将其变成自己的傀儡。

    这还只是那些靠手术、辐射等基因诱导手段,进化的超凡者。

    天生基因就适合攀爬进化链,又幸运的得到适合自己修炼的功法,自然进化的超凡者通常还会掌握更加神奇、强大的能力。

    3名博古拉军士知道,以他们拥有法外治权强势文明职业军人的身份,在落后的低等文明星球犯些轻微的过错甚至罪行,根本不会受到追究。

    所以即便蓝星执法者出现,也一直抱着戏虐的态度。

    可是现在一个强大而神秘,会流利的讲博古拉通用语,明显不是困守原始星球的普通土著,还掌握着难以揣测超自然力量的超凡者出现了。

    并且望向他们的眼神异常冰冷,充满着危险的意味。

    这让3个博古拉军人情不自禁的又想到,以他们在博古拉军队序列中最低价列兵的卑微身份,如果被这样一个强大的超凡者暗算死掉,只要不是当场击杀造成恶劣影响,恐怕军事基地里的主官们就算猜到事有蹊跷,也不会进行追查。

    毕竟所有外驻异文明的博古拉军队每年都有1%的死亡名额。

    而且驻扎在蓝星的部队作用是协同防御,死亡名额的比例更会上调至5%,死几个士兵是很平常的事情。

    所以除非疯了,否则基地里的军官绝不可能会因为他们的性命,大动干戈从母星请专家来蓝星,证明其死因是由于超凡力量作祟;

    再细致的调查为什么会有超凡者暗算他们;

    之后想法设法证实超凡者的罪行,请求蓝星执法机关配合追捕。

    许多利害相关的念头在3名博古拉军人脑海中闪过,最终令他们意识到自己已经处于了弱势。

    而对博古拉人来说,作为弱者对强者表示恭敬和谦卑,以取得其原谅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根本就无需犹豫。

    3个博古拉军人马上郑重立正,握拳将右手横胸,低头行军礼,用博古拉语异口同声的郑重说道:“我们冒犯了大人的朋友,在此道歉,请求您的原谅。”

    张初九见这些博古拉人变脸比翻书都快,即便之前就预感到自己持强凌弱的方法一定可以奏效,还是不免楞了一下,张张嘴巴说:“你们又不是冒犯了我,想道歉的话还是向受害人直接道吧。”,闪到了一旁。

    其实整件事看似闹得不可开奖,归根到底却只是一件搭讪过火的小事,之所以僵住唯一的原因就是当事双方,一个是强势文明的职业驻军,从心里看不起蓝星文明;

    一个是从小没吃过亏的权、富二代,都不愿让步。

    现在博古拉人既然愿意老老实实的服软道歉,事情也就算解决了,张初九又不是什么混世魔王,总不能真因为旁人和自己死党的朋友发生一点口角,就夺人性命。

    而那些博古拉军人也很识趣,见张初九避开,马上通过翻译器向徐琥珀、杜子纯、宋镇奘3人道歉说:“对不起,因为不熟悉贵国的风俗,我们做错了事,令3位小姐、先生感到受了冒犯,真是十分抱歉。”

    面对态度突变的博古拉人,徐琥珀、杜子纯、宋镇奘错愕的瞪大眼睛,相互看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见他们这样,3个博古拉军人中唯一的女子又说道:“如果3位不愿意原谅我们的话,我们愿意写下认罪状,请贵国执法者转交给博古拉驻胶澳军事基地,接受军法官的处罚。”

    徐琥珀是外刚内柔的性格,见博古拉女人可怜巴巴的自认受罚,心中一软道:“也,也不用这么严重,都是误会而已。

    你们既然认错了,就算了吧,纯子、镇奘你俩觉得呢?”

    杜子纯、宋镇奘两人也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闻言再次交换了个眼神,同时点了点头。

    “走吧,走吧,你们走吧,”徐琥珀见状朝那3个博古拉军人笑着道:“从兵营里出来休假也得挺不容易才能轮到一次吧。

    别浪费时间了。”

    3个博古拉听到这话却没一个乱动的,同时将目光转向张初九,直到张初九默默的摆摆手,才再次向他行礼后转身离去。

    看到外星军人离开,一旁的警察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开始一边大声喊道:“好了,好了,纠纷解决了,大家都别看了,散了、散了啊。”,一边驱散人群。

    等到人都走干净了,警察中年级最大,警衔也最高的那个,见徐琥珀、杜子纯等人还在,便靠了过来,脸色不豫的说道:“你们3个应该是高中生吧,小小年纪,上课的时间逛商场,本来就不像话…”

    见警官在四周围观的看客多时不敢说徐琥珀、杜子纯、宋镇奘什么,现在人散了却想把火气撒在受害的3人身上,张初九冷冷的插话道:“警官,你面前短头发的女孩叫徐琥珀,父亲是咱们齐鲁省高官兼胶澳市市长。

    你有什么想说的话,要不要也讲给徐高官听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烈焰狂兵〕〔万界次元商店〕〔万古界碑〕〔佛系反骨(快穿)〕〔冷兵时代〕〔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我在墓地埋死人〕〔星卡大师〕〔吞海〕〔景少的二嫁甜妻〕〔魔王逃跑计划〕〔快穿之不当炮灰〕〔张绣黄月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