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宿主,我真的是个〕〔大明蒸汽帝国〕〔贴身狂医俏总裁〕〔重生女首富:娇养〕〔铁血残明〕〔我的百果山庄〕〔我穿越了我自己〕〔宠妻N次方:闪婚老〕〔透视医圣〕〔我是一个洞府〕〔至尊强婿〕〔驭兽狂妃:魔帝宠〕〔武断八荒〕〔医统天下:魔尊,〕〔枭妃倾天:妖帝,〕〔星际淘宝网〕〔神探悍妻之老婆大〕〔都市之绝代战神〕〔画演天地〕〔刑侦调查二班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二百二十二章 造器突破
    虽然破解出来的不过是区区舰艇船头一角,镭射炮阵1/3的制造图,但却代表的银河联盟或者说已知宇宙科技类文明最先进的行星内,综合作战轻型装甲武器制作之秘,已经被张初九掀开了一角。

    如果不是神经异化,得以侵入外星网络,以类似软件加载的方式在短时间学习到了堪比巨型图书馆藏的星际中、高等文明机械工程类基础知识,他恐怕看到现成的萘洛特文明等级的战舰设计图纸,都不能理解就更不要说推研了。

    之后随着对萘洛特战舰的研究不断加深,解密的部位越来越多,张初九仿佛拿到宝库钥匙一般,对机械兵器的理解开始爆发性的深入。

    同时这种深入竟然开始带动着他不断记忆起,在同化‘叁生鼎’为本命法宝的那场梦中学习到的墨学知识。

    而这种现象,以前只在超凡生命等级突破的时候才会发生。

    等到以清修为名闭关整整两周,冥思苦想之下终于将萘洛特战舰制作图纸的完成度推到90%以上,只最关键的核心部位无法破解,张初九知道这种程度已经达到了自己知识储备水平能够支撑的,解密能力的极限,终于结束了推研。

    而这时,他已经在华夏古代墨门造器术和现代星际文明机械武器制造学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

    造器水平提升到了,可以用‘叁生鼎’将非幻想原材类的合成材料,制作成相当于自己进化至5级巅峰超凡生命战斗力的程度。

    这看起来虽然只是提早1级半,获得相应造物能力的小事。

    但由于张初九本身综合潜质的特殊,当他达到五级巅峰超凡生命时,攻防峰值为1x2x3x4x5x6x(1+1+0.9+0.8+0.7+0.6)=3600烈度,已相当于目前266.4烈度攻防峰值的13.51倍。

    这表明在低阶超凡生命时,可以靠昂贵、稀缺的佩戴式宝器、魔法物品加成,轻而易举追上的潜力差别,在中阶超凡生命时终于开始形成战斗力上的天堑。

    并且这种差距将随着超凡生命等级的继续提升,呈几何裂变方式的不断加剧,最终演变成那些或者修炼了能够完美进化的功法;

    或者天纵奇才自我摸索着寻到完美进化之途;

    或者两者兼具既修炼了玄奥功法,又有着卓绝的进化天赋;

    或者运气逆天碰巧遇到最适合自己进化的完美途径…备受命运青睐的时代弄潮儿,在同样的超凡生命等级下,可以轻而易举碾压复数普通超凡者的情况,最终形成无处不在的阶级。

    7月中旬,盛夏时节,胶澳市常年淋落的小雨已经不能缓解酷热的天气,反而还给空气平添了一种不舒服的闷湿。

    下午时分,以一种略有所得的神情结束闭关的张初九走出了自己的单房,伸了个懒腰,无意间瞥见崔娜娜在7、8米外,眼睛瞪的溜圆的望着自己,笑着挥挥手道:“娜娜姐,忙呢。”

    “啊,忙呢。”崔娜娜回过神来,主动跑到张初九身边,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神情上下打量着张初九道:“观主,你在单房里闭关了两周,只吃干果一步都没出门哎。

    怎么现在精神还这么好,一点都不觉得虚弱吗?”

    “焚香读经,参悟玄法,”张初九闻言装出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笑吟吟的说道:“饿了食榛果,渴了饮清茶,身体和精神都在享受,怎么会虚弱呢。”

    崔娜娜眨眨眼道:“两天前几个派遣工无聊,在你单房门口偷偷绑了头发,打赌你有没有夜里偷出门,被我发现训了一顿。

    他们说前一根头发绑了快一周,始终都没断过,后来因为不结实,大白天的被风吹走了,才重新又绑了一根,结果被我给抓到了。

    哎,我弟弟和你差不多大,他暑假里连在家里老老实实待半天,写作业都做不到,你,不,我从今天起决定尊称你为您。

    您竟然能呆在一间房里把电断了,干吃果子,看经书过十几天,看来你们这些授箓的道士,是和我们这些凡俗的普通老百姓的确不一样啊。”

    张初九哈哈一笑道:“那有那么玄奇,不过是一点擒心猿,拿意马,镇之以静的功夫而已。

    只要想做其实人人都可以做到。”

    这时恰好散了午课,纵鹤观的经主归藏与一群道学院实习的学生,谈笑而来,远远听见张初九的话,忍不住赞道:“好一个‘’擒心猿,拿意马,镇之以静’。

    单一个‘静’字诀,观主的心性已是入味了。”

    显然张初九没人逼着自动断电、绝食,只吃干果、饮清茶、读经、参玄闭关整整两周,出关后还如此不急不躁,令归藏刮目相看,以前那种只为丰厚报酬表现出来的尊敬,不知不觉间真诚了许多。

    “我6岁启蒙读经,至今10余载,若是连‘静’字诀都不入味,还修个什么道。”张初九则笑着朝归藏稽首道:“而且身静、心静至魂静,做的再好也是克己的功夫。

    哪比得上经主给我道门年轻俊杰、精英们授法、传经来的堂皇。”

    两人互歉了几句,张初九告辞,又和自己家庙里的香主静真、知客果泉碰了一面,便出观而去。

    下了崂山,他在附近的停车场里开着已经蒙了一层灰的休旅车找了家自动洗车场,一边洗车,一边拨通了父母的电话。

    三方通话,张初九抢先说道:“爸妈,我出关了,今天晚上咱们一家人出去吃大餐怎么样?”

    “好的儿子,我把手头的工作交代一下就回家,”张光耀闻言说道:“对了,有件事问你。

    天师道院最近要破格录取你为‘炼器’专业的博士生是怎么回事,我开始还以为是骗子呢,结果一问省教育厅的熟人,说天师道院胶澳分院的确划了一个点招的博士名额给你,手续都办完了。

    这不简直是开玩笑嘛,国家统招的博士,考都不用考直接点招一个高中…”

    “这证明咱们儿子优秀。”一直没做声的李偲华突然插话道:“天师道院我研究过了,虽然名气不大,靠去年在咱们齐鲁省建分院奇才爆红了一阵子;但其实高校该有的名誉称号,它一个不拉全都有。

    在超凡者的圈子里牌子很硬,属于整个蓝星范围内都承认的一流大学,博士生的含金量不比燕大、华清的差。

    它们既然敢招,咱们就敢上,有什么了不起的,天才吗,起点高是应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午夜布拉格〕〔甜妻很撩人:吻安〕〔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极品老木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