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摇曳花瓣爱落泪〕〔吞天战尊〕〔开天录〕〔太初〕〔月光如水照心扉〕〔神级娱乐主播〕〔绝色女总裁的贴身〕〔王者风暴〕〔超级锋暴〕〔闪婚专宠:总裁爱〕〔重启修仙纪元〕〔我真不是学神〕〔没有谁,我惹不起〕〔最强兵王〕〔王者强势回归苏辰〕〔你们二次元真会玩〕〔寻宝全世界〕〔擎天仙路〕〔剑道通神〕〔爆笑王妃:邪魅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二百四十二章 男神
    和起源于古代希腊、罗马文明,虽然经历过专治的中世纪宗教独裁时代,但从根基上就崇尚‘私权’注重个人利益的蓝星西方文化不同,华国传统文化因为受儒家上千年的熏陶充满着‘家国一体’的思想。

    从小生活在旧派的祖父身边,一边上小学,学习数理化、语文、外语等各科现代义务制教育知识;

    一边跟爷爷启蒙,修炼之余常读国学经典的张初九,自然而然便养成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认知,因此才会对母星未来的兴衰,不自觉的投入很多关注。

    但其实在识字率不足1/100的华国古代,能够读书并明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这种道理的人,便已经脱离了普罗大众的范畴,所谓的‘匹夫有责’根本就是个伪命题而已。

    从古到今真正能够在自身安康、富贵之余,还担忧国家、文明未来走向、前途命运的人,几乎必然是社会的精英阶级。

    李木子从小被父母圈养着,最大的烦恼就是妈妈又逼迫着多报了哪个学习班,怎么可能会有这种觉悟。

    被张木子一番大道理说的一愣一愣的,最后难为着脸道:“哥,其实你解释一下刚才不是故意逗我的,是我想多了就成了。

    不用这么长篇大论的扯到母星因为什么、什么原因,丧失了怎样、怎样的权利,造成了哪些、哪些产业的危机,未来会引发多么、多么严重的后果这些大课题。

    我一个快快乐乐的中学生,就是周末带着一群朋友找自己的哥哥玩耍,随便完成爸妈的嘱咐,最后再蹭哥哥一顿饭吃而已,没想着要提升自己的格局和视野,咱们就只吃饭好吗。”

    “是我吃着好好的饭,想谈这些沉重的话题吗,”张初九闻言伸出手指点着妹妹的脑门道:“明明是你这个联想力丰富的过了头的丫头,起的头好吗。

    行了,快吃饭吧,我记下你们上大课的时间了,到时候会悄悄跟着的,真发生了什么意外千万不要慌乱,站在原地就可以了。”

    “买了那么多装备,你还跟着干什么,”听到这话明明心里美滋滋的又很感动,可李木子却一副不情愿的模样,别扭的说道:“别太夸张了好吗老哥。

    到时候老师和保全公司的人都会跟着,我又不是小孩。”

    “虚境这种鬼东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是夸张一点的好。”张初九沉声道,之后把妹妹的汤匙拿起来,塞进了她的手里,“快吃吧,吃完下午你不还要和小伙伴们去市中心‘疯’吗。

    在“守护者.虚境探险用品专营商场”都是我付的账,把爸妈给你买装备的钱都省下来了,不赶紧霍霍完心里多不舒服。”

    李木子闻言瞪大眼睛,张张嘴巴有些恼羞成怒的嚷了一句,“张初九,有些事要看破不说破懂不懂,还是兄妹呢怎么能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闷闷不乐的大口吃喝起来。

    沉默了一阵子,李木子脸色的羞意散去,瞥了张初九一眼,突然道:“哥,你知不知道给你当妹妹真的很累,不过我现在挺愿意了。”

    “什么?”张初九楞了一下问道。

    李木子笑笑说:“没什么,嗯,吃完饭你要和我们一起去市中心‘疯’吗,偶尔娱乐、娱乐有益身心健康呦。

    劳逸结合才能更好的生活、学习、工作吗。”

    “不了,下午我还约了朋友谈点事。”听了妹妹的邀请,张初九摇摇头随口说:“我的性格是有什么事都不愿意拖着,尽快解决了心里才舒服,不适合劳逸结合。”

    两兄妹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中间李木子的小伙伴们偶尔也会插几句话,大家说说笑笑惬意的吃完了午餐。

    之后李木子等人便离开了崂山新区,坐上渡轮驶向胶澳西港。

    海上晴空万里,寒风凛冽。

    坐在舱室里望着窗外翻腾的波涛和湛蓝的天空,刘恩琪突然感叹着说道:“结束了我的初恋。”,紧接着扭头看着李木子,“木子啊,我感觉再努力也当不成你嫂子,只能放弃了。

    对不起啊朋友。”

    “你又抽什么风啊,刘恩琪。”李木子闻言回望着自己的10年死党,无奈的说道。

    “格局呀,格局,”刘恩琪故作哀伤的说道:“我以前在电视广告、心灵鸡汤里看到什么格局、视野的话还以为是鬼扯,结果没想到今天竟然真的体会到了这两个词的含义。

    木子啊,你哥哥实在、实在太优秀了,和我们简直是两个世界的生物,所以我虽然觉得更喜欢、崇拜他了,却决定放弃追求他了。

    男神这种东西果然是欣赏就好,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啊。”

    如果是以前有人称自己的哥哥是‘男神’李木子早就笑出声来,可现在她却感慨的叹了口气,沉默一会,感觉气氛过于凝重,本着脸玩笑道:“刘恩琪你个死流氓丫头,听这话的意思,以前你还想‘亵玩’我哥呀,打算怎么个玩法啊?”

    刘恩琪闻言‘噗呲’一下笑了起来,贴着李木子的耳朵反问道:“就是男女朋友那么‘玩’呗,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啊,木子?”

    两个好朋友登时笑闹成了一团,闹着闹着也许是笑的过了头,刘恩琪眼中不知不觉间流出了两行泪水。

    李木子见了轻轻抱住死党道:“好了,别闹了,想想一会去了市中心咱们玩的什么吧…”,嘴巴不停的闲扯起来。

    两个女孩就这样把别的同学、朋友和满船的乘客抛到一边窃窃私语着,直到渡轮靠岸。

    而在同一时间,张初九则在新区一家酒吧,和谢跃亭碰了面。

    自从大半年前和这位曾经让张初九卖消息大赚一笔的虚境综合业务公司‘钢拳’的前职员,在崂山新区重逢互留了联系方式后,虽然两人极少真正碰面,但谢跃亭不时便会通过手机短信和‘光迅’软件,主动和张初九互通消息。

    不知不觉变得熟悉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玩家超正义〕〔甜妻很撩人:吻安〕〔末世理科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无限终焉〕〔末世之星际帝尊〕〔穿越公元2870年〕〔我真不是学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