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公诉先锋〕〔万古冥帝〕〔猎龙纪〕〔帝世无双〕〔明末之军国天下〕〔中华灯神〕〔重生之我为帝尊〕〔兵之神〕〔我的绝美师姐〕〔帝王侧:国舅,缠〕〔亦是晚阳暖余生〕〔国师如花隔云端〕〔我吞噬了一个万年〕〔巅峰峡谷〕〔极限伏天〕〔娘子是暴君〕〔太古天帝尊〕〔农女火辣辣:夫君〕〔我有一座恐怖屋〕〔无敌天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三百零一章 筹码(上)
    宋晴雪本来就厨艺精良,加上老爸传授的独门密招,做出来的和牛果然色、香、味俱全,吃的张初九眉开眼笑。

    填饱了肚子,两人闲聊着喝茶消食,等校园里的预备上课铃响起,女孩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实验室。

    张初九则在书架上随便找了本,自己那从未见过一面的便宜导师留下的炼器笔记,坐在靠窗的沙发上一边翻看着,一边利用自己的变异脑细胞侵入了蓝星网络中。

    经过一番刻意查找,不一会他就发现华夏、米利坚以及欧盟国防网站上都有了新的更新,表明近期曾派出精悍团队,星际执行军事任务。

    “昨晚还没有什么消息,今天一早竟然近乎同时录入了这样的信息,看来事情果然不单纯啊,”看过那些虽然机密却还没到必须物理隔离网络,使用单独伺服器保存的档案资料,感觉自己的预想成真,张初九悄然叹了口气,心中想到:“现在可真是多事之秋!”

    正感慨着,有电话打了过来,他回过神来,直接在脑中接通,马上便感应到一个文绉绉的熟悉声音在心底响起,“墨元道友近日可好。

    许多时日未见,为兄甚是想念,下午聚聚如何?”

    “好啊,青玄道兄,”张初九闻言马上笑吟吟的回应道:“你几点得空?”

    “下午3点吧,”青玄道:“留点时间好让我我准备香茶、美酒、青梅、佳肴待客。

    到时你直接来我单房就好。”

    “那行3点咱们见。”张初九答应着结束了通话,眉头却不知不觉皱了起来,默默想到:“这青玄道人乃是八面玲珑的人物,喊我张博士的时候是谈公事,叫我张小弟的时候是聊私事,却早就没有称呼我的法号了。

    今天是抽了什么风,突然又是请我去单房聚会,又是喊我‘墨元道友’的。

    嘶,这单房对于道士来说可就等同于私宅,修行人又忌讳甚多,不是极为亲密的关系,轻易不会让人进去。

    我和他的交情可还没好到这一步,古语有云‘事出反常必有妖’,看来下午得小心着点了。”

    思索中时间缓缓流逝,转眼到了张初九和青玄约定见面之时。

    由于天师道院绝大部分教师的身份特殊,是受箓道士,所以教师的宿舍楼并未编号,而是起了攀云、观涛、出仙…一系列古意盎然的名字,并且不称呼‘宿舍’而叫‘单房’。

    而作为天师道院派驻在胶澳分院的代表,青玄便住在地势最高,名叫‘悟真’的那栋宿舍楼中。

    其单房的规制面积虽然不大,但窗外就是一条飞流而下的瀑布,远可观山、近可赏水,正合了‘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意境,十分雅致。

    此刻准时出现在青玄住处门外的张初九,敲敲门后便透过楼梯间那可向外望,不能朝内看的玻璃幕墙,望着几十米外宛如天河倒挂的瀑布,脸上露出了赞叹之色。

    待到青玄开门,他笑吟吟的稽首道:“道兄安好。”

    “道友好。”青玄笑着还礼道:“泉水已经煮沸,酒也开封泡上了青梅,正好畅饮,请进、请进。”

    “道兄居所依山傍水、闹中取静,真乃神仙所在,”张初九哈哈笑着道:“今日墨元便搅扰了。”,漫步走进了单房之中。

    他不知道的是,在悟真楼底层一间幽静房间里,3男3女六个道士此时正借助着一方水幕,监控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祯儿,你觉得此子如何?”见张初九进屋,道士中年纪瞧着最大、地位最高,鹤发童颜气度飘飘若仙的一位老者,突然开口问道,

    坐在老道对面的一个剑眉朗目,有着10分的颜值却很难让男人生出亲近之心的年轻女子毫不犹豫的说道:“说话、动作都像是在演戏,而且还是不说人话的古装肥皂剧。

    小小年纪为人就这么的圆滑、事故,感觉完全就是个幸进之徒,未来走不长远。”

    听到这话盘坐在老道右手边的一位中年道姑,皱皱眉头道:“真是大言不惭。

    张环祯,你可知道就是你口中的幸进之徒,乃是蓝星年轻一代最炙手可热的造器学家,就算咱们‘七夷山张家’都得笼络,否则你也不会坐在这里。

    还有你眼中的缺点在我看来全都是优点,圆滑乃是机灵,事故方才懂得进退,说话、动作像做戏则是文雅、知礼…”

    张环祯稳压扬扬眉毛不服气的插话道:“姑姑,你既然看着他那么好,感觉百般的如意,不如你嫁给他好了。”

    “放肆!”中年道姑勃然大怒,“你乃是七夷山张家子弟,从小就受宗门恩典,上乘道法、灵丹妙药、身份地位…这种普通人拼搏一生都不一定能得到的东西,你全都唾手可得。

    而今该你回报宗门了,你却推三阻四,说一句便冷嘲热讽,到底是什么心肠,

    哼,若真觉得为难,又有骨气的话也不是没有路走,只要自废功法,净身脱门自然不会再有人逼你…”

    那老道听女儿话越说越酷烈,而生性刚毅的孙女又听得无言以对,满脸通红怕激出什么意外,开口打断了道姑的话,“素歆,祯儿再这么说也是你的嫡亲侄女,不要胡言乱语。”

    “爹爹,您只说我胡言乱语,怎么不想想张环祯她刚才说的那番话,是能对自己嫡亲姑姑说的吗!”张素歆闻言不服气的道。

    老道听了这话也是不知该如何回答,脸色不知不觉间变得铁青,坐在他左手边的一个留着虬髯长须,浓眉大眼的道人见状长叹了口气解围道:“好了、好了,素歆、祯儿你们就别再吵了。

    真要怪的话,就怪咱们这一脉在宗门中地位尴尬,离着嫡脉远了些,却又算是庶脉中的亲支,所以才成了笼络人心的筹码。”

    说着他目光转到对面剩余的两个年轻女冠身上,转变话题的问道:“环祯她痴迷修行,本就没什么男欢女爱之心,所以对这张初九印象不佳。

    你们的感觉又如何,可中意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全能跨界王〕〔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太古魔帝尊〕〔蜜爱来袭:老公大〕〔直播快穿之打脸成〕〔主宰漫威〕〔超级种帝王系统〕〔医本正经:三小姐〕〔异界秦魂〕〔变身大小姐的混世〕〔前妻有毒:总裁复〕〔庶子无双〕〔赵尸王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