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绣华〕〔重生之八十年代新〕〔重生八零:医世学〕〔医神之杀戮纵横〕〔葫芦娃里蜈蚣精〕〔影后,你又上头条〕〔映照万界〕〔游戏花都之全能高〕〔末武末世〕〔首长大人:家有娇〕〔穿越之只做财主不〕〔凤含战神传〕〔天道图书馆〕〔逆天九小姐:帝尊〕〔快慢穿百变人生〕〔极品全能霸主〕〔女领导的私生活〕〔父子俩的穿越日常〕〔万古修真妖孽〕〔狼穴终结者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三百二十三章 邪恶祭祀(上)
    舍不得鞋子套不住狼,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想要真正高踞进化巅峰,只凭潜力一点一点的磨砺着进步,那可能成功。

    因此看到占卜的结果是凶中带吉,张初九便决定将戏继续演下去,在房间里等着碧洛琪琪把午餐送过来,大快朵颐一番后就装模作样躺到床上开始休息。

    一直等了几个小时,正在他渐渐感到心浮气躁的时候,门外终于响起了‘叮铃铃…’的铃声。

    张初九急忙跳下床开门一看,张金垚赫然站在门外。

    这胖子神情间露出一股掩饰不在的昂奋,眼珠上都明显凸起血丝的笑着道:“等急了吧张少。

    走吧,我带你去拜访一下酒店的主人。”

    “的确是等急了,”张初九笑着回应道:“雷沃克首都星的时间和咱们蓝星不一样,我都睡昏了头,天才刚擦黑,真不太适应。”,跟在张金垚身旁出了长廊,朝酒店未知的区域走去。

    夜幕笼罩了大地,天空中悬挂的四轮圆月血一般鲜红,映照的前路昏暗一片,给人一种凶厉莫测的恐怖感觉。

    张初九越是前进,越感觉后脊发凉,忍不住半真半假的说道:“张先,这酒店也太大了吧!

    还有咱们这一路上怎么一个人都没碰到,就算旅游淡季客人少,酒店工作人员总该有吧?”

    张金垚露出一口白牙,含糊其辞的笑着答道:“别急嘛张少,很快你就能见到人了。”,加快脚步,引着张初九七转八拐迈步进入了一座亮着蜡烛的偏厅之中。

    这座厅堂的面积不大,只有不到200平方米的样子,地上铺设着雪白的石板,石板上用散发着腥香气味的血液描绘着繁杂的星形符文。

    四面墙壁上用生锈的金属锁链捆绑、悬挂着10几只剥掉外皮的不知名动物。

    那淋漓的鲜血伴随着凄惨至极的哀嚎声,不断低落到地上站着的10几个身穿黑袍,手持长蜡的人影上,让人恍惚之间感觉如同置身炼狱一般。

    “原来是邪恶崇拜,是把我当成祭品了吗。”看到这场面的一瞬间,张初九便做出了判断。

    之后他毫不犹豫的抢先一步,运转起火煞之力,身后幻化出形态如同10丈赤翼的熊熊烈焰,一个环抱,将整座厅堂化为了一片火海。

    上千烈度纯洁到极点的火元素之力突然爆发,撞击的偏殿墙壁发出轰然巨响,龟裂出无数裂痕,墙壁上悬挂着的剥皮祭品则早已化为了灰烬。

    眼看就要厅堂就要坍塌,地上的魔纹突然闪耀起淡淡的光华,投射出一颗恐怖星球的虚影。

    那星球像是生满锈迹的生铁般通体棕红,除了表面除了一座巨大山丘似的球状凸起物一片平坦,而那平整中隐隐可见一片泛着苍白光芒的岩石组合成一张狰狞的巨口。

    张初九望见那虚像心中一悸,默默想到:“原来他们信奉的是‘死星’格赫罗斯,真是群邪恶至极的家伙。”

    而就在他念头转动间,那虚像星球上巨大的山峦猛的动摇起来,上下裂开,竟然化为一只庞大无匹的眼珠,望向周围肆虐的火海。

    顷刻间,就像是小小一团篝火遇到倾盆大雨似的,张初九释放的火焰之力消融、瓦解的不见了踪影。

    而包括张金垚在内那些本来陷身烈焰,被烧的皮开肉绽、奄奄一息的邪教徒,则像是打了兴奋剂似的一个个从地上跳了起来。

    被烧成焦炭一样的皮肤纷纷绽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出新的肉芽,而他们自己则既像是痛苦,又像是哀嚎一样齐齐的跪倒在地上,向自己的邪恶信仰祈祷着忠诚。

    看到眼前的一幕,张初九感觉身处外神法阵之中十分被动,便身体不转的直接倒退着想要撤出偏厅,却没想到身后的门户不知何时已经被一块描绘着符纹的石板给牢牢堵死。

    “还真是凶中带吉啊。

    现在‘凶’的一面显示出来了,只希望过一会‘吉’的一面也能显现出来。”差距没了退路,张初九没有轻举妄动的对那石板发起攻击,苦笑的默默想到,以静制动的停住了脚步。

    这时张金垚已经完全恢复成了烧伤前的样子。

    祈祷过一轮后他赤裸着身体,停着大肚腩从地上爬了起来,面容扭曲的望向张初九,嘶哑的说道:“本来还以为自己运气不错,从路上捡到一只出身高贵的羔羊作为‘主宰’的祭品,结果没想到竟是一只披着羊皮的恶狼!

    不过这种意外我们早就已经遇到过,像你这种自命不凡的祭品,更能博取主宰的欢心。”

    话音落地,正对张初九的那一面墙壁下突然石板下陷,显露出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漆漆地洞。

    几秒钟后,一行手持常烛的黑袍人从地洞中漫步走了出来,其中的为首者是个年纪介于青年和中年之间,长相清秀,身形消瘦,面带病容的雷沃克人。

    环顾四周,他的目光略过张初九,落在张金垚的身上,慢条斯理的问道:“我感应到主宰的召唤,发生什么意外了吗,张祭祀?”

    其他人见到那面带病容的雷沃克人出现无不深深弯下腰肢,恭敬的行礼,只有张金垚只是倨傲的微微鞠躬就大大咧咧的答道:“主祭大人,我这次找到的祭品是个非常强大的超凡者,突然出手袭击了我们。

    不过虽然出了点意外,但他出身高贵又是年纪轻轻就实力强悍的超凡生命,正是主宰最喜欢的祭品。

    就算刚才稍稍消耗了一点神恩镇压,也是值得的。”

    “是吗。”主祭不易察觉的皱皱眉头,吐出两个字来,转运体内的超凡力量,散发出威压之势漫步走到张初九的面前,冷冷的说道:“孩子,就是你妄想和主宰抗衡吗?”

    感应到眼前的雷沃克人虽然一副应该长期留居病院的模样,但实际却至少也是高阶超凡者,张初九心中暗暗叫苦,嘴巴里随机应变的答道:“尊敬的主祭大人,我只是一个被人骗来这里的凡人。

    根本就不知道谁是主宰,更不要说抗衡了,刚才是一进门看到,看到这大厅里的场面实在是,实在是很恐怖,才不由自主抢先出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烈焰狂兵〕〔万界次元商店〕〔万古界碑〕〔佛系反骨(快穿)〕〔冷兵时代〕〔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我在墓地埋死人〕〔星卡大师〕〔魔王逃跑计划〕〔快穿之不当炮灰〕〔豪门重生:全能强〕〔这个娘娘有点懒〕〔蜜爱来袭:老公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