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剑语含香〕〔荒山鬼校〕〔被凉〕〔探案—恶魔系统〕〔美食生活家〕〔执局〕〔入骨宠婚:误惹天〕〔武极神王〕〔惹火甜妻:宝贝,〕〔希泊尼战纪〕〔重生校园:帝少,〕〔绣华〕〔重生之八十年代新〕〔重生八零:医世学〕〔医神之杀戮纵横〕〔葫芦娃里蜈蚣精〕〔影后,你又上头条〕〔映照万界〕〔游戏花都之全能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三百三十章 家人聚首
    因为录笔录期间和家人通过电话,所以当张初九进门还在换鞋时,本来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和妻子、女儿说话的张光耀马上站起身来,朝儿子关切的问道:“初九,怎么样了?”

    “录笔录不就是警察问,我回答呗,”张初九换好拖鞋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沙发旁,将手里捧着的巨大餐盒放在了条几上,“运气不好接连遇到了3起恶性刑事案件,只能当个好市民了。

    木子去洗洗手,哥买了你爱吃的‘四季鲜’海鲜拼盘,还是超大份哦。

    爸妈你们也吃点吧,我买的是全家人的分量,放到明天就不好吃了。”

    “哥,我们都吃过晚饭了。”一旁的李木子闻言说道,却是喜滋滋的和张初九一起去洗了手,打开餐盒,眉开眼笑的吃起海鲜来。

    张光耀、李偲华夫妇看一双儿女吃的香甜,忍不住也加入了‘战局’,一家吃的不亦乐乎。

    而吃饭时闲聊是华人餐桌上的习惯。

    张光耀嘴巴里塞着一大块龙虾尾肉,边嚼,边叹息的说道:“今天邪物入侵的事,官方一直没给个正式的解释,我估计是怕引发大规模的恐慌骚乱。

    可就算是这样,还是多了很多乘火打劫人,你说咱们的社会风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糟糕的呢,成什么样子吗。”

    张初九闻言面色阴沉的说道:“爸,我感觉邪物入侵后犯罪率急剧上升,并不是社会风气败坏造成的。

    而是太多人受到了邪物力量的影响,心智健全者不知不觉挺了过去,那些愤世嫉俗、心底里埋藏着对社会厌恨的人却被勾起了怒火,淹没的理智,变成了罪犯。”

    张光耀是研究邪恶生物的专家,经儿子提醒马上眼睛一亮,“初九,你这个猜想很有意思,有什么根据吗?”

    “今天入侵的邪物样子和外神格赫罗斯非常相似,”张初九侃侃而谈道:“尤其独眼、石质结构这最关键的两点完全吻合,所以我判断它们应该是格赫罗斯豢养的邪物种族。

    而有着死星、前兆、毁灭者之称的格赫罗斯,目前已知最可怕的邪恶能力就是专门蛊惑众生,释放心底邪恶的‘天空之音’,…”,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他最后道:“爸,其实中午的邪物剿灭战,我也驱使着武装造物参了一脚,还消灭了不少的独眼石头。

    当时我仔细听了那些参战的武装造物传回来的音频,里面有微不可辨的诡异号角声…”

    “什么!”张光耀腾的站了起来,打断了儿子的话,“你竟然有了这么重要的发现吗。

    咱们马上去实验室,我得好好研究、研究那号角声到底是什么。”

    张初九苦笑着道:“爸您就算是废寝忘食的工作,可今天出了那么大的事,老妈和木子都在家里,这么晚了咱们再往外跑合适吗?”

    “那倒也是啊。”张光耀虽然沉迷于学术研究,但就像是普通华国男性家长一样,家庭观念极重,闻言一愣,嘴巴里嘟囔着,无精打采的重新坐了下来。

    看到丈夫失望的脸色,李偲华笑着道:“行啦、行啦,事情都过去了有什么可怕的。

    有我在家里陪着木子就行,你们爷俩去实验室吧,别揣着心事,愁眉苦脸的闷在家里碍眼了。”

    张光耀十分感激妻子的理解,不好意思搓搓手道:“老婆你可真是善解人意。

    不过今天情况特殊,外面犯罪的都聚了堆,都夜里了我们两个大男人全离开家确实不好。

    这样吧,就让初九留在家里陪你们,我自己去实验室好了。

    初九,把音频发给我,我在实验里有什么新发现的话,视频联系你。”,站起身来急急忙忙去换外出的衣服。

    李偲华望着丈夫匆忙的背影关心的道:“老公,外面那么乱的话,你去实验室的路上最好叫个保卫陪着…”

    “放心吧妈,”张初九闻言在一旁笑嘻嘻的插话道:“以爸现在的重要性,咱们楼外面一定埋伏着保镖,绝不会出什么危险的。”

    以张初九早慧到非人的表现,家人自然十分信服其判断。

    李偲华闻言笑着说道:“这么说你爸混了小半辈子,现在也是官方要员的待遇了,也不知道级别能相当于厅长吗。”

    这话自然是揶揄,换好衣服的张光耀听了哈哈大笑道:“厅长不厅长的不好说,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比你这个杂志主编分量重。”,吻了妻子的额头一下,又拍拍女儿的脑袋,朝儿子摆摆手,转身大步出了家门。

    就此一夜无事。

    第二天清晨,张家的保姆赵春梅来上工,惯例在一早便开始做瑜伽的李偲华周围一边吸地,一边嘟囔着闲话,“偲华,你都不知道今儿街上有多乱,说是昨晚武警部队都出动了才镇压了骚乱。

    幸亏咱们住的都偏,没在市中心那杵着,要不然说不定就遭了秧…”

    对于赵姐的‘早间新闻报道’李偲华惯例没有回应,任由她喋喋不休的说着。

    两人就这样各人做各人的事,却因为习惯成自然的关系,彼此间显得说不出的和谐。

    而就在赵春梅说的越来越起劲时,张初九打着哈欠从卧室里走了出来。

    人心趋利,再朴实、善良的人也不能免俗,尤其为人父母者更是如此。

    因为女儿在纵鹤观做事,而且待遇异常的优渥,赵春梅对张初九的态度早就由以前像是对待自己孩子似的亲切,变成了既亲热又带着点恭敬。

    见张初九出现急忙放下吸尘器,抛下李偲华小跑着进了厨房,给张初九鲜榨了杯橙子汁,端到了他的面前,“初九,昨晚回家里睡觉了啊。

    饿了吧,先喝杯果汁垫吧垫吧,我马上给你做早饭。”

    张初九接过果汁喝了一口笑着道:“好啊赵姨,最近两个星期都没回家,很久没尝你的手艺了,正想呢。”

    突然外面响起了‘铃铃铃…’的清脆门铃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烈焰狂兵〕〔万界次元商店〕〔万古界碑〕〔佛系反骨(快穿)〕〔冷兵时代〕〔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我在墓地埋死人〕〔星卡大师〕〔魔王逃跑计划〕〔快穿之不当炮灰〕〔张绣黄月英〕〔豪门重生:全能强〕〔这个娘娘有点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