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王的日常生活〕〔全球神武时代〕〔最强兵王之谁与争〕〔重生学霸天后〕〔穿越异界之农场〕〔汉中王传〕〔我,处于地狱〕〔快穿攻略:撩男神〕〔极品全能医仙〕〔快穿苏妲己:男神〕〔快穿恩仇路:妖女〕〔复仇居酒屋〕〔贤者大人要结婚〕〔我真的在正经炼药〕〔穿越斗破之咸鱼人〕〔快穿:炮灰女配,〕〔抗日之神级兵王〕〔征途〕〔双面总裁宠妻如宝〕〔女总裁的贴身兵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三百三十四章 狠辣(上)
    这矮楼乃是天师道院派驻在胶澳分院诸多掌握强悍超凡力量的教授、副教授们,居住的单房楼之一,名为‘天枢’。

    虽然不如天师道驻胶澳分院代表‘青玄’住的‘悟真楼’地势高,但却也别开生面,不仅同样背山靠水外面还特意修了花圃、园林做景,更添了一份雅致。

    尤其这‘天枢’之名大气磅礴,远比‘悟真’那种淡薄、清远的名字霸道,可见其中居住之人必是不同凡响。

    张初九知道到了这里,一是因为住户们对自己实力的自信;二是越是有些身份地位,还图谋长远者越注意自己的隐私,所以反倒没了监控和禁制,不由暗暗松了口气。

    “这时间操纵之术虽然效果神奇无比,威力鬼神莫测,但就是消耗的生物能有些太过了。”站在矮楼10几米外一从翠竹中,感应着体内的残留的生物能数量,他发现只还剩下不足5万当量,只能悄悄盘膝而坐,运转土煞神通化身顽石隐去气息,默默调息起来。

    因为怕露出痕迹,不敢借助天地之力辅助恢复,所以足足花了3个多小时张初九体内生物能的储量才回复到巅峰状态。

    这期间,矮楼倒也有人进出,却没人在意那密密麻麻的竹林中竟藏了个‘石头人’悄然蛰伏。

    待到恢复能量,张初九施施然的出了竹林,走进矮楼,直接凌空挤压气流,敲响了一层住家那紫檀制成,雕满了栩栩如生神兽镇守,幽香扑鼻的大门。

    心情忐忑的等了好一会,檀木门被人打开。

    一个年纪极轻,长相俊美异常,下巴上却似乎是为了掩饰稚嫩,彰显威重留着短须的道人身影显现出来,望着张初九淡淡的问道:“张讲师来了,倒是少见,有什么事吗?”

    张初九笑吟吟的主动稽首道:“青枢道兄,小弟说起来也是七夷山张家的女婿。

    道兄远赴万里由天师道宗堂来胶澳赴任,理应拜访一下,亲近、亲近才是。”

    青枢没想到传闻中性子内向,只一意呆在实验室里做研究的张初九竟然还有如此谄媚的一面,脸上不觉露出一丝鄙夷来。

    可又想到临行之时高祖叮嘱的‘一定要戒除傲气;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之类的话,心中一动,默默想到:“这张初九虽然半废了,可是据说人脉极广。

    尤其和华家一位贵女关系暧昧之极,能得其全力之助。

    而且又是因为混元洞宋舍的吩咐为国效力伤了根基,因此又佷得宋舍的照顾,说起来倒也还有些价值。”

    有价值又主动示好便没有往外推的道理,青枢想着想着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侧身一让道:“既如此便进来吧。”

    张初九见状急忙迈步进屋,待到房门关死,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了下来,脑海中暗暗想到:“这事算是成了。”,表面却环顾四周,开口赞道:“道兄居所清净、雅致、清新、脱俗,真是有道之士。

    实在难得啊难得。”

    青枢闻言看了看自己装修的充满了潮流感觉,一应高级家电俱全的客厅,一时间只觉得无法回答,只能干巴巴的道:“我这个人信奉道法自然、随性而为,所以倒也不太注意什么清修、刻苦之类的戒律。”

    “那是道兄的真性情,”张初九话锋一变恭维道:“古语有云,‘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吗,哈哈哈哈哈。”

    青枢听到这番话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说道:“据传闻这句古话可是青玄师兄称赞过你的,怎么现在张讲师要转赠给我了吗。”

    张初九闻言脸上一僵,露出一闪即逝的五味杂陈之色,叹了口气,似乎真心流露的说道:“大约两年半以前,青玄道兄的确这样称赞过我,后来便许了尊家近支旁系的贵女下嫁。

    当时小道也是意气风发,感觉自己算是天纵之才、一时之选,谁知道后来命运多舛,伤了上进的根基,没落了下来。

    最近两年虽然伤势没有恶化,却也没有丝毫见好的意思,只能是挨着,这才来找道兄就是想,想,想求道兄能出手相助。”

    “我能有什么办法?”青枢不置可否的笑笑,淡淡的说道。

    “我听说道兄出身七夷山张家嫡脉餐风堂一系,”张初九根据自己百年前的记忆,用一种充满渴望的语气说道:“颇擅炼丹、制药,其中有一味‘龟鹤延元丹’专能弥补修行人的亏空…”

    “这‘龟鹤延元丹’乃是我张家秘药之一,”青枢眼睛一亮,厉声打断了张初九的话,“等闲之人连名都没听过。

    你是怎么知道是我餐风堂炼制的?”

    张初九尴尬的笑笑,支吾的答道:“我就是无意间听旁人说了那么一句,记在了心里。

    具体是听何人说的却是忘了,嘿嘿,忘了。”

    青枢闻言眉头一皱,就想要呵斥张初九说出真相,可转念一想自己其实并没有拿捏张初九的手段。

    此时张初九在自己面前姿态甚低只不过是有求于人,不得不卑躬屈膝而已,若真是惹恼了他一拍两散,却是谁也不怕谁。

    那可就没吃上羊肉反惹得一身骚了。

    有了这顾虑,青枢的脸色很快便重新缓和了下来,慢条斯理的说道:“这‘龟鹤延元丹’的确能补人亏空,尤其对伤了修行根基之人颇有奇效。

    只不过张讲师你的根基可是被‘上古禁制’所伤,顽固异常,弥补起来不是一丸、两丸药能救得好的。

    否则的话恐怕青玄师兄早就主动替你讨要一瓶,卖个人情了。”

    张初九沮丧的说道:“我就是知道这一点才没去找青玄道兄求助,而是来求青枢道兄您。

    我知道您是餐风堂正选的继承种子之一,爷爷又是餐风堂现任堂主张璇玑仙姑最宠爱的幼子,在旁人看来一丸难求的‘龟鹤延元丹’,想要多少便有多少…”

    “你倒是真为弥补自己的根基费了心,”青枢皱皱眉头再次打断了张初九的话,“竟然探听出了如此多的秘闻。

    你说的不错,‘龟鹤延元丹’虽然珍贵,但在我看来却不算什么,可我为什么要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全能跨界王〕〔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太古魔帝尊〕〔蜜爱来袭:老公大〕〔直播快穿之打脸成〕〔主宰漫威〕〔超级种帝王系统〕〔医本正经:三小姐〕〔异界秦魂〕〔变身大小姐的混世〕〔前妻有毒:总裁复〕〔庶子无双〕〔赵尸王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