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少帅又吃醋〕〔仙帝归来混都市〕〔我在娱乐圈修仙〕〔重生之胖子在大唐〕〔回到北宋当大佬〕〔超强兵王在都市〕〔神帝归来〕〔我要做阎罗〕〔我给阎王当助理〕〔修真之重登巅峰〕〔这个雏田有点冷〕〔思念逆流成河〕〔微笑的你很美〕〔第一赘婿秦立〕〔十九重帝狱〕〔他在时春光明媚〕〔我在凡间扫垃圾〕〔岳风柳萱小说〕〔总裁婚期惹人爱宫〕〔绝代风华之末世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三百五十九章 背影
    即便蓝星在外神格赫罗斯的威胁下,治安情况急剧恶化,一次性死亡上千人的邪教祭祀事件仍然非常罕见,性质恶劣到了极点。

    听到汇报,负责华夏东闽全省邪教取缔工作的老人大惊失色,竟连手下都不招呼便第一时间冲出指挥车,疾奔进了农庄。

    来到事发现场,望着满目枯骨,他身躯先是僵直的无法动弹,之后双脚竟无法支撑身体重量般,向地面倒去。

    不远处的少女警官见状,一个箭步跨越10余米的距离,蹿到上司身旁,扶住了他。

    老人稳住了身形,却孩子般老泪纵横的哭泣道:“这一千多人无辜丧命,是我单全德无能,没能做好工作,辜负了国家交付的重责。”

    此时蓝星一统,国家这个概念都已经不复存在,又何来辜负之说。

    但老人极度自责之下,真情实感的流露却分外打动人心,少女急忙劝慰道:“单厅,您这两个月每天连5个小时都睡不到,救火一样的整天领着我们出动,扑灭邪教犯罪,这还不尽责的话,什么是尽责。

    出现这么恶劣的事故,完全是大形势造成的,神仙也解决不了,您就别太…”

    “我以前是军人,现在是警察,”老人摇摇头,打断了少女的话道:“完成上级交付的任务是天职。

    完不成的话,无条件就是失职。

    这次行动过后我会提交辞呈,对这次南平农庄邪神祭祀事件负责,只希望未来你们能把我未尽的使命好好完成。”

    对于很多身居高位的人来说,所谓的政治生命也是‘生命’。

    单全德主动表态引咎辞职的方式把责任全都揽在了自己身上,等于自我了断政治生命,实在是高风亮节令人敬佩。

    因此手下们知道他的决定后又是感激,又是愧疚,却因为都知道单全德说一不二的倔强脾气,连劝说的话都不能讲,心里憋了一团火似的烧的发慌。

    “情报组,把所有的情报汇总都给我来一份,还有今天行动时的一切影像、文字记录,”其中脾气最火爆的徐精忠实在按捺不住心中达到燥意,突然面红耳赤的吼道:“今天分析不出个结果,抓住事故的元凶来,我就留在现场不走了。”

    压抑、昏暗的夜空下,站在徐精忠身侧的一个白白胖胖,肩膀同样挂着1级警督警衔的同侪闻言,沉思着道:“老徐,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但是一般这种邪教祭司活动发生群死、群伤事件,罪犯99.99%都是组织者。

    而咱们这个事件的组织者明显已经身亡,还有这种上千人死亡后短时间内完全脱水,变成易碎骷髅的情况一看就涉及到邪恶干预。

    只从表象看就是发生了活祭现象,真要追究的话,凶手就是邪神…”

    “一般情况下是就一定是吗,”徐精忠似乎对于白胖警官的理性分析不太认可,本着脸插话道:“我却觉这次事故并不简单,需要详细的调查之后才能定性。”

    说话间,有警员报告情报已经汇总完成,徐精忠不再作声,大步朝指挥车走去。

    少女警官见状想了想也回了指挥车,没料到刚上车就见显示台上投射的一个隐隐有些熟悉的模糊背影闯进了眼帘,不由一下愣住。

    徐精忠精神都投放在汇总的情报上,并没有发现年轻同侪的异样。

    几秒钟过后,少女脸色阴晴不定的回过神来,悄然深呼吸着稳定了一下情绪,来到徐精忠身旁调出投影的说明,发现上面赫然写着,“投放照明弹时无人侦察机同步拍摄的现场图像”。

    少女查看说明的举动引起了徐精忠的注意。

    他头也不抬的轻声说道:“翟队你也觉得这个背影非常可疑吗,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只可惜拍摄图像的时机太晚,只模模糊糊的拍到了一个背影,没什么辨认价值。

    如果我们的人手充足一点,能把整个农庄围住,也许,哎,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亡羊补牢看有没有什么其它线索了。”

    少女闻言脸上露出挣扎之色,最终却只干巴巴的点点头应和了一句,“是啊徐队,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实在说明不了什么。”,便不再作声,沉默着继续查看起其它情报来。

    与此同时南平市区,张初九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巨型连锁快餐店,选了一个边角的卡座填饱肚子后,趴在餐桌上闭上双目,同时运转地藏当归、青木化生两大神通化身木石,并将‘五行珍藏’中的土、木二藏埋于地下,一个汲取大地能量;

    一个悄然吞噬百米外南平植物园的木气精华,意识陷入了无我之境。

    但凡整天不歇业的连锁餐厅,每到晚间都会聚集一些因为种种原因无家可归的露宿者,所以他的举动并不出奇,也没人去打扰。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的缓缓流逝,转眼到了深夜。

    伤势痊愈、生物能也恢复到饱和状态的张初九终于苏醒了过来,如释重负的直起身子,正想要起身离去却一下愣住。

    “难道穿越折叠空间时受伤太重,”眨眨眼睛,又用力揉了揉,发现对面的人影并未消失,他错愕的想到,“伤了脑子出现幻觉了。

    可为什么会幻想到大刀贼的身上,这不是疯了吗。”,下意识伸手扭了扭对面人影的面庞,只感觉一片滑腻。

    “你是活得真人?”瞪大眼睛,张初九脱口而出道。

    看到他和记忆中相差无几幼稚、白痴的表现,不知道什么翟丹本来焦躁的心情变得轻松了许多,伸手弹了张初九一个脑崩道:“我好端端坐在你对面,当然是活的真人了。”

    “哇,还有这样的巧遇,真是有缘啊,老同学。”张初九眨眨眼睛,心中暗暗叫苦,嘴巴里却干巴巴的说道。

    翟丹闻言面无表情的说道:“咱们可不是巧遇,而是我通过警局里的天网系统特意查询,没想到竟然真的在南平找到了你的行踪。

    从更新的个人情报看,你现在不是应该在银河西南边境军区服役吗,为什么还留在蓝星,还在死亡千人以上的邪祭现场出现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佛系反骨(快穿)〕〔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末世理科男〕〔篮坛鞋皇〕〔玩家超正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