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婚簿〕〔偷爱〕〔怨灵游戏〕〔末日淘宝店系统〕〔奋斗在洪武末年〕〔诸界巅峰〕〔大新请我当皇帝〕〔超神学院之守护银〕〔妖孽狂医俏总裁〕〔传说什么的不可能〕〔医言难尽,老公要〕〔乱语日记〕〔农门女医〕〔玄摩诀〕〔我的神话生涯〕〔极品透视魔医〕〔春秋武神〕〔我不是打酱油的〕〔英雄联盟之巅峰回〕〔星河主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三百六十六章 傀儡
    五行珍藏中的土藏入地,张初九便发现七夷山地下的大地能量,无论是质量还是流转速度都与蓝星其它地方的截然不同。

    短短20几分钟的时间便辅助他恢复了所有的生物能。

    而重获足以应对绝大多数意外的力量后,张初九悬着的心也就放回了肚子,站起身来,漫步来到呆若木鸡的青玄面前,调动体内黑暗力量,周身发散出邪恶辐射,侵入了猎物已经满是漏洞的灵魂,尽情窥探着这位七夷山张家嫡脉年轻一辈佼佼者的心灵印记。

    几个呼吸过后,青玄30几年的人生便在张初九的脑海中走马灯似的掠过了一遍。

    如果是普通人或者一般超凡者,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接受如此之多的讯息,恐怕精神早已崩溃,变得分不开幻想和现实的区别。

    可对于高居进化链最顶端,生命本质能够与最强悍的外神相提并论的张初九来说,区区凡人几十载的记忆实在构成任何威胁。

    依照本能的支配,他自然而然用一种‘俯瞰’的角度,浏览着青玄的记忆,尤有闲心的想到:“青玄这家伙果然像狗哥说的很受张独峰的器重,明明在闭关受罚,宗门有什么重大行动还是有人跟他暗通消息。

    说起来张独峰这老匹夫,在爷爷心中比当代天师张思玄还要歹毒的多,可谓宗家嫡脉第一坏种。

    现在既从青玄记忆中窥探出他诸多私密,倒不妨先收点利息。”

    思索至此,张初九将自己的心灵触角抽离了青玄的灵魂,无意间瞥见他呆滞的熟悉面庞,心中突然有些触动,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道兄啊道兄,虽然你心底一直都是居高临下的看我,把我视为棋子,但明面上却一直待我不错。

    本来吗我这人一向信奉‘论行不论心’,你心里再瞧不起我,只要不表现出来,咱们便相安无事,只不过不能变成真正的朋友而已。

    可这世间有一个人也只有那一个人,却能够让我放弃原则、背离意愿,竭尽全力依从他的心愿做事。

    而这个人最大的敌人恰恰就是包括你在内的七夷山张家嫡脉宗亲,所以实在了对不住了。”,之后异化为外神伊格罗纳克的形态,撕裂了青玄的灵魂,抹去了他的自由意志,将其不可逆的转变成了自己的傀儡。

    这种邪恶手段乃是‘伊格罗纳克’掌握的独一无二的异能,乃是张初九完成最终蜕变,重新进化为超凡生命后,尝试异化为伊格罗纳克状态时自然掌握的能力。

    施展此种异能将智慧生命改造成傀儡时,他必须变化为外神伊格罗纳克之态,但完成了傀儡转变后却可以在任何状态下自如的操纵傀儡。

    因此张初九很快便回复了人形,用心灵触角操纵着青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套浆洗干净,没有任何装饰的素青道袍递给了自己。

    尔后他将青袍穿在身上,一心两用的一边自己迈步前行,一边驱使青玄也施施然的离开了山洞。

    两人一心两体的上了山道,张初九并未沿原路返回七夷山主峰峰顶,而是操控着青玄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团雪色轻纱,丢在地上化为一朵白云,权当交通工具,载着两人腾空而起,朝仰日堂所在的‘烈阳峰’峰顶飞去。

    若是平时,一个受罚闭关的弟子哪怕再是真传弟子、受冤屈、有特殊背景,这么堂而皇之的违背门规离开闭关之所,也必然会受到阻止。

    可今时今日,在外神格赫罗斯威胁之下,七夷山张家的中坚力量已被华夏政府抽调一空,留下来的人,要就是实力和地位和青玄相差极远的内门、外门弟子,根本就不敢出头;

    要不就是老朽不堪,明知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的道理却还是连政府的征召都不愿响应,留在宗门里等死,除了境界突破多谋几年活命外,什么事情都不愿意管的‘前辈高人’。

    所以根本就没人阻拦青玄出关。

    就这样,上面站在白云法器上一帆风顺的横跨上万米的距离,不过一会的功夫张初九和青玄便一起飘飘悠悠的落在了烈日峰顶正中央一座,古朴无华的方形高台上。

    张初九知道这时一定有人在盯着自己,便装出恭敬肃立的模样,亦步亦趋的紧随在青玄身后下了云彩。

    之后他驱使着青玄的身体将白云法器收了起来,眉头深锁的高声喊道:“今日是那位师伯、师叔在峰顶值守啊,还请现身一见。”

    话音落地,采光异常充足,以至于脚下洁净岩地都因为反射阳光而显得熠熠生辉的仰日峰顶,一个身高不足150公分,身体干瘦,嘴巴四周生长着一撮撮稀疏胡子的中年道人,突然像是撕裂空间般,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张初九的面前。

    但他却像是根本没有看到张初九一般,只不住用眼睛的余光偷偷打量一旁青玄的神情变化,苦笑着道“青玄贤侄,你怎么出关了?”

    从青玄的记忆中搜索到中年道人的情报,知道他只是天师道内门弟子,出身宗家庶脉,张初九控制着青玄面无表情的指了指自己,开口答道:“师叔,不用紧张,我并非私自出关,而是这位师弟奉了独峰师祖的令喻放出关的。

    你也知道因为青枢的事情,餐风堂璇玑师姑祖不愿轻饶了我,所以师祖才没沿着正途传下法喻,而是私下里传口谕放我出关的。”

    这番话合情合理,听得中年道人放下心来,明显松了口气道:“师侄莫要怪我刚才多嘴,实在是我这名分,按照道理讲根本没资格充当宗门一峰值守。

    现在因为如你一般成气候的真传弟子都被政府征召了去,才沐猴而冠勉强当了这差事,却名不正言不顺的如履薄冰…”

    “好了,师叔,我能理解你的难处,”听他似乎想要滔滔不竭长篇大论的解释下去,张初九不耐烦的驱使着青玄打断道:“就不必多解释了。

    这次政府面临绝大危机征召各方传古势力,既是危局也是机遇。

    师祖瞒着其他人暗中放我出关,为的就是让我趁此机会努力把失去的一切夺回来,你可能理解其中的用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烈焰狂兵〕〔万界次元商店〕〔万古界碑〕〔佛系反骨(快穿)〕〔冷兵时代〕〔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我在墓地埋死人〕〔星卡大师〕〔吞海〕〔景少的二嫁甜妻〕〔魔王逃跑计划〕〔快穿之不当炮灰〕〔张绣黄月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