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灵婚簿〕〔偷爱〕〔怨灵游戏〕〔末日淘宝店系统〕〔奋斗在洪武末年〕〔诸界巅峰〕〔大新请我当皇帝〕〔超神学院之守护银〕〔妖孽狂医俏总裁〕〔传说什么的不可能〕〔医言难尽,老公要〕〔乱语日记〕〔农门女医〕〔玄摩诀〕〔我的神话生涯〕〔极品透视魔医〕〔春秋武神〕〔我不是打酱油的〕〔英雄联盟之巅峰回〕〔星河主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煞气逼人 三百六十八章 得逞
    两丈见方的古拙道坛在符咒的催发下缓缓裂开,显出一道直通地下的白玉台阶。

    那玉阶方方正正,毫无修饰,两旁临壁却立着无数栩栩如生的道家神仙石像,其中既有民间常见祭祀的上、中、下洞八仙,也有五丰将军、鸠山童子之类只见诸于古籍典故中的生僻神灵。

    而开启密藏门户后,中年道人神情不仅没有变的轻松,反而紧张起来,停住了吟诵,将手里的令符捧在胸前,扭头望着青玄道:“师侄,我在宗门里的位分低,从未进过密库,只听说内里法阵密布,就连通道两旁的石像都暗藏玄机,随时可能活化,杀人御敌。

    在里面一步走错就是万劫不复、形神俱灭的下场…”

    “师叔放心,其他堂口的密库不说,咱们仰日堂的密库,我还是进过几次的。”青玄摆摆手插话道:“里面虽然戒备森严,但按着规矩行事便万无一失。

    你们作为值守,只管走在前面用令符开路就是了。”

    中年道人听到这话似乎放心了些,朝传香、悟示两人示意了一下,3人便一起小心翼翼的并排走进了密库地道中。

    张初九见状迈开脚步的同时操纵着青玄一起,紧随其后进了甬道。

    按照规矩讲,他既非值守也不是选宝之人,是不可以进入密库的,但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又怎会有人阻拦。

    不过张初九毕竟生性谨慎,又深知‘行路百里九十且过半’的道理,所以除了故作无知的跟随在青玄身后进入密库密道外,并未其他异样的举动。

    毕竟仰日堂密库就算比不过天师道主峰的宗门宝库富有,也是七夷山张家七大嫡脉之一,万年积累的底蕴所在。

    青玄虽然是堂口年轻一辈的真传种子,恐怕也不可能尽窥其中防卫之秘,如非必要行事还是小心些好。

    就这样一行人顺利的沿着甬道下行,通过5、6重禁制门户,走进了一座深埋在地壳百丈以上的洞窟之中。

    那洞窟长、宽盈里,天穹、地面、连同四壁雕刻着繁杂的法阵,光华自散仿佛不似人间。

    内里放置着无数法器、法宝、功法秘籍、炼器材料、丹药、丹方…等等修行珍宝,按照品级悬于空中,大致是底下的比较寻常,越往上便越珍贵。

    看到如此之多梦中都不敢期望拥有的宝贝出现在眼前,中年道人和传香、悟示不由的愣在当场,数十年修炼磨砺的明心见性功夫,变得简直不堪一击。

    而瞥见他们3人如痴如醉中带着极度渴望的目光,张初九感觉时机已至,驱使着青玄突然出手,以剑指功夫偷袭,瞬间封住了神情恍惚的中年道人和传香、悟示脑后要穴。

    之后他调动体内黑暗能量,化为外神伊格罗纳克之形,轻而易举的将已经丧失神智和抵抗意识的中年道士、伊传香、悟示3人的精神污染,转变成了自己的傀儡。

    计划一帆风顺没有丝毫波澜的初步完成,张初九长松了口气,望着自己面前4个雕塑一样的战果,心中得意的想到:’“有这些污染源的话,应该足够了。

    接下来就是乘火打劫之后,赶紧脱身返回联盟西南边疆了。”,驱使着麾下傀儡开始收取密藏中的宝物。

    跨越折叠空间时除了和张初九灵魂相融的‘叁生鼎’外,其他任何储物装备都会粉碎。

    而‘叁生鼎’和一般储物装备的特性不同,除了可以容纳成形的法器、法宝以及普通造物材料,对许多种没有经过特殊加工的‘幻想原材’不能储存。

    如此一来,张初九只能先将密藏里能够收取之物全都藏进鼎中,接着开始费时费力的用墨家秘传手法,对那些不能储藏的稀缺原材进行加工。

    没想到他刚忙碌了几分钟,也不知触动了什么机关,通往地上的甬道突然关闭,同时密库四壁法阵的光芒开始急剧提升,并有某种不知名的深幽异响从头顶传来。

    张初九察觉情况不妙,丝毫没有犹豫,直接全力调动体内黑暗力量,化身成了‘死兆’格赫罗斯的形态。

    冥冥中某些宇宙法则顿时开始重新运转起来,整个蓝星空间越来越猛烈的排斥张初九的存在

    而这种斥力层次,远远超过区区七夷山仰日堂密库法阵力量。

    瞬间便撕裂密库虚空,折叠宇宙,强行将张初九抛回了自己穿越空间的起点,¢&0079星赤洲基地外的沙海废城。

    而在蓝星所在的太阳系边缘,警觉的格赫罗斯再次发现有人窃用自己的权威穿越星空,马上凭着事前预备锁定了其原始位置,得意的嘶吼道:“逮到你了亵渎者,逮到你了。

    等着、等着吧,死兆很快便会降临到你的头上,很快便会!”,抛下蓝星朝星空深处飞去。

    虽然咒骂张初九为‘亵渎者’,但已经生存了亿万年之久的格赫罗斯很清楚,一个可以共享自己权能的存在意味着什么。

    是可能取代自己的新生外神,是不将其收服或者杀死就永不能安心的致命‘病毒’。

    和这种威胁比较起来,蓝星上暗藏的可以操纵时间的未知生灵,实在算不了什么,毕竟前者关系着格赫罗斯未来的生存状态,而后者只是祂受到好奇心或者说贪婪心的驱使,想要搜寻的对象而已。

    只是格赫罗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两个目标所指的生命,竟然是同一个蓝星人

    而其中的关节张初九却早已心中有数。

    只是他猜不出格赫罗斯的脾性有多顽固,预测不出格赫罗斯发现可以共用自己威能的存在后,会不会马上将蓝星丢在一边,追狩未来的致命威胁,所以之前才会无法确定自己的计划能不能100%解除母星的危机。

    不过现在一切却已尘埃落定。

    眼前一黑,天旋地转之后四周的景物粉碎、变幻,全靠自体能量跨越重叠空间之门的张初九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联邦西南边境土著的红白姐妹家,并在恢复人身昏厥前的最后一刻,感应到格赫罗斯重新开始了星际遨游,嘴角不由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烈焰狂兵〕〔万界次元商店〕〔万古界碑〕〔佛系反骨(快穿)〕〔冷兵时代〕〔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我在墓地埋死人〕〔星卡大师〕〔吞海〕〔景少的二嫁甜妻〕〔魔王逃跑计划〕〔快穿之不当炮灰〕〔张绣黄月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