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觉醒——不朽的灵〕〔我有一张沾沾卡〕〔绝地求生之杀神系〕〔给女装大佬递茶〕〔神医弃女:邪王嗜〕〔战争世界马旒斯〕〔逆转重生1990〕〔大唐司刑丞〕〔怪物乐园〕〔执局〕〔东汉末年枭雄志〕〔都市全能奶爸〕〔红包来袭,忠犬萌〕〔北亭奇案〕〔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仙宫〕〔穿越星际:妻荣夫〕〔谋明天下〕〔重生之绝世至尊〕〔这,就是篮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0192章 丑陋的人心
    ,精彩无弹窗免费!

    像是贩卖人口绝对是要判刑的大罪,又有谁敢明目张胆的这么做?

    黑市就是为了满足那一小部分肮脏的人类所存在,这里的人像是牲畜一样被人贩卖。

    当一部分还在为温饱所奔走的时候,那些本就有权有势的人则是变着花样的玩。

    一些上层名流,他们早就不在乎金钱,普通的女人他们司空见惯没有激情。

    于是一些有着特别癖好的人,例如恋童癖,例如同性恋,例如虐人。

    这些和寻常人不同的癖好在黑市之中就能得到满足,有人提供货物,买家则是买走他们所需要的。

    那些被沦为货物的人没有人权,一般来这里的人都是心理变态的。

    他们会用各种手段玩弄自己买的货物,要是腻了就送给别人,有些则是像养家畜一样。

    反正他们有的是钱,尊严什么的早就没有人在意。

    苏锦溪没有想到白小雨和苏梦竟将她送到了这样的船上。

    明天就是自己和司厉霆的大婚,苏锦溪欲哭无泪,她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让自己来承担这些?

    不管是苏梦还是白小雨,她也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两人一点不好的事情。

    恨意在心中滋生出来,如果她能平安活着逃出去,她一定不会放过那两人。

    口中被人塞住,笼子上再次被人罩上了黑布,接下来等待着她的就是被人买走的命运。

    周围的清净逐渐被喧闹所代替,四肢被束缚在铁笼中的她什么都看不到。

    苏锦溪听到有主持人介绍着“货物”,那语调像极了购物频道的那些主持人推销商品。

    讽刺的是这个世上竟然还有这样的一个地方,卖的不是其它东西,而是人!

    她本以为人吃人的社会早就不存在,此刻她才知道,只要有人存在的地方,人心都是肮脏无比的。

    苏锦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在笼中越听越愤怒,究竟是谁他们的胆子,将活生生的人卖掉?

    听着“货物”一个又一个被买走,她竟然还成了压箱之作。

    “接下来就是我们今晚的压轴,我们给她取名为天使的诱惑。”

    苏锦溪感觉到自己的笼子被推了出来,下面有男人的声音不断传来。

    笼子上的黑布被人给拉开,刺目的光芒照进了她的眼睛。

    她睁开眼睛看着台下,不仅是“货物”被戴上了面具,就连买家也是一样。

    略一思索她就明白了,那些有钱有势的人虽然做了龌龊之极的事情,却还不想被人发现。

    所以他们都戴上了面具,就算是遇上熟人也不用怕。

    即便是遇上熟人也不会相认,所谓的道德就被这一层面具所遮。

    苏锦溪冷冷的看着那些面具人,她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人,而是一群群野兽。

    其中除了男人之外,还有一些是女人。

    呵,原来变态的除了男人,还有女人。

    她倒是忘记了,这里的“货物”除了女人之外,也是有男人的。

    白小雨和苏梦一定也戴着面具站在这下面看着她的一举一动。

    苏锦溪听到一声悲吟的惨叫声,她寻声看去,有四五个男人将一个少年剥光了按在桌子上。

    这几人有暴露癖,喜欢别人看着他们,那个戴着面具被欺压的少年显得那么弱小。

    场中有些人在围观,有些人则是看着自己,看着自己的男人一双双眼睛就像是火焰一般。

    苏锦溪咬着唇,不怕是不可能的,看到不远处那个被折磨的少年,她怕自己也是那种下场。

    嘴被人堵着,苏锦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恐怕司厉霆还不知道她已经被卖的事情。

    主持人还在继续介绍着她,从她的身高和体重三围全都介绍了出来。

    苏锦溪低头看到自己身上穿着一套白色轻薄的衣服,穿得如此少的她暴露在这么多人眼中,苏锦溪觉得十分屈辱却又无可奈何。

    手指紧紧拽着铁链,心中默默祈求着上苍让她顺利度过这一劫吧。

    她并不知道自己这个模样是有多勾人,虽然戴着半截面具。

    但从她裸露出来的肌肤犹如白瓷一般细腻,黑色的长发随意撒落下来。

    傲人的身材以及不盈一握的纤腰,就连每根脚趾都在勾人。

    有时候全露并不是最好,她这样的犹抱琵琶半遮面才是最吸引人的。

    主持人将她捧的天上没有,凡间仅此一人,好以此来抬高她的价格。

    “这么好的身材,又长着一张绝世容颜的脸,她的价格超过了我们有史以来最高底价,五百万起拍。”

    大家看看苏锦溪的身材和肌肤,又听到主持人这么吹捧,都按捺不住自己的心。

    “五百万的底价?有没有搞错,不如将她脸上的面具摘下来,让我们看看值不值得这个价再说吧。”

    “就是,人家最高价才五百万,她底价就要五百万,万一物并没有所值怎么办?”

    苏锦溪心脏一紧,要是现在被摘下面具,她这辈子就不用活了。

    刚刚开口的那人她觉得耳熟,一定是之前接触过的某位总裁。

    今天来的人肯定都是商场上的熟人,一旦摘下面具,就算她没有被人如何也会被人指指点点一辈子。

    即便是司厉霆不嫌弃她,别人也会在背地里嘲笑他娶了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

    苏锦溪可以不在乎自己,她不得不在乎司厉霆。

    就在她心悬起之时,主持人接下来的话让她暂时放松了一下。

    “各位买家很抱歉,我们这里的规矩从来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人,除非买家自愿公布,否则绝对不当众揭开面具的。”

    这一层面具也成了大家的遮羞布,成为“货物”的来源有很多种。

    其中有自愿的,但也有和苏锦溪这样被人用不正当手段送来的。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这里制定了这个规矩,也是这个规矩保住了苏锦溪的颜面。

    大家急得抓耳挠腮,这个女人之所以被定为这样高的价格,那么一定物有所值。

    “好,竞拍现在开始,五百万的底价,大家可以往上加价了。”

    此言一出,很快就有人开价,“五百五十万。”

    “六百万。”

    “七百万。”

    出价的人越来越多,苏锦溪的心也紧紧揪着。

    她希望是一个好人买下了她,至少她可以有谈判的机会,如果是为钱,司厉霆那里有很多。

    在角落中一位身穿蓝色西装的男人面具下一张不屑的脸,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杯。

    声音淡淡开口:“这就是你说的谈合作?”

    虽然不大,却带着冰冷的威严声。

    他对面坐着的男人一脸堆笑,“顾少,我要不这么说你怎么会上船?

    我听说你回国以后不少大家族的千金都来见过你,顾少连看都不看一眼。

    想着那些大小姐肯定不和你的胃口,不如吃点野味如何?”

    生意场上求人就需要投其所好,酒和钱要是都没有用的话,那就只有女人最管用了。

    费尽心机将顾少请上船,为的不就是g公司的项目合作么?

    谁知道这位顾大少爷从上传到现在,愣是没有一点感觉,压根就没有正眼瞧过那些“货物”。

    很快价格已经到了一千万,场中的主持人却还嫌不够似的。

    “看样子大家对这位大美人不太感冒啊,来推近些给他们看看。”

    苏锦溪的笼子被推近了些,这样的位置前面的男人伸手就可以摸到她。

    也许是戴着面具的原因,还真的有人伸手摸了她的脚一下。

    吓得苏锦溪叫了出来,只可惜嘴被塞住没有声音。

    “好滑的肌肤,这么近距离的看都没有任何瑕疵。”

    “真是这样?我也摸摸看。”

    男人们就像是丧尸一样纷纷伸手进笼子里摸她,更有甚者直接拉掉了她身上的那一层轻纱。

    她的上身就只有一点遮挡而已,虽然穿比基尼的人比比皆是,但苏锦溪已经被吓的花容失色。

    她仓皇在笼子中躲避,此举更是刺激那些男人,一个个不停的伸着手。

    苏锦溪这才见识到人心的可怕,泪水在眼中打转。

    三叔,救我,救救我。

    “顾少,你看看这个怎么样?她可是今天的压轴呢。”

    顾少看着被男人哄抢的女人,眸光越发冷淡,这些人戴上面具就为所欲为,骨子里的丑陋却摆脱不了。

    这样的事情他不是第一次看到,也不是最后一次。

    富人们每天变着花样的玩,他制止不了,只能规范自己不去做。

    至于救人他更不会,他不是做慈善的,天下有多少受害的人?要是一个一个救,他怎么救得过来?

    况且有些人还是自愿的呢,从前他无意中救了一个他看似可怜的女人,谁知那人也是一次为乐,还怪他扰了好事。

    慌乱的场景他不想再看,正准备起身离开,突然看到女人腰间有一个蝴蝶胎记。

    顾南沧彻底愣在了当场。

    “顾少,你看看这个女人怎么样?”

    “你帮我看看,她的腰上是不是有一个蝴蝶胎记?”顾南沧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生怕是自己看错了。“是的,有一个蝴蝶胎记呢,好神奇,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胎记,哎,顾少你去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恃宠而婚:骄妻宠〕〔玄幻之躺着也升级〕〔重生之名门锦绣〕〔透视神医在都市〕〔超级兵王俏总裁〕〔道君〕〔我师叔是林正英〕〔佛系反骨(快穿)〕〔最强寻魔书商〕〔这个娘娘有点懒〕〔山村最强小农民〕〔野心家〕〔奶爸圣骑士〕〔网游之绝缘体〕〔汉祚高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