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嗨,我的守护神〕〔勇者降临异世界〕〔诸侯崛起之大枭雄〕〔游戏入侵诸天〕〔去地府做大佬〕〔影后来袭:慕先生〕〔快穿:反派,别黑〕〔快穿之心愿满足系〕〔缠绵入骨:总裁追〕〔世界末日了和我真〕〔影后是妖:绯闻对〕〔领主攻略〕〔我在木叶冲会员〕〔平定江湖〕〔重生颜娇〕〔吞海〕〔这个主神有点懒〕〔神医嫡女:帝君,〕〔带着妹子去修仙〕〔王者时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0193章 怎么是你
    ,精彩无弹窗免费!

    顾南沧没有想到自己找了这么久的妹妹竟然会阴差阳错在这里遇上。

    此刻她是那么孤立无援,犹如笼中鸟一样失去了自由。

    锦儿别怕,哥哥来了。

    “三千万。”

    顾南沧突然叫价,刚刚还停留在一千万直接就加价到三千万。

    可想而知这个男人是存心要拍下这个女人了,一般遇上这种的大家都不会抢。

    男人直接大幅度提高价格,可见是势在必得,又何必继续抬价?

    反正来这里的人只是为了刺激,不过一个玩物,谁知道干不干净,有没有被人玩过。

    主持人继续道:“三千万一次,三千万两次,三千万三次,成交。”

    顾南沧当场签下支票递过去,笼子的钥匙被主持人交到他手中。

    “这位先生,今晚咱们的压轴就是您的了,请您慢慢享用,我们为您特地准备了豪华套房。”

    哪怕主持人已经知道他是谁也不会暴露,大家来这里最大的好处就是保密。

    戴上面具他们是野兽,取下面具换上西服又是公司老板,所有的肮脏都掩埋在了黑暗之中。

    苏锦溪已经吓得流出了泪水,看着面前这个身形有些眼熟的人。

    刚刚顾南沧开口的时候她沉浸在躲避其他人的触碰之中,没有听到男人的声音。

    她并不知道面前这个戴着面具的人是好还是坏,他和其他人一样,都是野兽。

    笼子被打开,顾南沧心疼的看着禁锢着她的铁链,手腕和脚腕细腻的肌肤都被铁链刮的一片通红。

    顾南沧不知道自己这个从未见过面的妹妹究竟发生了什么,看到她眼中噙着的泪水就知道她并非本意。

    心中几抹愤怒几抹心疼和几抹自责,他为什么不早点找到她,让她白白受了这么多的苦?

    苏锦溪大眼之中全是警惕,男人替她松开了镣铐,她睁眼便对上他的瞳孔。

    正好看到他眼中的心疼,男人的眸子有些熟悉,仿佛在哪见过,难道他是自己认识的人?

    一想到这里苏锦溪心中燃起了希望,只要是认识的人,说不定自己就能逃出这一劫。

    顾南沧脱下西装外套裹住了苏锦溪的身体,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却给了苏锦溪莫名的安全感。

    如果他真的只是将自己当成货物,那么他何必多此一举关心自己?

    顾南沧一把将她抱起,苏锦溪并没有反抗,而是倚着他抱着自己,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离开。

    看到苏锦溪被顺利拍走,白小雨和苏梦也放心的乘坐快艇离开了邮轮。

    此刻已经是夜里两点,现在赶回去还来得急。

    白小雨仍旧有些不放心,“苏锦溪明天不会出现在婚礼上吧?”

    “放心,她怎么都不可能出现的,不要忘记了这上面的都是些什么人?

    不,已经不能称之为人,而是禽兽了。”苏梦脸上挂着笑容,终于解决了心腹大患。

    “说得也是,那些披着人皮的禽兽又怎么会放任自己的猎物逃离?

    猎物逃离也就意味着会曝光他们的罪行,恐怕苏锦溪这辈子都见不到阳光了。”

    “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只要没有了她,唐茗也就不会喜欢她。”

    “苏梦,我可告诉你,别以为我们这次联手就是一条船上的人。

    就算没有了苏锦溪,我们两也不是朋友,今日之后依旧是敌人,我不会轻易放手。”

    “正合我意!”两个结盟的女人在一刻又瓦解了同盟。

    游轮上。

    顾南沧抱着她的手还有身体都在轻轻的颤抖着,虽然没有人说话,一种特别的感情在两人之间萦绕。

    苏锦溪有那么一种感觉,男人抱着自己仿佛是抱着失散许久的珍宝,那么小心翼翼的捧着,不忍摔了。

    也许是太激动,以至于顾南沧都不好意思开口说话,生怕这只是一个梦,梦境一散就消失了。

    他不开口,苏锦溪也不知道如何开口,她只觉得这个人的怀抱十分熟悉。

    顾南沧把她抱进了一间房,这间房的布置那是十分尴尬。

    入门就看到一些铁链,除了铁链之外还有很多特殊道具,苏锦溪叹为观止。

    那些人不是一点点的变态,而是变态到了极致,那些所谓的道具在她看来更像是刑具。

    顾南沧小心翼翼的将苏锦溪放到水床上,他咽了咽口水,想要看到她的真容。

    手指朝着苏锦溪的面具伸去,苏锦溪下意识的一躲。

    “别怕。”他低沉着声音道。

    这人的声音好熟悉,好像一个人。

    因为顾南沧也戴着面具,苏锦溪并不知道他就是顾南沧。

    顾南沧的颤抖着手指摘下了她的面具,随着她暴露出来的容貌一点点露出,顾南沧嘴角的笑容也慢慢僵硬在了脸上。

    怎么会是苏锦溪!

    苏锦溪抓着顾南沧的手,“先生,我求求你放了我,我是被人用药迷晕了带上船的。

    明天就是我的婚礼,你买我的钱我先生会双倍给你的,我只求你能放了我。”

    要是别人还好,但这人是苏锦溪,她分明是苏家的女儿,顾南沧只觉得心中有一盆冷水淋下。

    难道胎记只是巧合?她根本就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小锤子,是我。”顾南沧取下了自己的面具。

    这世上叫她小锤子的只有顾南沧一个人,苏锦溪看到面具下那张熟悉的脸。

    “沧海,怎么会是你?”苏锦溪也十分惊讶。

    但是下一秒她就不淡定了,她看了看满屋子的特殊用品,顾南沧出现在这里,也就证明他也是那样的人。

    苏锦溪无法将顾南沧和禽兽联系在一起,可他要不是,这么会出现在呢?

    顾南沧看到苏锦溪眼神变化,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连连解释道:“小锤子,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是受友人邀约来谈合作,但没想到上的是这样的船,我不是那样的人。”

    苏锦溪仍旧有些将信将疑,“我希望沧海不是。”

    显然她的眸光中还是有些不信任,顾南沧觉得这下是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他张口本要解释自己拍下苏锦溪的真正原因,话到嘴边又迟疑了。

    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是苏家的小姐,万一苏锦溪不是,那又该如何?

    看来自己还得要进一步的查探才知道她是不是自己妹妹的事情。

    “小锤子,你明天就要结婚,怎么会在这里?”这是顾南沧很不能理解的事情。

    “对了,沧海现在几点了?”苏锦溪睡了一觉,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凌晨三点。”

    “都已经三点了,这里离岸多远?我要赶去结婚还来得急嘛?”

    “如果是乘坐船上的救生快艇离开,应该是来得及的。”

    苏锦溪跳下床,“沧海,你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

    知道她的时间紧迫,顾南沧也没有犹豫,“好,不过在此之前你先换件衣服。”

    苏锦溪点点头,还好这里的人都已经准备好了衣物,苏锦溪去洗手间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出来。

    “将这个戴上。”顾南沧将之前的面具戴到了苏锦溪脸上,这船上有熟人,要是看到苏锦溪出现在这里,还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

    “沧海,我多庆幸是遇上了你。”苏锦溪感叹老天爷没有放弃自己。

    如果今晚遇到的人不是顾南沧,还不知道她会发生什么事情。

    “你不告诉司厉霆一声?”

    一般女人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首要的难道不是找爱人倾述?

    “既然已经脱险,我不想让他担心,他最近本来就忙坏了。”

    想着司厉霆那张疲惫的脸,苏锦溪还真的不忍吵醒他。

    之前两人就约好了,为了让明天有充沛的精力,九点就入睡,司厉霆怕打扰苏锦溪,给她发了一条晚安。

    虽然没有得到回应,他也没有怀疑,以为苏锦溪睡着了。

    “你还是那么善良,有时候别人恰好利用了你的这种善良将你置之死地。”

    苏锦溪知道他说的是谁,眼里掠过一道冷意,“沧海,以后我不会再那么傻了。”

    “但愿如此。”

    看到总是被人欺负的苏锦溪,沧海也莫名有些心疼。

    对苏锦溪的感情有男女之情,也有哥哥对妹妹的疼爱,莫名就想要保护她。

    如果她真的是自己妹妹就好了,自己就可以一生一世保护她。

    顾南沧要求乘坐快艇离开,却被工作人员告知,船上的救生快艇被人开走了。

    要等救生快艇回来才能提前离开,至于邮轮靠岸也要在早上十点,这样的话完全来不及。

    苏锦溪着急不已,“沧海,你能不能调派一辆直升机过来?”

    “小锤子,并非我不能,而是这次的游轮不如上次的游轮那么大,不具备让直升机降落的条件。

    而且这里干的事情都是见不得光的,来直升机太惹人注目,所以主办方专门选择这样外表不起眼的游轮。”

    “那现在该怎么办?”

    “别急,我让人过来接我们,快艇一来一去需要一个多小时,我们到达岸边也就六点多,还来得急。”苏锦溪心急如焚,她又不想将事情告知司厉霆,“希望不会出意外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篮坛紫锋〕〔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豪门重生:全能强〕〔重生之名门锦绣〕〔魔王逃跑计划〕〔玄幻之躺着也升级〕〔我师叔是林正英〕〔驭鬼有术〕〔佛系反骨(快穿)〕〔霸道大叔宠甜妻〕〔透视神医在都市〕〔寻山问谷爱生花〕〔野心家〕〔超级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