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冲喜妻主:病夫很〕〔特种兵之万物提取〕〔超级贼王〕〔抗日之黄沙百战〕〔诺克提斯的王之军〕〔撩到没朋友〕〔抓住那个妖精〕〔末世之我为地狱主〕〔神豪剑尊〕〔霸道夫君是冥王〕〔武装召唤师之异世〕〔欧孜大陆〕〔我的咖啡味医生男〕〔龙影战神〕〔我的娇妻是鬼王〕〔天藏口〕〔血刃主宰〕〔三生三世别瑶池〕〔重生女帝:陛下,〕〔神医嫡妃有点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0200 死里逃生
    天才本站地址:(顶点中文).,最快更新!无广告!

    ,

    今天一天苏锦溪受了太多的刺激,还沉浸在之前司厉霆是自己表哥的震惊之中。

    现在顾南沧又说出自己不应该姓苏,她颤颤问道:“什,什么意思?”

    顾南沧知道苏锦溪经历太多打击,这会儿情绪还不稳定。

    他轻轻擦拭着苏锦溪的长发,放缓了口气。

    “锦儿,你不要着急,先深呼吸一口气,我慢慢告诉你。”

    在这种大悲大喜的时候,人的心理防线十分脆弱,顾南沧很是注重这些细节。

    苏锦溪做了做深呼吸,也许是顾南沧给她带来的安全感,她的情绪一点点稳定下来。

    “沧海,你说吧,我准备好了。”

    “锦儿,你知道为什么昨晚我会救你么?那时候你戴着面具,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你。”

    苏锦溪迟疑了一下才回答:“我以为……你和那些人一样,但你说你不是。”

    昨晚她就问过了,顾南沧嘴角上扬,想着昨晚一开始她看自己那鄙视的眼神。

    “锦儿,昨晚我只告诉你说我不是那样的人,但并没有告诉你真正的原因。

    我是被朋友骗上船,你出来的时候我本来是要离开。

    在离开之前有人扯掉了你身上的轻纱,你在挣扎间让我看到腰间的胎记。”

    苏锦溪摸了摸自己后腰的位置,“我的胎记,是了,在那一晚你喝醉闯进我们的主卧正好碰到我换衣服。

    当时你就在说什么蝴蝶胎记,你终于找到了之类的话,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你,你就昏睡了过去。

    那时候我只当你是喝醉酒的胡言乱语便没有放在心上,这个胎记有什么特别之处?”

    “当然有,因为我失散的妹妹腰间就有一个蝴蝶胎记,这次我回国的原因就是为了找到她。

    可我手中有关她的消息少之又少,那胎记又在腰间这种私密的地方。

    你说有大街上有几个姑娘会天天露着腰?那一晚我以为是在梦里看到的胎记,也就没有往你身上联想。

    一直到昨晚我突然发现你身上的胎记,我义无反顾的买下了你。

    但揭开你的面具我又犹豫了,你是苏家大小姐,怎么可能是我的妹妹呢?

    原本是想要等你结婚后慢慢研究你的身世,谁知道结婚当场有人爆出了司厉霆的身份。”

    苏锦溪眼中已经多了一些喜色,虽然现在只是可能,至少她又多了不是司厉霆表妹的新希望。

    “可……我要不是你的妹妹呢?胎记只是凑巧罢了。”

    顾南沧放下毛巾抓住她的手,“锦儿,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你身份的原因。

    这件事牵连甚广,如果你真的是我的妹妹,你为什么在苏家?

    如果你不是,我岂不是又害了你们?我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在你伤心的时候没有站出来,你不要怪我。”

    顾南沧那时候也是很矛盾的,一方面他舍不得看苏锦溪难过,另外一方面他知道这件事有多重要。

    现场那么多的客人,那么多的媒体,他如何敢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信口雌黄。

    “沧海,你不用说对不起,你救了我那么多次,这一次如果没有你,我已经死在了海里。”

    “锦儿,原本我是觉得没有希望的,昨晚我听了你说苏家对你不好,让我对你又燃起了希望。

    从你说的那些来分析,虎毒还不识子,苏家对你没有一点情意。

    我觉得很有可能你不是苏家的孩子,你应该是我的妹妹。”

    苏锦溪听他提到苏家的人,想着昨晚自己才被苏梦给卖到哪种地方,差点被毁一生。

    “虽然以前我也想过我是不是被捡来的,为什么她们对我一点都不友善。

    那仅仅是生气时候的胡思乱想,我从来都没有当真过,现在你一说起来我反而觉得有问题了。

    我和苏梦长得就没有一点像的地方,苏梦从小就不喜欢我难道都是因为没有血缘关系?”

    “我也觉得苏家对你也太过分了一点,在她们眼中我看不到亲情的存在。

    你的存在只是利益,锦儿,船已经到了岸边,我已经让人安排好了做兄妹鉴定。”

    苏锦溪觉得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做梦一样,经历的这些也太过于神奇,她都有些不敢置信。

    “嗯。”这一刻她多希望自己不是苏锦溪,而是顾家的人,这样她就和三叔没有血缘关系了。

    “你要不要先回司厉霆身边给他报个平安,当时你离开后,我一个大男人看到他脸上的表情都觉得心疼。

    其实我能够理解他为什么不告诉你真相,他也是太爱你,太不想失去你。

    你想他在明知道你是他表妹的情况下还义无反顾和你在一起,他得有多爱你?”

    “沧海,你说的我都明白,我比任何人都知道三叔有多爱我。”

    “那你……”顾南沧不明白一向温柔的苏锦溪那时候为何会对司厉霆发那么大的火。

    苏锦溪轻轻的笑了笑,“他爱我,而我的爱也并不比他那么少。

    我将他当成我的全世界,他说什么我就信什么,但你知道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爱。”

    “爱当然是,更重要的一点是信任,信任是两人在一起的基础。

    从打算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充满了对他的信任,你也知道那时候我和唐茗、以及三叔之间的复杂关系。

    哪怕我和唐茗并没有什么,但外面的人不会这么想,一旦暴露我会死的很惨。

    你也见识到了那时候的我有多狼狈,才出个门就被人诋毁成那个样子。

    那是事情最坏的打算,我一早就准备好了,压根就没有后悔过。

    饶是那么严重的时候我都没有一点害怕,因为我早就做好了和他走一条最血腥的路。

    他是谁不要紧,我要的只是他,我和苏家脱离关系,那一刻起我就失去了所有。

    我只有三叔一个依靠,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哪怕很多次我觉得他很奇怪。

    我问他怎么了,他要么不说,要么转移话题,我见他不想说也从未追究过。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因为我信任他,他就是我的全世界。

    今天我在婚礼现场备受打击,得知他是我表哥固然会震惊和难过。

    但我更难过的是他欺骗我,他是我的全世界啊,任何人都可以骗我,唯独他不可以。

    难道他就那么不相信我,我会和他携手走下去么?”

    看到苏锦溪抱腿哭泣,顾南沧有些明白她的意思了。

    “那锦儿你的意思是?”

    “我暂时不想要见他,而且沧海,我有太多的敌人,苏梦和白小雨先不说。

    婚礼现场那个自称苏家保姆的人怎么早不来晚不来,恰好在那个时候来。

    如果她真的为了司厉霆和我好,完全可以在私下告诉我们。

    她当着所有人的面前说出了真相,让苏唐两家都下不来台,更是对我和三叔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即便是我们不管一切继续在一起,要承受的就是天下人的骂声。

    她是谁找来的?还有那个停在酒店前面的出租车,他显然也是知道这一切的。

    在我出来前就一直在等着我,他的目的是为了杀我。

    白小雨和苏梦是不敢做杀人的买卖,那么就是其他人了。

    我现在要是现身,或许还会招来杀身之祸。”

    顾南沧听她说完,眼睛放光的看着她,“锦儿,你好像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人。”

    从前的苏锦溪时而可爱时而温柔,就是一个小鸟依人的女人。

    但这一刻她冷静沉着的分析,和过去截然不同。

    “都受了这么多打击要是还没有变化,我也太傻了,在落海的时候我最大的不甘就是。

    这一世我处处为人着想,与人为善,换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算计。

    如果我能再活一次,我一定要改头换面,让从前那些伤害过我的人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

    苏锦溪捏着双拳,指甲狠狠陷入掌心,掌心之中有血色印染。

    顾南沧看到她手中的血色,一脸心疼之色。

    “锦儿,不管你是不是我的妹妹,我都会帮你报仇,你何苦拿自己的身体置气?”

    “沧海,你知道吗,这两天我经历了大起大落,大悲大喜,生死离别。

    只有疼痛才能让我感觉我还活着,我不是行尸走肉,我还真真切切的活着。”

    顾南沧擦拭掉她手中的血珠,“身体的伤害很快就会痊愈,但心里的伤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好。

    锦儿,你要是觉得累,我可以安排你去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休息。”

    “不用了,一想到我的仇人还在逍遥法外,我就不想休息。

    我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我一个人还是三叔和我两人,沧海,你转告三叔小心一点。”

    顾南沧戳了戳她的额头,“你那么爱他,恐怕他很快就会知道你坠海的事情。

    你该想象得到他会有多难过,你不自己告诉他?”

    提到苏锦溪,她的眼神便暗淡了下来。“沧海,我是这个世上最不想要他受伤的人,可敌人在暗,在没有想出对策之前我不能暴露我还活着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全能跨界王〕〔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太古魔帝尊〕〔蜜爱来袭:老公大〕〔直播快穿之打脸成〕〔主宰漫威〕〔超级种帝王系统〕〔医本正经:三小姐〕〔异界秦魂〕〔变身大小姐的混世〕〔前妻有毒:总裁复〕〔庶子无双〕〔赵尸王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