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长生至尊〕〔赵全孙晓云〕〔精英大亨〕〔问佛〕〔灭世史诗〕〔至尊倒插门〕〔莫晴嫣林子峰〕〔吴虎柳春梅〕〔命中注定我爱你夏〕〔绝世富豪〕〔我不想继承万亿家〕〔我老婆的秘密〕〔绝品阔少在都市〕〔大魔王娇养指南〕〔与仙为途〕〔我什么都懂〕〔星际二婚之全能后〕〔枭妃倾天:妖帝,〕〔嫡狂之最强医妃〕〔农门福女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0490章 一家子的变态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黑色曼陀罗,怎么都不吉利。

    “这是谁送的,脑子有坑吧?居然送这种东西。”

    顾锦用手捻碎了花瓣,“丢出去。”

    “是。”

    查肯定是查不到的,对方既然在送,就肯定不会给你查到的机会。

    “小竹,今天开始,所有宝宝用的东西你都要检查好,这次的敌人和以前不同。”

    以前顾锦也被人白小雨苏梦算计过,不过那种感觉和今天的完全不同。

    如果是苏梦她们肯定会直接下手,不会故弄玄虚送什么花。

    “太太,我知道了。”

    原以为国内会很安全,现在看来还不如国外,顾锦有种感觉,这个人的段位显然在爱丽丝之上。

    那个人并不是想要直接弄死自己,而是像猫捉老鼠,慢慢折腾着她。

    从身体以及精神上满满摧毁自己,和自己有这么深仇大恨的人会是谁?

    顾锦给司厉霆打了一通电话。

    “苏苏,醒了?”司厉霆的声音听着状态还不错。

    “嗯,厉霆哥哥,刚刚我收到了一个神秘的包裹。”

    顾锦将之前在海岛上收到的黑色骷髅头和这次的花告诉给了司厉霆。

    司厉霆皱了皱,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除了花没有其它的?”

    “没有,厉霆哥哥,可以看得出这个人很恨我,我的敌人有几个。

    白小雨被唐茗赶出了公寓,冻结了信用卡,以她的实力是不可能给我寄东西的。

    苏梦去了欧洲留学,应该也不是她,还有一个人,华晴,那一晚之后,她去了哪?”

    有了锦诺以后顾锦再不会像是以前那样,她不能放任任何危险存在。

    华晴,一个陌生又熟悉的人。

    司厉霆也想过这个可能性,那一夜她并没有死,可离死也差不多了,她的命有那么大再回来作妖?

    除了她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对顾锦是这样的深仇大恨。

    “我已经让人去找她的下落,苏苏你暂时不要出门,在家陪着锦诺就好。”

    “嗯。”

    想着华晴当晚的惨状,她那时候身后的推手是小姨,小姨已经坠海身亡。

    华晴和唐鄀离婚,唐鄀不可能再管她的死活,以她那样的状态也不可能找到其他厉害的人吧?

    如果不是苏梦、白小雨、华晴,那么还有谁?

    难不成是顾家那两姐妹,之前在订婚宴上丢了那样大的脸,所以开始兴风作浪?

    自己和顾锦离开,她们应该不知道。

    又或者是卡特,因为自己拿到了继承权,他为了报复自己拿顾锦开刀。

    也不对,在锦诺出生的时候他还不知道顾锦的存在,而且也不会说什么拿回属于他的一切。

    司厉霆列举了一堆的人,这些人都有嫌疑,但仔细分析又觉得不可能是他们。

    派出去的人暂时还没有回应,毕竟那是建设中的工地,没有监控。

    几百上千的工人,人员混杂,要找到凶手谈何容易?

    去查华晴的人倒是中午就有了回应,“华晴在一个疗养院接受治疗,她身心都受到了重创,现在精神状态很不好。”

    那么华晴就可以排除了,很显然并不是她做的。

    倒也是,被丢到海里喂鲨鱼,在经受了各种打击之后她一蹶不振。

    至于白小雨,被唐茗抛弃以后,她自己养的小白脸整天打她不说,还逼她坐台赚钱,现在的白小雨过得那叫一个惨,所以也不可能是苏梦。

    顾家那两个姐妹也还在美国,最近没有什么大动作。

    唯一可能的就是苏梦,她说是去欧洲留学,这一年来根本就没有在学校呆过几天。

    难道是苏梦?

    司厉霆开始全面调查苏梦。

    一栋华丽的别墅,浴室中走出来一个女人,裹着浴袍,浴袍的领口大敞,胸前风光大露。

    “小兔崽子,你动手了?”飘窗上坐着一个黑色旗袍女人,手拿着长烟杆,不过随意往那一坐,身材曲线十分诱人。

    “送了一份见面礼给她,算她运气好,被人救了。”

    “要是被柒爷知道,就算你是她的女儿,她也不会放过你。”

    “真是偏心呢。”裹着浴袍的女人似乎并没有在意,随手从桌子上的烟盒之中抽出一支烟点燃。

    “还是这种烟抽着过瘾。”

    两个绝色姿容的女人,哪怕是抽烟也绝对颠倒众生。

    “你真要杀了她?”黑衣女人挑眉道。

    “这个社会本来就是强者生存,她夺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一切,我只是拿回我的东西罢了。”

    “让我猜猜,柒爷要是知道,她会怎么收拾你?”

    “无所谓,人活着本就该肆意,她最近可没时间管我,她的病越来越严重了吧?”

    说到这里黑裙女人眼中有些复杂之色,“当年被那个变态注射那种药物,她能活到现在已经不容易。”

    “打着爱的幌子,却想要将心爱的女人一生囚禁,连亲生孩子都被用来作为实验的对象,这样偏执又疯狂的男人。”

    “你只是不懂爱而已。”

    “是啊,我不懂,所以我倒是要看看他们所谓的爱是怎样的。”

    女人点燃打火机燃烧着一张照片,照片中顾锦抱着孩子,司厉霆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

    这是多么温馨的场面,却被大火一点点烧灼。

    黑裙女人重重吐出一口烟圈,看着暮色中的天空,这一家的偏执狂。

    司厉霆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苏苏,今天没发生什么事情吧?”

    “一切都好,那人总不可能闯入我家。”

    两人都变得杯弓蛇影,一点点风吹草动都会十分紧张。

    “厉霆哥哥,我们一起去医院看茗哥哥吧,昨天我答应给他做菜的。。”

    “也好。”

    医院中,唐茗安静的躺在床上看着晚霞,微风吹动着他的发丝,这幅画面静止,他像是一个孤傲的王子。

    “该换药了。”一个护士推门而入。

    唐茗从窗外收回视线,合上手中看了一半的书籍,“麻烦你了。”

    护士有条不紊的整理着器具,一边打量着身边的男人。

    唐茗和司厉霆不太一样,他是清冷的气质,还有一丝温雅,干净又白皙的脸颊。

    感受到她的目光,他推了推眼镜看着她,“有事?”

    女人收回视线,“没有,只是被你的帅气所倾倒。”

    唐茗:“……”

    来的小护士很多都是羞红了脸颊接近他,但说得这么直白的人只有她一人。

    她取出注射器,“脱裤子,打针。”

    “我伤得是头。”唐茗犀利的目光透过镜片看向她。

    她的眼睛为什么这么熟悉?很像一个人。

    “我知道,打得是消炎针。”

    唐茗一手抓住她的手,“你不是护士,你是谁?”

    女人轻笑一声:“要你命的人,让你别多管闲事。”

    她拿着针头就要朝着唐茗身上扎下,唐茗反手擒住她,好在他不是手无缚鸡之人。

    两人在床上打了起来,打斗间,唐茗扯下她脸上的口罩。

    当看到她的脸,唐茗彻底愣在了那里。

    “锦,锦儿?”

    面前的女人有着一张和顾锦一模一样的脸,唯一不同的是她的双瞳是黑色,和没有做手术之前的顾锦一样。

    就在他晃神的瞬间,女人手中的针头扎进了他的手臂之中。

    外面传来脚步声,唐茗的视野渐渐模糊。

    他看到女人从他床上跳下,回眸一笑:“这次算你走运。”

    说完她径直从窗口跃下,窗口大开,风鼓动着窗帘狂乱飞舞。

    唐茗闭上了眼睛,人倒在床上。

    “茗哥哥……”

    顾锦和司厉霆进了房间,来的人是顾锦,那之前的人是谁?

    唐茗还想要说些什么,人彻底失去了意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佛系反骨(快穿)〕〔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辣妻来袭:少帅别〕〔灵明石猿〕〔霸道老公放肆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