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冲喜妻主:病夫很〕〔特种兵之万物提取〕〔超级贼王〕〔抗日之黄沙百战〕〔诺克提斯的王之军〕〔撩到没朋友〕〔抓住那个妖精〕〔末世之我为地狱主〕〔神豪剑尊〕〔霸道夫君是冥王〕〔武装召唤师之异世〕〔欧孜大陆〕〔我的咖啡味医生男〕〔龙影战神〕〔我的娇妻是鬼王〕〔天藏口〕〔血刃主宰〕〔三生三世别瑶池〕〔重生女帝:陛下,〕〔神医嫡妃有点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帝国总裁霸道宠 第0564章 她的风情万种
    ?

    前女友三个字很刺耳,本来詹啸就是一肚子的火气。

    当初他好不容易将谭洛汐追到手,本以为自己就会过上幸福的日子。

    谁知道谭洛汐对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态度,自己主动靠近她,她下意识就会躲闪。

    平时连牵她的手牵不了一会儿她就以手上出汗为由松开。

    偶尔想要亲亲她,她的眼神也是惶恐不安,唯一一次亲吻还是吻她的脸。

    更别说进一步的关系,根本就不可能。

    詹啸觉得自己很失败,好几个月过去两人不但没有改善,甚至她会找借口避开和自己见面。

    当自己最无助的时候郑欣提出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试试看她的真心,她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那一次醉酒,郑欣刻意打扮得和谭洛汐一样,加上她的言语挑唆,自己一时冲动就和她发生关系。

    谁知道那么巧合的事就被谭洛汐看到了,当时自己已经清醒。

    第一时间没有解释,而是看着谭洛汐的表情。

    她并没有像是一般女人那样哭天抢地,很理智也很冷静。

    正如郑欣所说,谭洛汐不爱自己,爱一个人不可能这么理智的态度。

    为了气她,自己刻意在她面前和郑欣秀恩爱。

    谭洛汐一点都不生气,后来竟然一声不吭的回国。

    詹啸对她失望透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她那么好,她却始终不喜欢自己。

    知道她在国内,听说谭家日益衰落,詹啸想要她主动上门来求自己,让自己帮帮谭家。

    没有等到她主动相求,却是在这里遇到她和她的男朋友。

    真是讽刺。

    见谭洛汐主动付钱,詹啸心中有些窃喜,有没有那样一个可能,她跟的这个男人不是什么总裁,就是一个公司职员。

    毕竟现在连卖保险的都是西装革履,一个小职员怎么可能随随便便买几万的东西。

    所以他提出付款,就是让谭洛汐看清楚自己和那种小白脸财力悬殊,谁才是最爱她的人。

    他的行为引来郑欣的不满,詹啸皱着眉头看她,“闭嘴,再吵什么都别想要。”

    此话一出,郑欣纵然有太多不满,她也只好压在心里。

    和詹啸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郑欣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他是富二代,出手大方,只要自己要什么他就会买什么。

    起初是一两千的衣服,从前自己舍不得买的,只是要求了一下,他就给自己买了。

    虚荣心得到膨胀,从一千到一万,一万到十万。

    就算自己名牌大学毕业又怎样?回国以后找的工作再好也不可能只要一句话就能有奢侈品送来。

    周围的朋友羡慕自己,家里的亲戚们都开始巴结她,她的父母更是以她找到这么有钱的男人而开心。

    詹啸这么一吼,她立马不敢还嘴,她不想失去自己好不容易才偷来的东西。

    “刷我的卡。”詹啸又将卡递了过去。

    其实这个时候柜姐们也都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一看郑欣就是小三上位,这样恶心的嘴脸。

    抢了人家的男朋友,明显人家还喜欢前女友,无奈前女友也有了新欢,而且两人还这么登对。

    柜姐心里明白,所以她没有接詹啸的卡,而是看向了林均。

    这种时候可不能掉链子啊,否则不仅要被现女友的前男友看扁,而且还要被现女友前男友的现女友给看扁。

    一辈子都有可能抬不起头来的,太可怕了!

    对于詹啸急于展示自己的行为,在经过了多少大风大浪的林均面前,他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段位不同,我都懒得去和你斗,免得拉低了身价。

    他默默拿出了一张很普通的信用卡,虽然并不是什么贵重的卡片,柜姐赶紧接了过去。

    刷卡买单一气呵成,没有给詹啸一点机会。

    詹啸有些不悦,“我说刷我的!”

    “这位先生,项链和耳环是这位先生看中的,人家也没有同意,我不敢擅自作主。

    如果你喜欢的话,也可以给你女朋友也买一条,我们还有存货。”

    柜姐不卑不亢,正义感爆棚,那样恶心的小三看着就来气。

    这位渣男先生分明都另有新欢了,还摆着一副对前女朋友恋恋不舍的嘴脸更难看。

    有钱了不起啊,在她们看来,明明就是林均和谭洛汐比较般配。

    “我才不要和她一样的东西。”郑欣一脸嫌弃。

    谭洛汐真是不明白了,她一个小三,究竟是谁给她的勇气嫌弃自己的?

    她也配?

    “不要和我一样的东西,你忘记了,你身边这个男人还是我用过的,你不还是覥着脸勾引了他。

    你想要当清丽脱俗的白莲花可以,只是不要当了那啥还想要立那啥。”

    谭洛汐一席话把郑欣说得满脸通红,周围的柜姐都在看她,果然是这样。

    一看她就是小三上位那么蹦跶,还真是有脸呢。

    “詹啸,你看她说的什么!”她挽着詹啸想要寻求庇护。

    詹啸本来心情就不好,她这么一闹心情就更不好了,直接冷冷回了一句:“难道洛洛说的不是事实。”

    这下所有人都觉得是她用了恶心的手段得到男人,害得男人和女人分开。

    大家都在心里狠狠骂着她不要脸。

    郑欣又哭又闹十分难看,谭洛汐则是和林均趁乱离开。

    “白莲花真是这个世上最恶心的生物。”她感叹了一声,却发现身边的林均一脸冷漠,似乎是在生气。

    之前戴项链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他怎么就生气了?

    “均哥哥,你有听我说话吗?”

    他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表达自己在听。

    谭洛汐不知道这人是怎么了,自己哪里做错了,他为什么要生气?

    生气归生气,他的手却是紧紧的扣着她。

    就这么一直到了地下车库,谭洛汐总觉得这样的林均怪冷清的。

    主动晃了晃他的胳膊。

    “均哥哥,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你告诉我,我会改,你不要不理……”

    小女人的软磨硬泡在林均耳里就像是撒娇。

    谭洛汐还没有说完话就被他给抵在了车库的柱子上吻了上来,这次的吻和以前都不同。

    像是狂风暴雨一般席卷而来,没有给她片刻喘息的机会。

    仿佛是惩罚一样,他狠狠的咬着她的唇,好疼。

    谭洛汐皱了皱眉,虽然有些疼痛,但她感觉到林均的怒气,也没有抵抗,只是乖巧的承受着。

    詹啸下了车库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他都快气疯了。

    以前从来不接受他触碰的谭洛汐居然在地下停车场吻的那么激烈。

    男人高大的身影遮住了谭洛汐的表情。

    “你们在干什么!!!”他冷冷吼了一声。

    就好像是捉奸在床的丈夫,头上被人绿了一样。

    郑欣哭唧唧的追来,看到这一幕也傻眼了,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谭洛汐的性格,她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林均不紧不慢的离开了谭洛汐,一脸阴沉的怒视着詹啸。

    谭洛汐明显感觉到林均是对詹啸有敌意,可一开始詹啸出现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啊?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她觉得男人心才是海底针。

    不管是什么针,她觉得这个画面倒是很有趣。

    詹啸怒气冲冲,郑欣哭哭啼啼傻眼。

    詹啸看着那个从男人怀中出来的女人,因为刚刚的吻她两颊晕红,媚眼如丝。

    这样风情万千种的谭洛汐他从来没有看到过。

    甚至那个女人还暧昧的舔了舔唇,舌尖绕过嘴唇,上面似乎还有男人的气息。

    这样色气的动作真的是那个对男人没兴趣的女人做出来的!

    而詹啸偏偏因为她这样一个动作而小腹一紧,该死的,他居然起了反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全能跨界王〕〔我从星空中归来〕〔侠气逼人〕〔太古魔帝尊〕〔蜜爱来袭:老公大〕〔直播快穿之打脸成〕〔主宰漫威〕〔超级种帝王系统〕〔医本正经:三小姐〕〔异界秦魂〕〔变身大小姐的混世〕〔前妻有毒:总裁复〕〔庶子无双〕〔赵尸王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