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少〕〔回到北宋当大佬〕〔重生嫡女狠绝色〕〔女配她逆袭了〕〔仙帝归来当奶爸〕〔武道凌云〕〔我的清纯校花老婆〕〔低配版系统主神〕〔重生千金:帝少的〕〔邪魅校草:丫头对〕〔神工〕〔封神问道行〕〔黄河诡事〕〔婚色荡漾:顾少,〕〔极拳暴君〕〔绝世剑神〕〔林雪薇〕〔非凡兵王〕〔旺家农妇:养包子〕〔一卡在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2章 巧舌绽莲花
    今天这小小的中巴车上热闹了,好戏轮番上演,精彩就没停过。

    先有愣头青不知天高地厚说是要叫铁山湾旧貌换新颜,现在又跳出来仗义之士指责假扮大学生招摇撞骗。

    黑框眼镜男的话也并非没有道理,在当时,大学生毕业之后还是包分配的年代,像李少安这样的大学生毕业之后服从分配,进入到好一点的国企工作。

    按照当时的工资水平,国企的高级职位一个月的工资绝对不会低于80元,而那时普通工人的工资还不到40,乡里的农民收入更低,十几块二十几块的大有人在。

    “我是骗子?你也真是张嘴就来,请问我骗你什么了?骗了大家什么了?”

    无缘无故被人跳起来指成骗子,李少安心中大为恼火,但还是尽量压制着心头的怒意,保持克制,有理有据地和这黑框眼镜男开始对质。

    “对啊,你说少安锅锅是骗子,证据呢?要是没有证据你就是诬陷好人!”

    见到李少安被凭空戴了一顶骗子的帽子,李伶俐也不干了,跳起来帮着李少安一起声讨。

    证据?有啥证据呢?这黑框眼镜男根本也没有证据,全然凭着自己的一番推测,因为他实在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主动放弃眼前的锦绣前程,而选择另外一条看上去没有未来的路。

    “你说你是农大的学生,那你倒是拿些真凭实学出来让大家相信啊。”

    “我是与不是,何须向你证明。”

    李少安冷冷甩下一句话,他没有打算与这个胡搅蛮缠的家伙继续下去,更没有闲心证明自己的真实身份。

    “心虚了吧,早就看出来你油头粉面一副奸猾之相,哪里是什么农大毕业的学生,分明就是一个江湖骗子。虽说你现在是没有骗人,可谁又保证你不会对车上的其他人使坏招呢?这小姑娘不就被你骗得一愣一愣,专门为你说话吗?”

    “喂,你这人怎么竟说胡话?!”李伶俐柳眉倒竖,叉着腰,怒气冲冲骂道。

    不愿意听这黑框眼镜男人在耳朵边聒噪,李少安干脆闭上眼睛,靠在座椅上睡去。

    “你看,辩不过我就只能假装睡觉当缩头乌龟了吧。”

    黑框眼镜男得意洋洋,自以为成功戳穿了李少安,取得了这场辩论的胜利。岂不知,在李少安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一回事,就连作为对手的资格都没有。

    “还大学生呢,有什么了不起的。”

    李少安越是不做声,这黑框眼镜男反而还得势起来,嘴里不断说出难听的话来。那些话别说是李少安了,就算是同车的其他人听起来也觉得不堪入耳。

    面对眼镜男的咄咄逼人,李少安实在忍不下去了,蹿的一下站起身来,从过道走到眼镜男的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君子动口不动手!”

    在李少安一米七八的个头下,眼镜男显得又瘦又小,车厢里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以为李少安要动手。

    坐在李少安左手边的那个女人的目光也紧紧跟随着李少安移动,心中很是惊讶,难不成这个年轻人还真要动手打人?

    李少安抬起手来,吓得眼镜男闭上眼睛,连忙双手抱头。

    等了许久,并没有拳头落在身上,眼镜男疑惑地拿开抱头的双手,睁开眼睛竟然看到李少安在摸着后脑勺。

    “我挠个头而已,看把你吓得。”李少安轻蔑地笑道。

    “你别太嚣张!动手算什么本事,你不是农业大学的高材生吗,那就用你的学识让我服气啊!”

    黑框眼镜男就像是一只被激发的斗鸡的一样,垫着脚伸着脖子,赤红着脸颊,看起来不过是在虚张声势。

    “人吃五谷杂粮,那你可知道这五谷是那五种粮食?”李少安突然发问。

    “米饭、面条、馒头……还有……还有……”眼镜男支支吾吾道。

    此番惊世骇俗的言论一出,立即引得车上世世代代种地的村民们一通哄堂大笑,这可真是稀奇事了,这五谷居然成了米饭、面条……

    李少安脸上带着蔑笑,高声道:“所谓五谷,乃稻、黍、稷、麦、菽。”

    “我再问你,何谓六畜?”李少安追问道。

    “六畜……有猪、牛、羊……还有……”眼镜男绞尽脑汁,试图努力地回想还有哪些动物。

    “还有鸡、鸭、鱼!”

    “噢对,还有鸡鸭鱼。”

    眼镜男以为李少安说的是正确答案,立即捡来重说一遍,可哪曾想,李少安就是故意给他下了个套,没想到他还头铁的往里钻。

    车厢里又爆发出一阵哄堂笑声,大家看着眼镜男出尽了洋相。

    “你们笑什么,难道我说错了不成?”眼镜男显得很愤怒。

    李少安朗声道:“错,当然错了,六畜乃是马、牛、羊、猪、狗、鸡,何时跑来了鸭和鱼。”

    “可刚刚你明明说的是鸡鸭鱼!”眼镜男咬着压根子。

    “我说什么你便信什么,那你为何偏对我的身份咬住不放?岂不是自相矛盾!”

    眼镜男激动道:“你这是抢词夺理。”

    “我所抢何词,所夺何理?”李少安剑眉冷目,字字铿锵,“明明是你这手无缚鸡之力,胸无点墨之志的卑劣之徒,以小人之心来度君子之腹。”

    “你你,你含血喷人!我不过是质疑你的身份,你却借机如此羞辱我,你根本没安好心。”

    “我含血喷人?你既然只是质疑我的身份,刚才又为何言之凿凿如此笃定?你喷血喷墨的本事随手拈来,我们两人到底是谁含血喷人?”

    眼镜男被李少安怼得根本没有还口的余地,气急败坏之下,只得搬出自己的身份。

    “我也是市师范学院毕业的大学生,现在被分配到杨桥镇中学任教,当然清楚不会有谁甘愿放弃学校分配的工作,跑到铁山湾这种穷乡僻壤。”

    眼镜男自鸣得意,哼,不就是大学生吗,老子也是,还能比你差了不成,起码周围这些看热闹的人他们不知道个好坏,只要是大学生说出来都一样。

    “你这种人也配得上为人师表这四个字?”

    “你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我怎么就配不上了!”

    李少安斥道:“五谷不分、六畜不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口中千言,胸无一策。我若是你,便有自知之明,不去当什么老师,别做误人子弟之事。”

    眼镜男咬着后槽牙,骂道:“你你你,你不就是个农大的毕业生吗,有什么了不起。”

    李少安嘴角向上一咧,露出一副你奈我何的表情,“抱歉,农大毕业生就是了不起。”

    “少安锅锅说得好,说得真是太好了。”

    李伶俐已经忍不住开始给李少安鼓起掌来,刚刚一番言论,让她听得心潮澎湃,洋洋洒洒,不带一个脏字,却狠狠将这酸了吧唧的眼镜男羞辱了一番。

    “停车,停车,我要下车!”

    颜面扫地的眼镜男再也在车上待不下去,只能灰溜溜地下了巴士。

    临走之时,眼镜男还不忘指着李少安,放出狠话,“李少安是吧,今天咱们俩的梁子算是结下了,走着瞧!”

    经过了刚才的一段小插曲,中巴车来到了一条岔路口,在这里李少安就要下车了,沿着岔路往山上再走个七八里路,就到铁山湾。

    别过李伶俐这小姑娘,李少安走出了车厢,外面飘着小雨,一阵冷风出来不禁让人冻得一哆嗦。

    没走两步,察觉到身后好像有人,李少安回头一看,却感到大为惊讶。

    “是你?”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在车上一直坐在李少安左手边的那个气质清冷的美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两界布道〕〔甜妻很撩人:吻安〕〔霸道老公放肆爱〕〔清浊向恶而战〕〔佛系反骨(快穿)〕〔大将军传〕〔兵锋狼王〕〔灵明石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