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州志之诸子百家〕〔诡师卡尔〕〔凤云归〕〔大神,别抢我人头〕〔我不是小明星啊〕〔他说,我喜欢你〕〔德云男友〕〔头号隐婚:Hello,〕〔冠军星河〕〔吃播主是天降锦鲤〕〔吊打穿越者〕〔铁路往事〕〔穿越之残王毒妃〕〔战国纵横道〕〔我的极品大明星老〕〔星云皓天剑〕〔替身糊涂妻〕〔绝胜冠军〕〔我就假装修炼一下〕〔崇阳剑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42章 放手搏输赢
    原本要走的李少民被这句话叫住,一旁的人也都跟着起哄,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输了钱的黄旺水心有不甘,哪里能让李少民就这样大摇大摆的离开。

    输急了的赌徒往往就是如此,赢了想要继续,而输了又想要翻本,总之不管输赢都不愿意离开赌桌。越是如此,反而输得越深,无法自拔,执迷不悟,最后输得倾家荡产。

    李少安抬眼看了眼前的黄旺水,心绪十分复杂,他就是赵雪梅的男人。

    自从那晚在招待所和赵雪梅合被而眠之后,毫无疑问在李少安的心中赵雪梅已经有了无可取代的位置。

    “这不是少安吗,咱铁山湾的大学生也会来这种地方?怎么,也想赌两把?”

    黄旺水倒是率先和李少安打起了招呼,只不过言语中阴阳怪气,像是在奚落,听上去让人很不舒服。

    “我来叫我哥回去,你们继续玩。”

    李少安不太愿意多与黄旺水交谈,毕竟因为赵雪梅的关系,总觉得别扭,只想赶紧拉着三哥离开。

    “少安,你没上过赌桌,不知道规矩,我也不怪你。”黄旺水脸上的笑意突然变成厉色,放狠话道:“不过赢了就跑,可没有这样的规矩!”

    “那你什么意思?”李少安丝毫不怵,反问道。

    其实要说起来,李少安和黄旺水两人也并非第一天认识,都是村里的小辈,以前在村里读书的时候黄旺水比李少安高两个年级。

    黄旺水由于仗着家里老爹是村长,平时在学校耀武扬威,交横跋扈,曾经欺负到李少安的头上。只不过李少安也不是好欺负的主,和黄旺水之间大大小小干过好几次架,输赢各半。

    今天两人在赌桌上相遇,可谓不是仇家不聚头,正好针尖对麦芒,对上了。

    钱小宇在李少安身后摩拳擦掌,他这个急先锋从小跟在李少安身后,真要动起手来,那可是生猛无比,绝对不能让李少安吃了亏。

    李少民见二人言语之间火药味浓重,担心自己弟弟和黄旺水打起来,赶紧当起和事佬。

    “既然旺水要赌,那就再赌几把。”李少民油滑道:“家里大哥在叫,几把赌完不管输赢,我可都要走了。”

    黄旺水张口答应,“好,那就继续!”

    李少安本来还想劝李少民不要再赌,一起回去,可是眼看黄旺水在面前耀武扬威,忽然就咽不下这口气,也不着急拉三哥回家,反而支持起李少民来。

    “三哥,你和他赌,赢了归你,输了我出!”李少安豪气道。

    也许是因为赵雪梅的关系,李少安从心底里就是不服黄旺水,即便是在赌桌上,他也要胜过黄旺水。

    赌桌上就只有李少民和黄旺水二人,其他人等全部退到一旁开始围观好戏。

    这次玩的依然是金花,这是在铁山湾最受欢迎的赌桌游戏。

    发完牌,李少民刚想要伸手拿牌,看看底牌是什么,还没摸到牌,就听到对面的黄旺水口里喊到。

    “五十块,闷!”

    一张土绿色的票子被甩到赌桌上,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没有想到黄旺水这一局是铁了心放手一搏,竟然一开口便压了这么大的赌注。

    李少民的手掌停在半空中,原本想要看个底牌,听到了那一声“闷”之后,只能硬生生收了回去。

    在金花的玩法中,不看底牌直接下注的玩法叫做“闷”,如果对方看了牌,想要跟注,就必须付出三倍的筹码。

    黄旺水闷了五十块,如果李少民看了牌,想要跟注的话就必须下一百五,这对李少民来说无疑是不可能的,他眼下手里所有的钱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

    “不玩。”

    李少民的眼神中透出些许无奈,没有想到黄旺水玩这招,单是靠着下注就能将他吓退。理性之下,只好选择避而不战,损失一些底钱,少输也是赢。

    接下来又发了三把牌,每一把黄旺水都是如法炮制,直接闷注,而且还都是五十块。

    李少民没有胆子跟,只能每一把都不玩,连战连输。

    “少民,刚才不是手气很好大杀四方吗,怎么现在怂成这个熊样。”黄旺水出言讥讽,每次只吃到底钱那一丁点,实在是连塞牙缝都不够。

    李少民被嘲笑,心有怒气,但无奈手里筹码没人家多。现在的情形黄旺水根本不用看牌,只是靠着筹码就能将他压得死死的。

    接下来的几轮,李少民都选择了丢牌不玩,一直避战。

    “李少民,你该不会就这样一直怂下去吧。”黄旺水得意大笑,嘲弄道:“如果你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你李少民是个怂货,那我就放你一马,让你下桌。”

    “旺水,不过就是赢了你的钱,犯不着这样。”李少民有脾气,但却不敢爆发,只能压抑内心的不满。

    黄旺水嚣张道:“我做什么了,既然上了赌桌,那就得讲桌上的规矩,玩不起一开始就别玩。”

    “旺水,你别太过分!”李少民面红耳赤,看上去处在爆发的边缘。

    黄旺水大吼道:“赌不赌,不赌赶紧认怂滚蛋!”

    李少民一时犹豫不决,到底要不要继续赌下去了呢,还是干脆认个怂,好汉不吃眼前亏,手里揣着赢来的钱,溜之大吉。

    正当李少民踌蹴不定的时候,一只手掌搭在了肩头,扭头一看,正是自己弟弟少安。

    “跟他赌!”

    李少安只说了简简单单三个字,但是却如同一剂强心针,让李少民顿时有了勇气。

    人活一口气,面对此情此景,李少民想认怂退出,李少安却不答应,岂能眼见黄旺水都欺负到自己家人头上而无动于衷,不管输赢也不能折了面子,必须予以强硬的回应。

    不管出于何种目的,这一局,李少安必须赌!

    一如刚才那样,两人面前各发三张牌,黄旺水手掌一拍,将那五十块压在桌上。

    “五十,闷!”

    黄旺水挑衅地看了李家兄弟二人一眼,那眼神是在说,你俩要有钱就跟,没钱一边儿凉快去。

    “加注,一百!”

    一瞬间,所有人的眼光都聚焦到李少安的身上,没有一个人能想到李少安竟然能掏出一百块钱!

    整个房间里立刻炸了,气氛一下子被推到高潮。

    李少民更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少安,哪里料到弟弟的手里居然捏着这么多钱。

    过完年后,李少安就从嫂子那里把剩下的两百块都拿了回来,准备给沈春兰的土地租赁费。

    黄旺水傻眼了,怔怔地看着李少安,“好啊,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藏了这一手,难怪一直有恃无恐,老子今天就奉陪到底!”

    赌博很容易让人失去理智,尤其当桌面上的筹码越多,越是容易让人迷失。

    黄旺水不甘心就这样被李少安在赌注上压过,只好从大衣兜里再摸出一张蓝票子,这钱可是他妈田乐芝交待去外面买只小牛仔回来的,眼下只能拿出来在赌桌上一搏。

    “算你狠,我跟!”

    黄旺水咬牙切齿,瞪着李少安,将身上仅存的一百块丢在桌上。由于已经没有办法再加注,只能选择开牌。

    到了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李少民先打开了自己的底牌,居然是方块2、草花3、红桃5,杂色235,金花中最小的底牌。

    满座哗然,实在是让人跌破眼镜,没想到闷了半天,手里拿的居然是235,已经不可能有比这还小的牌。

    大家纷纷摇头,看来这场赌局李少民是输定了,黄旺水随便开什么牌,都是胜局已定。

    李少民也是一脸丧气,抓到这么一副底牌,实在是太让人失望,甚至都不敢回头去看李少安,觉得心中有愧。

    黄旺水此时已经得意狂笑起来,迫不及待地把桌面上的钱揽向自己面前,“少民,看来即便有你兄弟帮忙,你还是赢不了我。”

    “别高兴得太早,还没到最后一刻,鹿死谁手还不一定。”李少安虽然心中也觉得已经无力回天,但表面还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不见棺材不落泪,那我就让你死心!”

    黄旺水兴奋难抑,抓起面前的底牌往桌上一拍。

    这一拍,屋子里的氛围瞬间将至冰点,刚才喧闹嘈杂之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出气。

    只见黄旺水面前的三张牌赫然是三张醒目的a!

    三张a!豹子!

    若是平时抓到三张a,那绝对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绝对让黄旺水狂喜不止。可是眼下拿到三张a,却像是三张催命符一样让人心碎。

    那一刻黄旺水体会到了人生的大起大落,由大喜到大悲,高兴还没过三秒,就被这三张a化成的利箭穿透了心脏。

    片刻的死寂之后,小小的房间里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精彩场面。

    杂色的235吃掉了三张a的豹子,这几乎是只会出现在电影和小说里的情节,居然真实的在面前上演,这简直太刺激了。

    峰回路转,险象环生,李少民此时早已笑得如同一个两百斤的孩子,这一刻是他从第一次赌钱到现在最为辉煌的时刻,以前不会有,以后怕是也难以超过了。

    所有人看着李少民把桌上那一堆钱收入囊中,无不羡慕得口水直流。

    对桌的黄旺水此时像是失了魂一样,嘴里一个劲的念叨,“不可能,这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恃宠而婚:骄妻宠〕〔玄幻之躺着也升级〕〔重生之名门锦绣〕〔透视神医在都市〕〔超级兵王俏总裁〕〔道君〕〔我师叔是林正英〕〔佛系反骨(快穿)〕〔最强寻魔书商〕〔这个娘娘有点懒〕〔山村最强小农民〕〔野心家〕〔奶爸圣骑士〕〔驭鬼有术〕〔欧皇崛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