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三国之无上至尊〕〔我爸给我二十亿〕〔江浩〕〔至尊人生〕〔氪金不朽〕〔神界红包群〕〔大宋奸臣〕〔最窈窕〕〔红魔继承者〕〔快穿:我只想种田〕〔霸道兵王在都市〕〔我老婆是花木兰〕〔七眸〕〔乱世成圣〕〔重生之带娃修仙〕〔元始玉箓〕〔绝世妖帝〕〔隐婿〕〔随身带个抽奖面板〕〔幻城浮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59章 兵贵神速
    天空中飘着小雨,气温有些清冷,然而这正是李少安期盼已久的一场春雨。

    农村插秧一般都选在接连阴雨的天气,因为这个时候插下去的秧苗更易存活,所以大都是三月阴雨绵绵的时节,带着斗笠蓑衣在田里劳作。

    李少安选的时候在二月底,这场雨来得时间不长,只有两天,更是要抓住这短短的两天时间,将二十亩田的秧苗全部插下去。

    天色还没亮,李少安就带着全家老小一齐上阵,把温室里的育苗盘全部抬到田埂上,四十多斤的种子,一共大大小小将近一百个育苗盘,里面的稻苗已经长了有5公分高,抽出嫩绿的新苗,长势均匀,一片绿油油。

    钱家姐弟更是一早就吃过早饭,赶来帮忙,除了钱小宇和钱小琳,就连张红也换上了劳动的旧衣服,看这样子是要帮助女儿一起上阵。

    在田埂的另一头,自然还少不了一个人,那就是王长贵,得知李少安今天要插秧之后,王长贵整个晚上都激动得没睡着,早早穿上衣服就来到了田里,想看看李少安如何插秧。

    王长贵不止一个人来,还把两个儿子、儿媳全都叫来,本着一边看一边学的心态,穿上斗笠蓑衣,全部站在一旁。

    两家儿子儿媳本不愿意这大清早就跑到外面来吹冷风冷雨,不过却怕王长贵发脾气,谁都不敢忤逆,只能悻悻地赶来。

    王银来打着哈欠,满不在乎道:“爹,那李少安纯粹就是在瞎胡闹,两天的功夫能把这二十亩田全插了,除非他是神仙。”

    王金来也附和道:“是啊爹,咱们一家人齐上阵,插完一亩田那也得半天的功夫,一天下来能插个三亩已经很了不得,他要插二十亩实在是不可能。”

    王长贵强忍着欲要爆发的怒气,压着火对两个儿子说道:“就是因为我们做不到,所以才叫你们过来一起看看人家李少安到底要怎么做!接下来你俩给我闭嘴,好好看着!”

    王金来和王银来不服气,嚷嚷道:“看着就看着,我们倒要看看李少安有什么本事。”

    田埂上,李家人、钱家人,还有沈春兰都已经到齐,大家伙都在等着李少安接下来的安排。

    “少安哥,咱啥时候开始啊?”钱小宇急迫问道。

    李少安胸有成竹的微微一笑,走到那育苗盘边,顺手握了一把秧苗在手里,然后朝着田里抛洒出去。

    秧苗被高高抛起,在空中散开,在微风的作用下,四下散得更开,均匀地落到了水田里。

    这一举动立即让所有人惊呆了,包括在远处目不转睛看着的王长贵,他种了一辈子地,插了一辈子秧,像李少安这个抛秧的做法还是头一回见。

    “少安,你这是干嘛?”一旁的沈春兰也是看得一头雾水,哪有见过李少安这么干的。

    李少安回头一笑,冲众人道:“这个叫做抛秧,把秧苗抛到田里,比插秧快多了,普通插秧插一亩地的时间,抛秧能抛五到八亩地。”

    站在李少安身后的个个都是多年的庄稼人,心里犯嘀咕,这么个抛法,秧苗能活吗?

    “少安,你确定这法子能行?”前来帮忙的张红也是一脸愁容,心底里还是对这个抛秧的办法没底。

    李少安知道要打消这帮人的疑虑,首先就要从观念上做出改变,当即给在场的众人讲解起来。

    “这抛秧可不是我一时起意想出来的法子,而是已经经过了实验并且行之有效的新方法,传统的插秧费时费力,而且还对腰椎造成无法挽回的损伤。”

    谭红霞疑虑道:“少安,你这法子确实省力,也不废腰,可是秧苗抛在水面上真的能活吗?”

    李少安笑道:“可别小看了这些秧苗,它们的生命力极强,在水面上只需一天根系就能快速地潜进泥土固定,并且从土壤里吸收养分。”

    “真有这么神奇?”众人不可思议,齐声问道。

    “那还有假不成,我总不能拿着这二十亩田来开玩笑吧。”

    李少安笑得自然,很有感染力,大家的疑虑也逐渐消除,开始走上前来,学着李少安的样子往田里抛秧。

    看着大家都在抛秧,李少安挨个进行动作指导,到了沈春兰这儿,抛了两次都没有太成功,秧苗由于高度不够,在空中没有散开。

    李少安不得不亲自上阵进行指导,一只手握住沈春兰的手腕,另一只手扶住她的肩头,教她摆出一副投掷的姿势,“记住,手臂要扬得高一点,尽可能的往上面抛,这样秧苗才会散开。抛的时候注意风向,迎着风效果会更好。”

    “嗯!”被李少安手把手的指导,沈春兰心里头竟升起一丝羞怯之意,脸颊有些微微泛红。

    看到李少安在指导沈春兰,钱小琳这丫头似乎不太乐意,大声冲着李少安唤道:“李少安,你过来下,我抛得好像也不太好。”

    钱小琳这样一唤,沈春兰更是羞涩不已,忙对李少安说道:“小琳那丫头叫你呢,快过去看看。”

    李少安来到钱小琳跟前,看着这丫头噘着嘴,一副不开心的模样,笑问道:“怎么了,遇到什么麻烦了?”

    钱小琳涨红了脸,一改平时霸气外露的姿态,娇羞道:“这抛秧的动作我不怎么会,你教教我。”

    “这还不简单,我教你。”李少安不做他想,当即走到钱小琳身后,按照刚才教沈春兰的姿势重新教了钱小琳一遍。

    钱小琳被李少安握住手腕,心里头一时小鹿乱撞,脸蛋像是烧红的烙铁,都红到了耳朵根。

    李少安没注意到钱小琳脸色的变化,询问道:“怎么样,学会了吗,要不要抛一个试试看。”

    “学会了……你去忙,这儿有我一个人就行了。”钱小琳埋着头,生怕被李少安看到自己羞红脸的样子,只是想想都觉得难为情。

    见到田里人手足够,谭红霞从水田里走出来,冲大伙儿说道:“你们在这忙,我去家里给大家准备午饭。”又对李少安吩咐道:“差不多时候带着大家伙来家里吃饭歇息,别饿着大家。”

    “好勒大嫂,你尽管去吧,这儿有我们。”李少安应道。

    抛秧的速度果然比插秧快得多,才一个上午的功夫,众人齐上阵,干得热火朝天,就已经抛了近一半的田。这要是放在以前,按照插秧的老办法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忙活到现在最多两亩已经顶了天。

    在田埂那头的王长贵带着一家子人伫立在雨里,一个个面容呆滞,没有言语,看着李少安带着一帮人半天时间抛了十亩田,除了不敢相信,剩下的还是不敢相信。

    王银来不屑一顾,总觉得李少安这无非就是奇巧淫技,不值一提,“爹,李少安弄的这是什么玩意儿,秧苗就这样胡乱抛在田里能活吗?”

    王金来也觉得不靠谱,“这样肯定活不成,要是这样随便抛就能活,咱干嘛还累得跟狗似的在田里插秧。”

    只有王长贵沉吟不语,眉宇间拧巴成了一个结,这法子之前虽然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可是李少安真是个脑袋里面装豆渣的脓包吗?显然不是,那他这么做难不成真的有恃无恐?

    总之王长贵心动了,一方面觉得这抛秧的法子要是管用,自己也能学过来用,那可省事太多。但同时王长贵也犹豫不定,这法子要是不管用,自己囫囵学过来,岂不是要损失惨重。

    学还是不学呢?王长贵犯了难,心里也拿不定主意。

    “大家收拾收拾,准备回家吃饭了!”

    李少安一身吆喝,大家纷纷从冰冷的水田里出来,虽然没有弯腰低头去插秧,可在这冷风冷雨里泡了一个上午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每个人都累得够呛,尤其是手臂肩膀又酸又胀。

    见大家士气不高,李少安鼓劲道:“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咱们已经做到了铁山湾从来没有人做到过的事情,等等回家大家吃饱喝足,下午一鼓作气将剩下的水田一举拿下!”

    钱小琳白了一眼,嘟着嘴道:“瞧把你能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在打仗,真把自己当成三军总司令了。”

    一对欢喜冤家一个搭台一个拆塔,配合得十分默契,一顿斗嘴把大家伙全部逗乐,疲惫一扫而空。张红更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未来女婿这个位置非李少安莫属。

    李少安一帮人离开了田里回去吃饭,王银来肚子也饿了,嚷嚷道:“爹,他们全都走了,咱们也回去吧。”

    王长贵骂道:“吃吃吃,就知道吃!趁他们不在,赶紧去田里看看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午夜布拉格〕〔秦风张欣然〕〔风华神域〕〔傅先生,你被挖墙〕〔娱乐之我是喜剧人〕〔拜师九叔〕〔狩猎志〕〔重生俄罗斯土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