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天武帝〕〔快穿:魔王大人,〕〔仙尊归来当奶爸〕〔体坛之最强金手指〕〔妈咪,爹地欠收拾〕〔庶女惊华:一品狂〕〔诸界末日在线〕〔南有栖枝〕〔喂,小子,走开〕〔我和二哈共系统〕〔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天眼炼魂〕〔天之一族〕〔我的极品美女老师〕〔主宰漫威〕〔南山隐〕〔我就是大牌〕〔都市伪仙〕〔我家后院有个修仙〕〔扬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67章 写保证书
    钱小琳一身天不怕地不怕的气魄,用柴刀背对着范国球就是一顿穷追猛打。

    刀背虽不会见血,但打在身上也不好受,没多久范国球就受不住,开始吃痛嚎叫。

    刘玉兰在一旁看得傻眼,第一眼见到钱小琳的时候,还觉得是个长相可爱,聪明机灵的小丫头,这才发现这丫头简直就是个女魔头,那彪悍的劲头根本不输男人。

    在钱小琳赶回来之前,李少安其实一直没有对范国球动手,只是将他抱住,不让他打刘玉兰,毕竟两人也没啥深仇大恨,等到酒醒之后再解释清楚就行,犯不着下死手。

    可钱小琳不干了,看到范国球对李少安动手,她哪里能忍,然后范国球可就遭了秧,被打倒在地,连连求饶。

    “别打了,姑奶奶我错,饶了我吧!”

    李少安也担心任由钱小琳继续打下去,怕把范国球打出问题,连忙将她按住,“小琳,够了,别再打了。”

    刘玉兰也上前劝道:“小琳妹子,算了吧。”

    李少安和刘玉兰轮番相劝,钱小琳这才肯停手,用柴刀指着范国球,狠狠道:“这次就饶了你,再敢对少安哥动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等到钱小琳情绪冷静下来,李少安拉着她小声说道:“小琳,刚才你打的这人其实是刘姐的前夫。”

    “啊,刘姐,这……”钱小琳一时语塞,甚是尴尬,没想到自己一通暴打的男人竟然是刘姐的前夫。

    刘玉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范国球,没有丝毫的同情,冷冷道:“没关系,打就打了,刘姐还要给你叫好。”

    刘玉兰的态度让李少安和钱小琳都觉得很错愕,按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即便是前夫,也不可能如此冷漠,这其中莫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

    见李少安和钱小琳一脸不解,刘玉兰大方的将她和范国球的事情讲了出来。

    起初刘玉兰还盼着范国球有一天能幡然悔悟,从此戒赌,只可惜她错了,范国球在赌博这条路上一条路走到黑,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意。

    自打和刘玉兰离婚之后,范国球过得更是堕落,除了赌博还喜欢上了酗酒,每次必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

    而且这范国球的酒品实在鄙劣,只要喝醉就会耍酒疯,借着酒疯跑来刘玉兰店里吵闹拿钱。

    刘玉兰当然不会给他,范国球就在店里乱砸一气,还把上门的客人给赶走,让刘玉兰生意也做不成。

    今天范国球又喝得稀里糊涂,借着酒疯上店里来拿钱,刚好遇到了李少安,这才有了刚刚上演的一幕。

    说起这些的时候,刘玉兰的表情很淡然,没有显得特别激动,看来在她的心里对自己的前夫彻彻底底的死了心。只有当一个女人真正对一个男人死心之后,才会是这种没有一丝波澜的反应。

    钱小琳看着躺在地上的范国球,骂道:“家里有老婆孩子却天天在赌场里不回,把家里的钱都输光了还到处借钱,这家伙真不是个东西。”

    李少安冲着钱小琳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当着刘玉兰这样骂她前夫。

    刘玉兰刚好看到了这个小动作,笑了笑,道:“没关系的,我对这个男人已经彻底死心了,现在说起他就和谈论起一个陌生人一样。”

    李少安担忧道:“你当他是陌生人没错,就怕他还要继续纠缠你,像今天这样,要不是我们在场,你一个人还真对付不了他。”

    刘玉兰的眉宇间凝固不化,李少安所说确实没错,今天范国球喝醉了找上门拿钱,要不是有李少安和钱小琳在场,凭自己一个人根本阻止不了。

    这一次是因为有人在场,可以帮得上忙,如果下次李少安和钱小琳不在,范国球再次找上门来又该如何是好呢?

    “总得想个办法,免得他以后不停来骚扰你。”

    “这个,我还真没有想过……”

    钱小琳提议道:“咱们可以让他立个保证书,保证从此以后不再上门纠缠刘姐。”

    李少安和刘玉兰对视一眼,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么特别的办法,可是这种一纸空文对范国球这样的老赌鬼来说真的管用吗?总觉得即便是写了,范国球也不见得会按照保证书行事。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不管有用没用不都得一试吗?”钱小琳说道。

    刘玉兰点头道:“也对,小琳妹子说的没有错,既然想不出别的办法,那就只能让他写个保证书。”

    范国球在地上躺了半天,酒终于醒了,先前被钱小琳用刀背击打的地方现在传来一阵阵疼痛,疼得范国球龇牙咧嘴。

    “你醒了?”钱小琳语气凶恶道。

    范国球迷迷糊糊还记得自己被钱小琳暴打的画面,吓得连连点头,“醒,醒了。”

    “醒了就好,现在马上写一封保证书,今天不写就别想出这个门!”钱小琳把纸和笔扔到范国球面前。

    范国球不服气道:“凭什么要我听你的。”

    钱小琳晃动着手里的柴刀,声色俱厉,威胁道:“就凭这个!刚刚打你用的是刀背,你要是不写,等会儿我就要用刀刃了。”

    看着钱小琳手里明晃晃的柴刀,那锋利的刀刃只要来上一下,就能砍到骨头里去,范国球吓得一阵肝颤儿。

    “我写,我写还不行吗。”范国球本来还想抗争一番,可眼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面对钱小琳这个彪悍的丫头,范国球仅剩的一丝男子气概荡然无存。

    拿着笔,范国球犯了难,文化水平不高的他,根本不知道这保证书要怎么写。

    钱小琳见他久久不动笔,叱道:“怎么还不写?”

    “我不知道咋写。”范国球尴尬道。

    钱小琳气势汹汹,“这还不简单,听着!我念一句,你写一句!”

    在钱小琳的威逼之下,范国球终于战战兢兢地写好了一封保证书,并且按照保证书上的内容大声朗读了一遍,然后屁滚尿流的夹着尾巴逃跑了。

    买化肥的事情办好,一看时间还有富余,李少安便想去其他地方逛逛,刚好钱小琳这小丫头也想在县城里多转转,于是两人决定不着急回去,先去逛街。

    “刘姐,这些化肥麻烦你帮我找辆车拉到汽车站去,等会儿我和小琳直接去车站。”李少安掏了五块钱要给刘玉兰当做是帮忙叫人拉货的车费。

    “哪用得了这么多。”刘玉兰怎么都不接钱,说道:“这点小事姐怎么能收你钱,你们尽管去逛街,这化肥的事情姐会帮你们安排妥当。”

    钱小琳笑道:“刘姐,那就多谢你了。”

    “小琳妹子,这么说可就见外了,以后有空常来姐这儿坐坐。”刘玉兰也笑得开心。

    和刘玉兰告别,两人走出农用品批发市场,在门口叫了一辆慢慢游,往县城中心去了。

    待到李少安和钱小琳彻底走远,在批发市场的角落里,一双眼睛一直恶狠狠地盯着刘玉兰,这个人就是刚才被逼迫写下保证书的范国球。

    范国球的脸上露出一副不屑的冷笑,“刘玉兰,你今天找人来对付我,让我脸面扫地,可不要怪我不念夫妻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娘娘有点懒〕〔蜜爱来袭:老公大〕〔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家有个睡美男〕〔重回七零:军长大〕〔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玄符武帝〕〔蚀骨心尖宠:总裁〕〔酒鬼醉天〕〔都市沉浮〕〔奥术起源〕〔异凶录〕〔我家王妃初养成〕〔观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