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电娱之黑暗血统〕〔火爆毒妃:君少,〕〔快穿之炮灰凶残〕〔九零小神医:过来〕〔天朝远征异次元〕〔穿越大封神〕〔疯狂原始社会〕〔星空始祖觉醒中〕〔重生甜妻在八零〕〔田园商妃:夫君,〕〔天运贵女之寒门锦〕〔这位上神有何指教〕〔重生洪荒之帝皇〕〔路人甲乙丙的自我〕〔幻雪圣帝〕〔我本善良之崛起〕〔天刀之天涯〕〔逆武丹尊〕〔老子是条狗〕〔喜上眉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114章 围堵村支部
    李少安和赵雪梅一同来到村支部外面,总共围了零零散散大约十来个村民。为了不引起注意,两人选择站在偏外围的地方。

    “咦?”赵雪梅发出了一声好奇的轻呼。

    “怎么了?”李少安小声问道。

    赵雪梅说道:“这些人好像都是村里的低保户。”

    因为铁山湾每个月的低保金都是由赵雪梅发放,所以看到这些熟悉的面孔之后,她立刻就反应过来。

    李少安突然想起前段时间陈保中借着治牛铁柱的机会,一下子砍掉了村里那些不合符规格的低保户名单,看来这些人都是因为自己的低保被取消了,特地前来吵闹的。

    “陈支书,陈支书,我们要见陈支书!”

    这帮人从年龄上看去都在四十到五十之间,四肢上没什么毛病,脑袋好像也没啥问题。

    “看到那个带头的了吗?”赵雪梅示意李少安看中间那个叫得最大声的妇女,“她叫黄仙桃,是黄云龙的表姐。按照她家的条件是领不到低保金的,但是黄云龙还是给她表姐弄了一个名额。”

    那黄仙桃五十多岁了,比黄云龙还要大好几岁,从体态上看不出有一丁点儿困难的样子,生得一身肥肉,虎背熊腰,大大的肚子连衣服都兜不住,那一层层的肥肉往下坠。

    黄仙桃的身边,是他男人王铁山,铁山湾里王姓是大户,王铁山与王长贵那一脉祖上有些关系,至于现在这一代关系不大,只不过都姓王。

    黄仙桃一个人大喊大叫,振臂高呼,有一种带头大姐的气势,包括她男人王铁山在内,其他几户就像是为她摇旗呐喊的小喽啰。

    听到外面的吵闹声,陈保中从村支书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形,不由皱起眉头。

    陈保中一眼就看出来这帮人中黄仙桃是领头人,盯着黄仙桃质问,“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陈支书,我们要生活,请你给我们一条活路吧。”在陈保中的面前,黄仙桃当然不敢硬来,她再怎么愚蠢也不会和村支书正面冲突,而是见了陈保中出来,立即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姿态。

    其余那些跟着一起来闹事的,见黄仙桃这么说,也跟着学说,“陈支书,给我们一条活路吧。”

    老百姓们有一个最大的爱好就是看热闹,尤其是这群被砍掉的低保户围堵村支部,这么好看的热闹可千万不能错过,没多久的功夫,村支部外面已经围了一圈村民,而且赶来看戏的村民越来越多。

    黄仙桃这一招以退为进,把自己说得多么可怜,没了低保全家都活不下,同时又把陈保中推向了不义的位置,正是陈保中这个狠心的刽子手,残忍的剥夺了大家的低保金。

    见围观的村民越来越多,黄仙桃戏演得更加卖力,直接给陈保中跪下,不停的磕头,嘴里还是那句话,“陈支书,求求你给我们全家一口饭吃吧。”

    在大庭广众之下,黄仙桃等一群人当众跪拜陈保中,这招实在太狠毒,不明真相的人反倒会以为是陈保中鱼肉乡里、横征暴敛,夺走了这帮人的低保。

    “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陈保中义正言辞道。

    “不,我们不起来,起来了我们也没有饭吃,一样会饿死,与其屈辱的饿死,倒不如跪在这里跪死。”黄仙桃哭嚎道。

    “胡闹,真是胡闹!”陈保中的脸色很不好看。

    黄仙桃哭诉道:“我们全家一直以来都靠着每月的低保过活,陈支书你现在停发我们家的低保,以后我们家一大家子人这可怎么办。”

    陈保中很快就抓住了解决问题的症结所在,这帮人真正冲锋的是黄仙桃,最顽固的肯定也是黄仙桃,与其和她争辩,倒不如从其他人着手劝退。

    作为一名阅人无数的官员干部,陈保中只一眼,就看出了这群人中哪些是心态摇摆不定的。

    “李二柱,你家几口人?几亩田?”陈保中冲黄仙桃身边的一个老村民发问。

    李二柱答道:“回陈支书,一家七口,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都已成婚,女儿尚未出嫁。”

    陈保中掷地有声,质问道:“你家情况如王长贵家如出一辙,为何王长贵能成为铁山湾的种粮大王,而你李二柱却只能靠吃低保为生?”

    李二柱回道:“王长贵家有二十多亩地,而我家七口人,只有三亩地。”

    “地的问题我早已调查过,三年前你家承包了十二亩地,去年还有五亩,到今年只剩三亩,为何一年比一年少?”陈保中怒斥道:“我看你就是好吃懒做,尽想着不劳而获,故意推掉手里的田地,好达到领取低保的标准!”

    李二柱被陈保中骂得心里发虚,不敢抬头,不敢出声。

    “你要是有自知之明,就赶紧退下去,不要跑来趟浑水”陈保中严厉道。

    围观的村民听到陈保中所言,传出一阵议论,对着李二柱指指点点,李二柱老脸上挂不住,悻悻地退了下去。

    与李二柱一起退下的还有另外两个一同前来闹事的村民,他们也怕自己的丑事被揭开,然后被村民们在背后戳脊梁骨。

    陈保中的目光落到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身上,问道:“王太利,你呢?你家几口人,几亩地?”

    “我家就我一个,光棍一条,没地!”王太利嚷嚷道。

    “村里没地的大有人在,你有手有脚,能劳动能干活,有什么理由领这份低保?”陈保中斥责道:“和你情况相似的牛铁柱,他不也被砍了低保,怎么不见他来闹?”

    “就是,有手有脚怎么好意思领低保。”

    “没错,咱们村的低保尽被这些人给领了,实在是可恶。”

    听到身后村民们的指责,王太利无话可说,只能气得扭头就走。

    这一下,又走了好几个,一起来闹事的只剩下了黄仙桃、王铁山夫妇。

    陈保中看着黄仙桃,目光中带着一丝同情与怜悯,因为接下来,他不会对这对夫妻手下留情。

    “黄仙桃,关于你的家庭条件我也早就调查清楚,你家一儿一女,儿子早已成家,房子买在杨桥镇,在杨桥镇居住,女儿还在省城读书。你们夫妻俩虽然明面上没有田地,但手里有金矿的股份,就这样的条件,你竟能厚颜无耻地带着人来村支部闹事?”

    陈保中走到人群中间,冲着四周围观的村民朗声道:“我们铁山湾真正贫困的家庭何其多,然而拿到低保金的又有几户?全部都被这些不符合要求的家庭领走,对于那些真正需要低保的家庭是不公平的。”

    “我陈保中既然上任铁山湾的村支书,就要带着大家一起摆脱贫困,走向富裕!这第一步,就是把这些蛀虫挑出来,让低保金落实到真正需要的家庭手里!”

    “陈支书说得好,揪出这些苍蝇!”

    “陈支书做得漂亮,就应该取消这些人的资格!”

    “我们全部支持陈支书,有了陈支书,咱们铁山湾以后可就有盼头了。”

    一时间,围观的村民们呼声震天,所有人都在为陈保中而高喊,在村民们的心里,铁山湾终于来了一位值得期待的支书。

    王铁山埋怨地瞪了一眼自己媳妇,当时他就坚决不同意黄仙桃跑来村支部闹事,可黄仙桃自以为是黄云龙的表姐,有村长给她撑腰,膨胀得不行,结果这下子成了全村公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你们这是要逼死我!”黄仙桃从衣服里掏出一个白色塑料瓶,“陈支书,你要是取消我家的低保,我就当面喝农药死给你看!”

    王铁山看不下去,劝自己媳妇,“仙桃,你不要再闹了!”

    王铁山当然知道那小瓶子里根本不是什么农药,而是两口子在来之前灌装的肥皂水。黄仙桃就已经做好了打算,如果陈保中不肯就范,她就假喝农药来逼迫他同意。

    “你给我闭嘴!除非把咱家的低保名额留下来,不然我就要死在村支部!”黄仙桃吼着丈夫王铁山。

    一看黄仙桃掏出农药,围观的村民们反倒更加来劲了,因为黄仙桃仗着自己是村长表姐,平时在村里没少得罪人,所以大家也不劝她,反而有人撺掇拱火。

    “喝啊,有本事就喝啊。”

    “就是,真有骨气喝一个给大家伙儿看看。”

    黄仙桃骑虎难下,看着周围冷嘲热讽的村民,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心想反正这瓶子里装的是肥皂水,到时候喝下去弄点白唾沫出来,假装中毒蒙混过关。

    “好,是你们逼我的,老娘今天就喝给你们看!”环视四周一圈,黄仙桃愤恨不已,赌狠旋开瓶盖,仰头灌到嘴里。

    “不要做傻事!”陈保中大惊失色,三步并作两步冲过来想要制止。他不知这里面农药是真是假,但绝不能眼见村民在自己面前吞服农药。

    然而黄仙桃才喝了几口下去,发现不太对劲,这味道根本不是肥皂水,紧接着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手里的塑料瓶掉到地上,口吐白沫,一头栽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篮坛紫锋〕〔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豪门重生:全能强〕〔重生之名门锦绣〕〔魔王逃跑计划〕〔玄幻之躺着也升级〕〔我师叔是林正英〕〔驭鬼有术〕〔佛系反骨(快穿)〕〔霸道大叔宠甜妻〕〔透视神医在都市〕〔寻山问谷爱生花〕〔野心家〕〔超级兵王俏总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