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天武帝〕〔快穿:魔王大人,〕〔仙尊归来当奶爸〕〔体坛之最强金手指〕〔妈咪,爹地欠收拾〕〔庶女惊华:一品狂〕〔诸界末日在线〕〔南有栖枝〕〔喂,小子,走开〕〔我和二哈共系统〕〔女总裁的逆天高手〕〔天眼炼魂〕〔天之一族〕〔我的极品美女老师〕〔主宰漫威〕〔南山隐〕〔我就是大牌〕〔都市伪仙〕〔我家后院有个修仙〕〔扬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115章 生不如死的洗胃
    黄仙桃这一下可是让在场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不料这老娘们真叫一个彪悍,说喝就喝,连命也不要了。

    看到黄仙桃倒在地上,呕吐白沫,刚才人群里那些拱火起哄的人全部傻眼,有的悄悄离开,生怕出了事情自己脱不了干系。

    陈保中蹲下身子,检查黄仙桃的症状,只见她面色发黑,瞳孔收缩,嘴里不停冒着白沫,明显是中毒了。

    王铁山站在一旁,根本没当回事,心想自己媳妇演得可够真的,比两人排练的时候像模像样多了,要不是他早就知道这里面是肥皂水,还真给骗了过去。

    “还杵在那干嘛呢,你媳妇中毒了!”陈保中冲王铁山吼道。

    王铁山摆手道:“陈支书,你别信她的,那里面哪里是什么农药,分明就是咱俩一起灌的肥皂水,你别看她演得挺像,你别管她,过一会儿她自己就爬起来了。”

    说罢,王铁山走到黄仙桃跟前,拉了拉自己媳妇,“起来了,别再这里丢人现眼,咱回家去。不就是个低保么,没有就没了呗。”

    可拉了两下之后,王铁山也傻眼了,黄仙桃的手很沉,而且没有任何反应,不会是真喝农药了吧?

    王铁山赶紧拾起那掉在地上的白塑料凭,放在鼻子跟前一嗅,一颗心沉到了冰冷的水底,媳妇黄仙桃喝的还真是农药,不是两人事先灌好的肥皂水。

    这是怎么回事?王铁山想破脑壳也想不通,媳妇带来的肥皂水是怎么变成农药的。

    陈保中拉着王铁山质问道:“你给我老实交代,你们俩到底是怎么打算的!”

    王铁山一看什么都瞒不住,只能把一切都坦白交代,“当听说我们家的低保被砍以后,仙桃就不服气,寻思拉着同样被砍了低保的几户人家一起来村里闹。”

    黄仙桃一直以来仗着有黄云龙这一层关系,向来在村里谁都不放在眼里,哪怕是新来的陈保中,她也要和他斗上一斗。

    害怕一个人势单力薄,于是黄仙桃就拉拢其他没了低保的人家一起发难。为了能让这场逼宫更加激烈,还专门弄了一瓶假农药,就是在最后时刻用来吓唬陈保中的。

    可是由于家里农药瓶瓶罐罐多,老俩口灌了肥皂水之后自己也搞糊涂了,错把真农药当成肥皂水给带来,结果就酿成了这出悲剧。

    “你们真是!”陈保中指着王铁山骂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见到媳妇面色乌黑,几乎就快没了生气,王铁山哇的一声嚎啕大哭出来,“出事了,出事了,我的仙桃啊,是我对不起你,你可千万不能有事,抛下我就这么走了!”

    “哭有什么用,赶紧抬到卫生所救人。”陈保中命令道。

    人群里有人说道:“苏飞好像去镇上看他女儿去了,今天卫生所没人。”

    村里唯一一个医生也不在,这可如何是好,大家都是一筹莫展,难道黄仙桃今天注定要命绝于此。

    此时,一直在人堆外面的李少安有种不好的预感,冲赵雪梅说道:“那边可能真出事了,我得赶过去看看。”

    “快去吧,救人要紧。”赵雪梅对这些热闹本身并没有多大兴趣,她只不过是想借此多与李少安待一会儿,见李少安赶去救人,赵雪梅也就不在外面逗留,转身回到了财务室。

    “快让让,让一让,让我进去!”

    李少安来到出事的地方,拨开挡在前面的人群,终于挤了进去。

    看到是李少安出现,先前那些绝望的村民再度燃起希望,大家刚才脑子里面慌乱,只记得苏飞,一时把李少安给忘了。

    “少安不是有辆三轮车吗,赶紧用三轮车把人送到镇上的医院去。”

    人群里立即有人提议,而且这一议题很快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同,大家纷纷说着,要让李少安送黄仙桃去镇上医院。

    “少安,你怎么不动啊?”

    “人命关天,一刻都不能耽误,赶紧的。”

    面对周围如同潮水般涌来的声音,李少安一时陷入了两难。

    刚才李少安已经观察过了黄仙桃的状态,必须立即马上洗胃,这样才有可能救活。如果送到镇上医院,即使有三轮车,开得再快,最起码也得半个小时。

    半个小时对于现在的黄仙桃来说已经足够她去见阎王爷了。不是李少安不想送她去外面医院,是他真的不敢,说不定还没送到,人就已经死在半道。

    陈保中知道李少安绝非冷漠之人,之所以没有行动,一定是有他原因,问道:“少安,你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出来,出了一切问题有我这个支书顶着。”

    李少安组织了一下语言,想着要怎么说服周围这些热血的村民,刚要开口,却听到人群之外传来一个清脆响亮的女声。

    “你们在这里催着送去医院根本就是在害人,以黄仙桃现在的样子,不用到半路就一命呜呼了。”

    这突然出现的女声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只见一个穿着打扮很时髦的年轻女孩儿站在人群外。

    “香秀?”

    立即有村民认出了这个女孩,不正是王长贵家的小女儿王香秀吗?

    王香秀在省城读书,比起李少安来稍稍差了点,但也了不得,毕竟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大学生。

    这王香秀虽然名字土了点,但穿着打扮可一点都与土不沾边,上身一件时下大城市最流行的牛仔马甲,腿上穿着一条灰色卡其裤,那模样,那气质,那身段,还真没得说。

    围观的村民们自动让出一条道来,看着王香秀一步一步走到人群中央。

    “陈支书,以黄仙桃现在的情况,必须马上进行洗胃。”王香秀当机立断,这一点与李少安不谋而合。

    陈保中点头赞同,“行,那就赶紧洗胃!你们尽管大胆去做,出了一切事情都有我来担着。”

    人生在世,千万别想不开,尤其是喝农药这事。一旦喝了,没抢救回来命就没了,就算是抢救回来了,光是洗胃这一项,就能让人尊严尽失,苦不堪言。

    在一旁帮忙的村民赶紧从村支部里抬出来一张长桌,将黄仙桃平放在桌子上。然后又有村民提着铁水桶,打来了好几桶水。

    根本没啥讲究,洗胃手术就这样在村支部外面,被一干看热闹的村民全程围观,那场面堪比唱大戏。

    黄仙桃已经奄奄一息,几乎是没有什么力气,但是为了等会让灌水的时候不断挣扎,还是叫来了四个汉子按住手脚。

    “你灌还是我灌?”王香秀看了李少安一眼。

    “还是你来吧。”李少安有些下不去这手。

    王香秀伸手捏开黄仙桃的嘴,顺势将一个漏斗塞进她口腔,抬着水桶往里灌。

    起初黄仙桃没什么反应,后来估计灌进肚子里的水太多了,人难受得不行,一下子睁开眼睛,稀里哗啦把灌进去的水全部吐了出来,吐得一地都是腥臭的黄水。

    黄仙桃醒了过来,受不了这个罪,拼死挣脱,嘴里大喊不要灌了。然而胃里的农药残留没有清除干净就必须接着灌。由于有几个汉子按着手脚,无论黄仙桃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

    “来帮我按住头!”王香秀冲李少安吩咐道。

    李少安当即双手牢牢按住黄仙桃的脑袋,不让她乱动。

    王香秀再次把漏斗插进黄仙桃口腔,抬着水头哗啦灌进去,灌得黄仙桃的肚子鼓得像个圆球。

    黄仙桃实在受不了这个罪,哇的一声把水全都吐了出来。

    这还不算完,洗胃继续进行,一次的呕吐只是下一次痛苦的开始,黄仙桃实在是咽不下去,肚子都快要爆炸,水从嘴角不停往外冒,淌了一地。

    “我不要,别灌了,让我死,让我死!”

    黄仙桃歇斯底里地嚎着,然而大家将她死死按住,根本无法动弹一丝一毫。

    这一刻真的像是在用酷刑一样,别说黄仙桃生不如死,就连围观的那些村民个个都看得表情扭曲,不忍继续看下去。那些带着小孩来看热闹的,估计小孩子心里都得留下阴影。

    如此反复折腾了数次,一场比酷刑还要残酷的洗胃手术算是顺利完成,黄仙桃躺在长桌上,此时早已经目光呆滞,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这种罪受这一次,一辈子都挥之不去。

    虽然过程却是惨不忍睹了点,好在人是已经救活,王铁山抱着自己媳妇一通哭,李少安和王香秀各自抹去额头上的汗珠,陈保中得以长出一口气,围观的村民也纷纷散去。

    “香秀,今天还真是多亏了有你,谢谢你。”李少安主动热情地向王香秀打起招呼,两人毕竟从小学到初中都是同学,今天也算是老同学相见。

    哪知李少安的一番热情却遭到了王香秀的漠视,王香秀并没有伸出手来和李少安握手,而是双手环抱在胸前,用一种傲视的目光看着李少安。

    “李少安,你打了我表弟的事情,咱们俩还得好好算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个娘娘有点懒〕〔蜜爱来袭:老公大〕〔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我家有个睡美男〕〔重回七零:军长大〕〔医本正经:三小姐〕〔前妻有毒:总裁复〕〔玄符武帝〕〔蚀骨心尖宠:总裁〕〔酒鬼醉天〕〔都市沉浮〕〔奥术起源〕〔异凶录〕〔我家王妃初养成〕〔观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