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宋姬传〕〔电影世界的无限战〕〔狼牙兵王〕〔天价妈咪:总裁爹〕〔诗意的情感〕〔神秘老公惹不起〕〔皇帝培养手册〕〔权门小老婆〕〔和前妻的幸福官司〕〔蜜宠甜妻:封少,〕〔穿入仙武〕〔仙君,你家小狐狸〕〔七十年代之空间有〕〔上神,你的夫君又〕〔神拳至尊〕〔异界之我成了大魔〕〔医路青云〕〔兔子必须死〕〔艾泽拉斯死亡轨迹〕〔极品农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213章 事有蹊跷
    在十几道电筒光的照射之下,牛铁柱那张被网格勒到变形的脸里透着惊恐与慌乱。

    “牛铁柱,你个狗改不了吃屎的,今天早已布下天罗地网,看你还往哪里逃!”

    钱小琳手里握着一根竹竿,冲上来作势要打牛铁柱,吓得牛铁柱赶紧求饶。

    “救命啊,你们要干嘛!”

    “干嘛?当然是揍你!谁让你在宿舍后面装神弄鬼来吓唬蒋老师的!”

    “我什么时候吓唬蒋老师了,我刚刚被她吓到了还差不多。”

    “不承认是吧,我今天就打到你承认。”

    “小琳丫头,别动手,有话好好说,这是误会,真是一场误会。”

    看到钱小琳冲过来,牛铁柱害怕得瑟瑟发抖,要是没有被网捆住,他一定脚底抹油早跑了,可现在被困在网里,吊在树上,想跑也跑不掉,只能像个沙包一样任人抽打。

    “有什么好误会的,就是你在这里装神弄鬼吓唬蒋老师,被当场抓了现行,还有什么好抵赖的。”

    “我没抵赖啊,我真的没有,我是冤枉的。”牛铁柱大声叫冤。

    “死鸭子嘴硬,我让你狡辩!”

    钱小琳拿着竹竿对着牛铁柱的屁股就是一顿抽,打得牛铁柱在网子里一通哀嚎。

    底下众人看到牛铁柱凄惨的模样,皆有些不忍直视,李少安本想阻止钱小琳,但想到他昨晚把蒋婷婷吓成那副模样,便止不住来气,心说让钱小琳狠狠教训这家伙一通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惩罚。

    牛铁柱在网里大喊大叫,“我不服,你们这是屈打成招,空口白牙诬陷好人,我牛铁柱比窦娥还怨!”

    蒋婷婷看不过去,觉得牛铁柱被打得很惨,便上来求李少安,想让李少安放他下来,“我看他挺可怜的,要不把他放下来吧。”

    李少安一看打得足够了,止住钱小琳,对着被吊在树上的牛铁柱问道:“铁柱,你说你是冤枉的,那昨天的事情怎么解释?”

    “什么昨天,我这是第一次过来,你们说的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牛铁柱愤愤不平,言语中充满了怨气。

    李少安说道:“好,就算你之前没有来过,那我问你,你今天过来蒋老师的宿舍干什么?”

    牛铁柱大声叫屈道:“我路过后山不行吗,当时尿急,就想找个墙角撒泡尿,哪知道尿一半窗户突然打开,吓得我尿都憋了回去。”

    “编,我让你编,我看你能编出什么花来!”钱小琳举着竹竿,又要去打牛铁柱。

    牛铁柱吓得肝儿颤,刚才一顿棍子挨下来,屁股都肿了,见到钱小琳又要来,赶紧呼救,“少安师父,救我!”

    李少安挡在钱小琳跟前,给了一个不要冲动的眼神,示意钱小琳先冷静下来,不要着急动手。

    大家把牛铁柱围在中间,这家伙也许是平时脸皮太厚,习惯了,一点儿也没感觉到紧张,说话也是底气十足,态度强硬,反正就是抱定了自己是被冤枉的说法。

    看牛铁柱这么笃定,李少安暗道,也许真不是牛铁柱,暗中吓蒋婷婷的另有其人?

    其中有一个细节让李少安很在意,就是白天他在屋后发现了几个烟头,而以他对牛铁柱的了解,牛铁柱平时是不抽烟的。

    说不定牛铁柱真的只是来撒泡尿呢?可他一个人大半夜跑到后山来做什么,这里面有些蹊跷。

    总之,牛铁柱很有可能确实是抓错人了,刚好就是碰巧逮住他,他也倒霉,哪里不好,非得跑到墙角跟撒尿。

    带着这个想法,李少安不动声色地悄悄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群,忽而见到人群里有个特别的身影,是村里的二流子狗剩,这人是跟着王二狗混的,记得今天来抓牛铁柱,并没有通知过这么一号人,他怎么知道消息跑过来的。

    看到了狗剩躲在人群外,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笑得很是古怪,李少安大致已经有了定论,有十足的把握这事儿就是王二狗那帮人干的,只是没有证据拿下这伙二流子。

    虽然已经有了定论,但面上的戏还是要做足,不能让狗剩看出异样,生起疑心。

    李少安冲着牛铁柱,严厉问道:“你去后山做什么?”

    牛铁柱讨价还价:“你们把我放下来,放下来我就说。”

    李少安顺口答应道:“行,我把你放下来,你最好一五一十的交代。”

    大家一起解开绳子,把牛铁柱放下,牛铁柱从网里钻出来,就像是从五指山下钻出来的孙猴子,动了动手脚,高兴得又蹦又跳,得意忘形。

    “牛铁柱,你皮痒是不是!”钱小琳眼珠子一瞪,立刻把牛铁柱吓老实了。

    “铁柱,你半夜一个人来到后山做什么?”李少安心说,你来干什么的,赶紧交待清楚,这样我也好帮你洗脱嫌疑。

    然而牛铁柱顾左右而言他,嘴里支支吾吾,就是不肯说出原因,“谁规定一个人不能来后山了,这儿凉快,我来纳凉不行吗?”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都已经被抓现行了还不承认,看我今天不打死你。”见到牛铁柱油盐不进,钱小琳气不过,又要冲过来追打。

    牛铁柱赶紧躲在李少安背后,把李少安推在身前当挡箭牌,“师父,你可一定要救我,我真是冤枉的,我真的只是撒泡尿而已,谁知道碰上这事,到现在我都还没搞明白发生了什么,真是有口莫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铁柱,铁柱!”

    就在这时,马大脚的声音从后山上传来,急匆匆从后山跑下来。

    看到跑得胸前那两坨肉都在颤抖的马大脚,李少安恍然大悟,想明白了牛铁柱跑后来来干嘛了,难怪这家伙打死都不肯说。

    “你这婆娘,跑来做什么。”

    看到马大脚跑过来,牛铁柱又羞又气,忍不住对着马大脚一顿骂。

    原来今天两人来了兴致,约好来后山上增进一下感情,马大脚先来了后山,牛铁柱后脚跟来。

    哪曾想,刚到小路口,一阵尿意袭来,牛铁柱便随意找了个墙角跟小解,不料尿到一半,窗户突然打开,把牛铁柱吓得尿都呲了一手,赶紧提着裤子就跑。

    这一跑,就成了瓮中之鳖,刚好踏中陷阱,被网吊了起来。

    在错误的时间,来到错误的地点,干了一件错误的事情,就这样,牛铁柱一头雾水,什么都没搞清楚,就成了大家口中装神弄鬼的家伙,真是百口莫辩。

    马大脚在后山大石头后面一直等,等了许久也不见相好,正觉得奇怪,就看到后山下好像有一帮人,中间吊了个大活人,细看下去,竟然是牛铁柱。

    担心自己相好的,马大脚顾不得脸面,即便会被人发现取笑,也要赶紧冲过来救牛铁柱。

    马大脚这一来,大家伙儿都心知肚明,现在这两人正打得火热,一起来到后山,还能做什么,个个笑而不语。

    牛铁柱气得跺脚,自己宁愿被揍也不肯把这事说出来,哪想到马大脚竟然自己跑出来了。

    “我不能看你被冤枉,被人打。”

    “你,你,真是……唉……”

    到现在,钱小琳才知道自己打错人了,低着头来到牛铁柱跟前,赔礼道歉,“铁柱,对不起,是我一时冲动。”

    “对不起有用吗,屁股都肿了!”牛铁柱愤怒道。

    钱小琳把竹竿塞到牛铁柱手里,红着脸道:“那你要怎样,我钱小琳做事恩怨分明,你想报仇大不了我让你打回来。”

    牛铁柱看了一眼李少安,嬉笑道:“得了吧,要真打你,我师父可定心疼死了,我老牛皮糙肉厚,没那么不禁打。”

    钱小琳脸更红了,低声骂道:“你,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李少安冲着村民们解释道:“乡亲们,看来咱们真是错怪牛铁柱了,他确实没有装鬼来吓唬蒋老师,真正装神弄鬼的另有其人,我李少安向大家保证,三日之内,一定把这作祟之人揪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回七零:军长大〕〔恃宠而婚:骄妻宠〕〔烈焰狂兵〕〔佛系反骨(快穿)〕〔万界次元商店〕〔冷兵时代〕〔豪门重生:全能强〕〔万古界碑〕〔特种兵之御兽龙皇〕〔魔王逃跑计划〕〔张绣黄月英〕〔我家有间万事屋〕〔无双仙医在都市〕〔我从星空中归来〕〔农家傻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