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先声夺人〕〔我有一座诸天城〕〔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骑砍风云录〕〔大戏骨〕〔文娱帝国〕〔地球至强男人〕〔最强之军火商人〕〔娱乐圈如此美好〕〔忍界修正带〕〔金刚骷髅〕〔你是我的两小无猜〕〔重生之灰姑娘奋斗〕〔陈默〕〔天下第九〕〔风雨缘沐林亦可〕〔神秘老公惹不起〕〔承蒙时光带来你免〕〔杀神〕〔至尊人生陈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276章 包里有什么
    中年妇女站在旁边,早已经准备好看李少安笑话,然而当老头说出这钱不是自己的时候,中年妇女那张嚣张狂妄的脸,瞬间凝固,无比尴尬。她准备了一腔的嘲讽之言,也只能硬生生吞了回去。

    李少安不是偷钱之人,这个误会算是解除了,不过老头又变得一脸无助,这次他和老伴带着家里的积蓄,想要带孙女去大医院里检查病情,哪曾想半路把钱给弄丢了。

    五百块钱对老头老太来说,是这辈子的积蓄,现在钱没了,孙女的病情也一筹莫展,这可如何是好。

    “警察同志,您一定要帮帮我,我孙女就指着这些钱看病了。”老头忍不住,又要哭出来。

    乘警赶紧安慰道:“老先生,您别着急,我保证今天这钱一定帮你找回来。”

    回头看了一眼周围这些人,乘警感到一头雾水,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这要去哪里找。

    “这样好吧,请各位再配合一下,把随身的行李打开,彻底检查一遍。”乘警言辞恳切道:“这钱关系到老先生孙女的性命,还请大家多多体谅。”

    于是,车厢里的众人纷纷从行李架上取下自己的手提箱,然后又打开随身的旅行包,大家翻箱倒柜,都在尽力帮助老头找到丢失的钱。

    老头老太一个劲地冲大家鞠躬作揖,嘴里念道:“谢谢大家了,谢谢了。”

    方玉玲和周玥主动打开自己的背包,里面除了一些女孩子的物品,再有就是零食,并没有别的。

    人群之中,刚才那个中年大婶有些扭捏,似乎不太愿意打开自己的包,刚好这一幕落到了方玉玲的眼里。

    “大婶,你这包里有什么,打开给大家看看呗。”方玉玲和这中年妇女卯上劲了,刚才这妇女嘲讽李少安时的表情方玉玲都看在眼里,想要替李少安打抱不平。

    中年妇女高傲地说道:“看就看,这钱不是我偷的,我有什么好怕的。”

    说罢,中年妇女打开自己的旅行包,打开拉链,翻开来看,里面除了一些日用品,并没有老头丢失的钱。

    “等等!”

    乘警眼尖,在旅行袋里发现了好几个用厚厚地白色塑料包起来的东西,凭着多年在火车上执勤的经验,让他觉得这白色塑料里面的东西一定不寻常。

    乘警拿出了袋子里其中一个白色塑料圆球,大约一个排球大小,掂量在手上分量还不轻,大约有个好几斤的样子。

    “这是什么?”乘警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中年妇女。

    “这……这是从家里带的土特产。”中年妇女面色尴尬,只好编了个谎。

    乘警撕开那厚厚的一层塑料,一个灰黑色的球型物体出现在众人眼前,这东西蜷缩成一团,一身都是甲片,好像已经死了,看着让人发毛。

    “穿山甲?”乘警的表情很严厉。

    “嘿嘿,是的……”中年妇女尴尬笑道。

    乘警严肃道:“穿山甲是国家保护动物,严禁捕杀和食用!”

    “警察同志,我儿媳妇最近需要这穿山甲来通经下乳,我这才托人弄了这么一只,想要回去给儿媳妇补补。”中年妇女强行解释道。

    乘警呵斥道:“不管你什么理由,犯法就是犯法!”

    “啊!那怎么办,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不是说不知者无罪吗,警察同志,你能不能放过我,以后我再也不敢了。”中年妇女吓得脸都白了,拉着乘警不停求饶。

    “这话对我说没用,到了局里再说。”

    这下中年妇女吓傻了,开始不停地哭闹撒泼,说她根本不知道这东西叫穿山甲,是朋友送的,自己不知情。

    刚好又有一名乘警闻声而至,将这撒泼打滚的中年妇女,以及她包里的穿山甲一齐带走。

    “切,自作自受!”方玉玲冲着那中年妇女冷哼一声,见她被带走,分外得意。

    闹剧结束,继续查行李,李少安和叶家盛也各自把自己的行李打开,查完之后皆是一无所获。

    最后,车厢的所有人里,唯独巢家豪的那个黑色双肩包还没有查验,于是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这个背包之上。

    “小伙子,你的背包打开看看。”乘警吩咐道。

    “警察同志,我从始至终都在帮这小姑娘治疗,绝对不可能去偷老爷子的钱。”

    巢家豪极力为自己辩解,想要证明自己不可能偷钱,其目的看上去是要保护那黑包,不能让别人看到里面的东西。

    越是这样,反而越让人觉得好奇,尤其是方玉玲,从上车开始就想要搞清楚黑包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其他人也都开始嚷嚷,让巢家豪打开背包,看看里面都有什么。

    巢家豪还在做最后的辩解,“警察同志,我真没有偷老爷子的钱。”

    老头也帮其说道:“警察同志,我相信这个小伙子不可能偷我的钱,他一直在救我孙女。”

    乘警说道:“老爷子,你也别着急,我不是说这小伙子偷了你的钱,万一偷东西的贼把钱顺手藏在了他包里呢,所以咱们还是要打开看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巢家豪再拒绝,那就说不过去了,虽然极不情愿,可还是只好当着乘警的面打开了背包。

    一路上,李少安也对他包里的东西十分在意,刚好趁着这个机会目不转睛地盯着,想要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拉链拉开,只见那包里塞得满满一包,全都是五颜六色的票子!

    那些票子不是钱,却印着面额,一下子惹来了大家的关注,每个人都被那些东西吸引。

    巢家豪的表情甚是无奈,他一直不想暴露背包里的东西,没想到因为摊上这么个事儿,最终还是被发现了。

    “小伙子,你这是国库券?”乘警说道。

    “嗯。”巢家豪点点头。

    当时车上许多都是地里种地的农民,非单位职工,所以见了国库券还觉得稀奇,不过乘警还是知道这东西。

    八十年代那会儿,国家财政紧张,于是就发型了国库券,用这个来抵钱,许多国有单位、国有企业,发工资的时候都会用国库券来低工资。往往几十块的工资,用国库券来抵个十块、二十块。

    这东西其实就是一种国债,国家发型,国家背书,有固定利息收入,到期之后可以去银行兑换。但是国库券毕竟不是真金白银的票子,想拿来当前用是不行的,于是就有很多人收到国库券之后想办法低价转手卖出去。

    “小伙子,弄这么多?”乘警很是诧异,不过这事儿一个愿卖一个愿收,只要是正常买卖又不犯法,除了惊讶也只能惊讶。

    巢家豪尴尬笑笑,说道:“讨口生活。”

    李少安这才明白,原来巢家豪是在到处收国库券,难怪上车以后一直抱着他的背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午夜布拉格〕〔秦风张欣然〕〔风华神域〕〔傅先生,你被挖墙〕〔娱乐之我是喜剧人〕〔拜师九叔〕〔狩猎志〕〔重生俄罗斯土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