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弃少〕〔回到北宋当大佬〕〔重生嫡女狠绝色〕〔女配她逆袭了〕〔仙帝归来当奶爸〕〔武道凌云〕〔我的清纯校花老婆〕〔低配版系统主神〕〔重生千金:帝少的〕〔邪魅校草:丫头对〕〔神工〕〔封神问道行〕〔黄河诡事〕〔婚色荡漾:顾少,〕〔极拳暴君〕〔绝世剑神〕〔林雪薇〕〔非凡兵王〕〔旺家农妇:养包子〕〔一卡在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463章 村里出事了
    两人就这样站在悬崖边,脚下是凉凉的山风,总觉得一个闪神就会失足掉下去。

    过了一会儿,李少安苦笑起来,不幸中的万幸,车没了,人还在。

    “你笑什么?”李慧茹惊魂稍定,不懂李少安这笑是什么意思。

    “不笑难道还哭吗,咱们俩没事,这总该笑了吧。”

    李少安只能这样自我安慰,幸好是在白天出事,要是哪天走夜路的时候这样,还真说不定就连人带车摔到悬崖下去了。

    李慧茹退回去,不敢在悬崖边站着,“你别笑了,总不能一直待在这儿吧,快点想办法。”

    李少安左右看了看,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能想什么办法,实在不行就只能走进村了。

    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山道那头传来有人哼唱山歌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从一个急弯后面出来一辆牛车,那赶车的人是村里的乡亲王从善。

    王从善今年四十多岁,家里好几亩地,平时还经常去山林里打猎,把猎物拉到镇上叫卖,家庭条件还算过得去,在村里虽不算大户,但也不算太差。

    看到王从善赶着牛车,李少安心中大喜,还真是一场及时雨,正愁怎么带李慧茹进村的时候,牛车就来了。

    “从善叔!”李少安远远就冲着王从善招手。

    等到王从善慢慢悠悠赶着牛车来到跟前,看到李少安身边还带了一个打扮时髦贵气的女人,不由多看了几眼,忍不住暗暗惊叹:啧啧,还娘们还真是生得俊俏,像是个贵妇。

    “少安,你这是咋了,怎么待在半山道上?”王从善的目光从李慧茹身上收回,落到李少安身上。

    “唉,刚才车子出事,摔到悬崖下面去了。”李少安一脸无奈,指了指旁边的悬崖。

    王从善立即从牛车上跳下,赶到悬崖边朝下面一望,果然看到一辆摔得稀烂的三轮车,看来李少安并没有乱讲,还真是车子摔了下去。

    “人没事吧?”王从善从悬崖边退回来。

    “没事,就是车子没了。”

    王从善是个思想保守的人,一直对这些新玩意儿不感冒,观念里什么车都不如牛车好使,借这个机会免不了要好好给李少安上一课。

    “都说新东西好,可我看呐,还是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老物件更好。你看你这个三轮车,一个不小心就掉悬崖里去了,要是换了牛车你看它能吗?”

    李少安心中有些不爽,本来车子坠崖就已经很难受了,又要被王从善一番嘲讽。

    一旁的李慧茹没有说什么,只是悄悄观察李少安的表情,想要看看他会有什么样的应对。

    李少安忽然咧嘴一笑,冲王从善说道:“从善叔,你说得有道理。”

    这一下完全出乎李慧茹的意料,旋即目光中流露出满意之色。

    若是换了以前的李少安,必定要和王从善在言语上争论一通,分出个胜负。

    而现在李少安行事日趋成熟,面对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是断然不会去浪费时间的,别人想怎么说由他说去便是,只要不涉及底线,哪能为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操心。

    “那你们俩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我去村里叫人把车子弄上来?”王从善问道。

    “不用了,从善叔。”李少安向王从善介绍起李慧茹,“这位,是镇上的李老板,本来是要跟着我进村考察投资项目的。”

    李少安请求道:“现在车没了,从善叔你的牛车能不能把我俩拉回村里。”

    “这种小事,上车!”

    王从善得知李慧茹是镇上的大老板,态度立即变得不一样了,难怪刚才看她时就觉得打扮得很是贵气,和村里那些娘们不一样。

    “你好。”

    李慧茹本不想开口说话,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微笑着冲王从善打了个招呼。

    “李老板好。”

    王从善傻呵呵的笑着,心里暗暗羡慕李少安这小子真他娘的有福气,记得上次回村的时候带了一个风骚的女人,这次回来又带来一个有钱漂亮的女人。

    李慧茹本以为有了牛车,路途会舒服很多,起码剩下的山路不用自己走。

    万万没有想到,这是从一个坑掉入了另外一个坑。

    牛的身上有一股味道,牛屎混合着草的味道,没有习惯的人闻这味道会很不舒服。

    显然李慧茹就是这种,坐上牛车之后,她的眉头再也没有舒展过,鼻子也是紧紧皱起,能少呼吸一口就少呼吸一口。

    李少安看在眼里,被她模样逗乐,一个劲偷笑,却又怕被李慧茹瞧见,只能拼了命憋住,最后实在憋不住,不小心小了出来。

    当时李慧茹就投来了一个要杀人的眼神,吓得李少安浑身一激灵,脸上的表情僵在那里。

    好不容易,牛车终于来到铁山湾村口,李慧茹忙不迭跳下车,选择自己走,刚才这一段路对她来说绝对是一条漫长的旅途。

    李少安也跟着下车,向王从善致谢之后,陪着李慧茹一起走。

    “笑笑笑,得意是吧?”李慧茹气得不轻,狠狠在李少安手臂上一掐。

    “姑奶奶,疼,疼,你轻点。”李少安叫苦。

    李慧茹这才解气,松了手,说道:“知道疼了?下次再让你笑!”

    李少安轻声嘟嚷:“现在逞威风,有本事一会儿别叫好哥哥。”

    李慧茹脸色刷的一下通红,像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又羞又气,恨不得生吞了李少安,“我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你这么无耻呢!”

    “那也是看人的,在你面前我确实无耻了一点。”李少安不气反笑。

    “很得意是吧?”李慧茹说着便要追李少安来打。

    到了铁山湾以后,李慧茹似乎彻底放松下来,没有了在杨桥镇上的那种警惕。

    两人追了一阵,李少安忽然回头对李慧茹说道:“别闹,前面好像出事了。”

    只见村口围了一大堆人,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李少安让李慧茹不要再打闹,带着她一起去前面看看情况。

    当时的情况一团糟,刚好王香秀十万火急地骑着三轮车出现,王长贵从人堆里出来,背上一个白发苍苍地老头,在众人的合力之下被抬上车。

    李少安当然认得这个老爷子,他正是王香秀的爷爷王善奎。

    “香秀,这是怎么了?”李少安拉着王香秀问道。

    “没时间解释,我先走了,公司的事情这两天你帮我打理!”

    王香秀看来是真的很急,连看都没有朝李少安看,眼睛一直看着在三轮车后面的王善奎,眼泪花都要急出来,等王长贵在后面坐稳,三轮车像是离弦之箭一样飞射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午夜布拉格〕〔辣妻来袭:少帅别〕〔两界布道〕〔甜妻很撩人:吻安〕〔霸道老公放肆爱〕〔清浊向恶而战〕〔佛系反骨(快穿)〕〔大将军传〕〔兵锋狼王〕〔灵明石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