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杀神白起〕〔修仙琐录〕〔美女总裁老婆〕〔妖女乱国〕〔重生九八:逆天国〕〔天下第九〕〔三国之黄巾神将〕〔我在娱乐圈修仙〕〔盛世为凰〕〔剑侠朋克〕〔我家太子妃又种田〕〔我的造梦空间〕〔曹操的主厨〕〔我在漫威无限抽卡〕〔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梁山事务所〕〔生活系游戏〕〔我在明朝当国公〕〔龙都兵王〕〔LCK之职业女选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473章 喜丧
    经过一晚上断断续续的大战,李少安起床时连腿都在打颤,短短的两天里,简直把前半辈子所有欠的都补上了,李慧茹的疯狂让人不敢相信。

    拖着沉甸甸地步伐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李慧茹早就换好了那身修长高挑的大衣,脸上的气色红光发亮,明显是被爱滋润的结果。

    “怎么了,看你没精打采的,没睡够吗?”李慧茹看着李少安精疲力尽的模样,忍不住窃笑。

    李少安无可奈何地看着李慧茹,叫苦道:“我到底怎么回事,你还不知道吗?”

    李慧茹凑到李少安耳边,媚笑道,“到底怎么回事,我真的不知道,要不你给我说说。”

    李少安翻了个白眼,还真是女人流氓起来果然没有男人什么事,堂堂杨桥镇何人不知何人不识的火辣女老板李慧茹,竟然也有如此少儿不宜的时候。

    幸亏也只有李少安一人知道,不影响李慧茹对外的形象,反倒增添了两人之间的情趣。

    玩笑归玩笑,开完玩笑接下来要考虑的是正经事情,李慧茹说道:“来村里也有两天了,你安排一下,看看怎么送我出去吧。”

    “这就走吗?”李少安有些不舍。

    “几个厂都等着我回去打理,再说我家那个要从县城回来了。”李慧茹说道。

    “那你等会儿,我去借辆三轮车来。”

    说着,李少安出了门去找牛铁柱借车。

    牛铁柱一听李少安要借车,不二话直接把钥匙扔给了李少安,他这辆车当时买的时候还是找李少安借的钱。

    李少安一直把李慧茹送到铁山湾村口,被李慧茹叫住。

    “就在这儿吧,我自己坐中巴车会去。”

    “不让我直接送到镇上去吗?”

    “被人看到不好,还是小心些为妙。”李慧茹回头交代,“以后你回到镇上,我们两个尽量少接触,最好不要再来找我,镇上全都是熟人,以免被人猜疑。”

    “我知道。”李少安情绪有些低落。

    看到李少安的表情,李慧茹有些不忍,又道:“有机会我会提前跟你讲的,有些事情你我都懂。”

    送走李慧茹,李少安骑着三轮车打道回府。

    刚回到铁山湾,就听到了一个不好的消息,王香秀她爷爷也就是王善奎死了。

    回到家里和哥哥嫂子一打听,才知道就在自己送李慧茹离开之后,王家人拖着王善奎的遗体回了铁山湾。

    “老爷子走得可惜……”

    李少国幽幽叹气,想起以前小的时候,带着两个弟弟去王家田里偷红薯,被王善奎逮个正着,不仅不骂不打他们兄弟几个,反而还让他们带些回去,确实是个心地善良的人。

    “那现在呢?咱家要不要去帮忙。”

    “葬礼明天开始,你嫂子已经答应人家,过去帮忙端茶水了。”

    ……

    人过七十古来稀,过了七十再去世的丧事叫做喜丧,这就是农村里红白喜事的由来。

    王家挂起了缟素,堂屋中间摆放着一口新做好不久的黑漆棺材,棺材底下用长凳垫着,棺材盖斜斜盖在上面,露出一半的空隙,里面躺着王善奎的遗体。

    在棺材前面的地上,点着一盏桐油灯,这在乡里的说法是长明灯,用来指引人的魂魄升天。

    王家的老老小小全都披麻戴孝跪在棺材前,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泪痕,尤其是王香秀,眼眶红肿,显然才刚刚大哭一场。

    在堂屋里除了王家的孝子,还有专程请来的道士做道场。

    唢呐、笛子、锣、镲……热热闹闹地吹奏着,除了道士们自己,没人听得懂他们嘴里到底在唱些什么。

    村民们一个接着一个地赶往王家,来的人不会空手,通常都会带上一挂鞭炮,会有专门负责点炮的人接过鞭炮,拿到坪里点燃。

    炮竹一响,道士们的吹拉弹唱随即开始。

    谭红霞和村里另外几名妇女负责烧开水、泡姜茶、迎宾,为前来的村民端上一杯红糖姜茶,祛风压惊。

    死者为大,前来的宾客会跪在草团上给王善奎磕上一个头。

    王长贵是长子,和其他孝子不同,他站在门口,只要有人前来凭吊,王长贵都要磕头还礼,直到宾客把王长贵扶起。

    葬礼有多久,王长贵就要在门口跪多久,本来亲人去世就已经让人悲痛万分,还要强撑着身子在门口还礼,饶是王长贵一副铁打的身板撑了一个上午之后终于晕倒下去。

    王长贵倒了被抬进房里休息,他的两个儿子王金来和王银来交替着顶上,只要有人前来,还礼是绝对不能少的,这关乎一个家族的颜面。

    通常在灵堂前行过跪拜礼的乡亲们会去到里面的偏房,在这里通常都会请村里的会计来帮忙收人情。

    人情就是份子钱,只是不同地方叫法不同而已。

    当时村里面家家户户有什么事,随份子多是一块两块,礼轻情意重,看中的不是钱的多少,只是一个意思。

    给了这笔人情钱,乡亲们会来到屋后的院子。

    这里搭了棚,摆了桌,角落里垒着土灶,大锅大蒸笼,村里会做饭的都来帮忙,张罗宾客的酒宴。

    一场葬礼,上上下下要请来帮忙的人不下三四十个,除了刚才的那些,还有一帮在杂屋里扎纸人纸房子的年纪稍大些的妇女,以及出殡时抬棺材的青壮劳力。

    “宾客到!”

    站在大门口迎宾的村民一声嘹亮的高喊。

    李少安手里抱着一卷脸盆大小的炮仗来到王家门前,很快就有点炮的人接过李少安手里的炮仗,拿到一边燃放。

    噼里啪啦一通震耳欲聋的响声,李少安往里走去。

    “少安,你怎么来了。”谭红霞手里端着一杯红糖水,把李少安拉住,“不是说了,有你大哥来就好了吗?”

    上门凭吊都是以户为单位,而不是人头,比如李家如果李少国这一家之主已经前来凭吊过了,其他人就不用再写人情。

    “嫂子,我左右寻思,我还是该来。”

    李少安的意思,他现在虽然还和大哥大嫂住在一起,其实早应该算是另起炉灶,自成一家,所以他必须得以自己的身份前来。

    大门口还礼的人成了王香秀,她爹和他两个哥哥正在休息,等着一会儿替换。

    “少安……”看到李少安前来,王香秀的眼泪止不住,又啜泣起来。

    “香秀,人死不能复生,节哀。”李少安扶起王香秀,看着她憔悴的模样让人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海贼王之反派〕〔宠婚甜蜜蜜:亿万〕〔辣妻来袭:少帅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