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娘子手下留针〕〔总裁的千亿豪妻〕〔重生八九甜蜜蜜〕〔都市绝品仙医〕〔最强修仙女婿〕〔快穿之还愿人生路〕〔重生过去当传奇〕〔超神奶爸在都市〕〔悠闲税务官〕〔我真不想躺赢啊〕〔逆天狂妃:邪帝,〕〔贵婿临门:嫡女不〕〔六零彪悍人生〕〔医妃她只想继承家〕〔美利坚纵享人生〕〔农门恶女是团宠〕〔宠妃撩人:摄政王〕〔重生种田:首辅家〕〔正在直播作死〕〔温少你老婆又作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555章 死要面子
    第二天一早,李少安从孙丽萍宿舍离去。

    在路上,回想起昨晚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境。

    李少安到现在都有一些没有回过神来,不知怎么事情就发展成了现在这样。

    不管怎么说,和孙丽萍之间的关系已经确立,而且人家是把最宝贵的第一次交给了李少安,这让李少安有一种由内而生的责任感。

    可能正是因为第一次的缘故,让孙丽萍在李少安的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想起张进奎还躺在医院,李少安去供销社买了些营养品,一并拎到医院里去探望。

    刚到病房门口,李少安不由皱眉,病房里面空空荡荡,没有看到张进奎的人影。

    找到医生一番询问,才知道张进奎确实是溜走了,昨天晚上半夜护士查房的时候就已经走了。

    李少安颇有些生气,这个张进奎,受了伤不安心养伤,还想着不给自己添麻烦,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

    从医院离开,李少安拎着一堆营养品气冲冲地回到米粉厂,果然看到张进奎和黄湘夫妻俩在厂房里忙碌。

    张进奎见到了李少安,自知理亏,放下了手里的活,走到李少安跟前,致歉道:“厂长,我这点小伤是真没事,你就让我回来干活吧。”

    黄湘见李少安怒气冲冲,还当是丈夫犯了什么事,赶紧上来道歉:“厂长,进奎他也是一心为了厂子,你千万不要责怪他。”

    “湘姐,我明白你们的心意,但是什么事情也得看时候,现在进奎有伤在身,必须要做的就是好好养伤,除此之外一切都不重要。”

    “厂长,我们夫妻都是粗人,皮糙肉厚的,没那么金贵。”

    “不管你们是什么人,只要在我的厂里,所有的职工都一视同仁,谁生病受伤了都得休息,这是规矩。”

    李少安把手里的营养品塞到黄湘手里,“这些是我买给进奎的,你替他收着,进奎的伤因我而起,作为厂长我责无旁贷。”

    黄湘和张进奎一起摆手,“使不得,使不得啊。”

    “没什么使不得的,这是厂里的规矩,不要再多言。”

    李少安表情严肃,借着厂长的威势让这夫妻俩收下营养品,然后又叫来王芳。

    王芳扭着腰走到李少安面前,笑嘻嘻道:“老板,什么事啊?”

    李少安说道:“从今天起,一直到进奎伤好,这段时间都算作病假,工资一分不落照发。”

    张进奎和黄湘热泪盈眶地看着李少安,动容道:“厂长,你的大恩我们夫妻俩无以为报。”

    ……

    一栋单层的矮小砖房里,几个小痞子聚在一起。

    这帮人总共八个,里面还有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正是飞机和陶菲菲他们。

    昨晚这一战,这帮小痞子损伤惨重,那两个被三轮车撞飞的家伙到今天都还躺在床上下不来,其他几个腿上全都是一道道的血印。

    飞机没能好到哪里去,手腕脱臼了,脑袋更是被打成猪头,在杨桥镇平时横行惯了,还没有像昨晚那么憋屈的时候。

    陶菲菲脸色很臭,只以为昨晚定能让孙丽萍被好好羞辱一番,没想到结果被羞辱的是自己这一方的人。

    “他妈的,昨天晚上突然杀出的那个鬼脸男到底什么来路。”

    “日他屋里娘,那狗日力气比牛还大,下手又狠,打得我这条腿今天还麻,解大手都蹲不了。”

    一帮人在那里气愤填膺地议论,言语中对昨晚突然杀出的张进奎恨得咬牙切齿,哥们几个都觉得咽不下这口气,誓要找机会报仇。

    人群里忽然有人提道:“我好像见过那鬼脸男,他是在米粉厂里干活的。”

    “你确定没看错?”

    “好像见过,是不是咱们去米粉厂一看就知。”

    飞机和一帮小弟嚷嚷着要去米粉厂找麻烦,然而嚷嚷了半天,也没有哪个敢真抄上家伙杀到米粉厂去。

    回想起昨天晚上那鬼脸男如同出笼的野兽一般凶残,不禁让这帮小痞子感到一阵胆寒,平时在镇上吓唬吓唬那些善民还行,真要动刀砍人他们还没那个胆。

    “飞机,那人就是同咱们玩命,咱犯不着和他死磕下去。”

    “我觉得也是,这事就当吃了个哑巴亏,反正也没有别人知道,以后咱们兄弟在镇上一样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几个哥们说的这些,飞机又哪里能不知道,他心里也就这个想法,只要一想到那个鬼脸男,他就不禁一阵后怕,哪里还有胆子去找人家报仇。

    只不过,飞机再怎么害怕,也不敢在嘴上认怂,因为他女朋友陶菲菲就在身边。

    而且因为昨天的事情,陶菲菲一直冲他摆个冷脸,嫌弃他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这让飞机感到非常没有面子。

    “说什么呢,你们他妈说什么呢?我飞机在镇上这么多年,什么时候怂过?”

    “飞机,没必要,和那种疯子真犯不着。”

    “算我看错你们,老子飞机没有你们这帮兄弟,你们怕了怂了,老子不怕!”飞机拍着桌子怒发冲冠,“他再怎么能耐不也是一个脑袋一双手,难道还能有三头六臂不成?”

    一帮乌合之众的讨论就此不欢而散。

    大部分人的意思是不想再去招惹张进奎,而飞机为了面子,要在陶菲菲面前逞个能,硬着头皮说要去找张进奎报仇。

    到最后,这帮酒肉兄弟自然各奔东西,没有人留下来陪着飞机一起报仇。

    飞机很尴尬,杵在那儿像根柱子,他原以为自己慷慨激昂地振臂高喊,能够激发兄弟们的血性,带着兄弟们一起找上门去报仇,然而现实很伤人,除了他自己,没人愿意再掺合这事。

    “菲菲,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

    飞机伸手去搭陶菲菲的肩膀,却被她一把推开。

    陶菲菲冷笑道:“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交的都是一帮什么狐朋狗友,屁大点事都办不成,真是一帮废物!”

    飞机被怼得脸色涨红,没有还嘴的余地。

    “是,他们就是一帮废物,我飞机真是错看了他们!”

    “得了,别在那儿大喊大叫了,谁不知道你和你那帮兄弟是一路货色。”

    陶菲菲神色极不耐烦,不愿再听飞机在这里大放厥词,推开飞机摔门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兵锋狼王〕〔两界布道〕〔霸道老公放肆爱〕〔清浊向恶而战〕〔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大将军传〕〔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灵明石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