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萌妻十八岁〕〔我在诸夏当大王〕〔一品侍卫〕〔猎天争锋〕〔仙道九万年〕〔神工〕〔鬼妃不好惹〕〔盖世武神〕〔甜蜜隐婚:陆少宠〕〔网游无限属性〕〔武侠世界的慕容复〕〔婚来不易:剩女要〕〔娇妻诱人:闪婚老〕〔将军他怀了龙种〕〔万古第一狂帝〕〔替嫁娇妻:神秘老〕〔软妹逆袭:黄先生〕〔重生之都市仙帝〕〔萌娘神话世界〕〔七十年代喜当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566章 肺腑良言
    杨桥镇医院。

    李少安在唐红艳的陪同下,让医生简单的清洗了手上的伤口,敷上药缠了纱布,这才算完。

    自己的伤情处理好之后,李少安又去看望了张进奎,他腿上的伤口已经被缝合,此刻正躺在床上挂着盐水瓶。

    房间里还有其他人,黄湘眼睛通红地坐在旁边,见到李少安进来,连忙起身致意。

    “湘姐,你们的伤势怎么样了?”

    “我们不碍事,就是进奎伤得比较重。”

    说起张进奎的伤,黄湘又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得出来她对丈夫被砍伤这事很难过。

    沈春兰和王芳也在病房里,看着她们两人遭此横祸,被打得鼻青脸肿,李少安心怀歉意,若是自己能够早一步赶回厂里,也许就不会牵连到两人。

    对于这三个女人,李少安除了愧疚,还有深深的敬佩,关键时刻她们都勇敢地站了出来,甚至要比许多男人还要英勇。

    “嫂子,芳姐,这次的事情已经解决,你们安安心心养伤,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李少安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和大家伙承诺了一句,又交代了一些小事,然后离开了病房。

    从病房出来,刚好唐红艳也从另外一个病房里走出来。

    唐红艳说道:“猴子在隔壁,我刚才进去看了一下。”

    李少安神情一紧:“要是你那几个手下再来找麻烦怎么办?”

    唐红艳神色淡然道:“放心,该交代的我都交代了,借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走出医院,李少安和唐红艳各自撑着伞,沿着公路一旁往前走,也没说去哪里,就这样一直走。

    “姐,你那个手下情况怎么样?”

    “没生命危险,你下手虽然狠,好在都不是要害,不过这也够他躺一阵了,算是给他的一点教训,长长记性。”

    回想起刚才完全失去理智的样子,李少安只觉得那会儿自己就像是一只失去了控制的野兽,当时脑子里所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把猴子照死里打。

    唐红艳停下脚步,扭头看着李少安。

    “少安,今天的事情我知道你很生气,姐和你一样也很生气,猴子在你厂里大闹一通,打伤你嫂子砍了你职工,你恨不得宰了他,我也恨不得宰了他,但是站在我的立场,我不能这么做,希望你能理解。”

    “我明白,他毕竟是你的手下。”

    这道理李少安也懂,不是唐红艳不帮他,能做到现在这样都已经给足了李少安面子。

    唐红艳说道:“若不是因为你,这事我断然不会去插手,也许你觉得我太冷酷,不过这就是现实。”

    “我们在道上混的也讲规矩,只要不是吃里扒外,背信弃义,卖友求荣这种原则上的错误,一般来说都不是严重的问题。”

    和唐红艳的谈话,让李少安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另外一面,从她的身上能够感受到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霸气,也许正是因为女老大的身份,让她拥有了令常人感到惧怕的气场。

    关于唐红艳的身份,李少安渐渐开始接受,正如同有白昼就有黑夜一样,这个世界有曝露在阳光下的一面,也有隐藏在黑暗中的一面。

    “你知道为什么猴子哪怕宁愿被你打死,也不敢还手吗?”唐红艳问道。

    “因为他怕你。”李少安说道。

    唐红艳摇了摇头:“准确的说,他怕的不是我这个人,而是红姐这个名字。”

    李少安十分意外,他有一点点能懂唐红艳这话的意思,只是没有想到唐红艳竟然能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来。

    “我不过是一介女流,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人,然而红姐这个名字却代表着一张网,一张将各方利益归咎于一处的网。”

    “猴子要是真冲着我来,我当然不是他对手,但是他敢吗?他不敢,因为他知道我有钱有势,背后有着他无法撼动的势力,所以他不敢。”

    “反过来说,他也是我势力中的一部分,如果因为今天的事情我做得太过,那些跟着我的手下们必然会心生想法,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

    李少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对于唐红艳的看法又一次有了极大的改变,能够有如此真知灼见,不得不说她能当上这个老大绝对不是偶然。

    “姐,你越来越让我感到惊讶!”李少安驻足感叹。

    “有么,你这是在夸我呢?”唐红艳莞尔一笑。

    两人相视一笑,继续往前走。

    走了一阵,唐红艳又停下来,关切道:“少安,你的性子还是太刚太硬,一时热血上头便什么都不顾,很多时候太冲动并非一件好事,有一句话叫做刚则易折,不知你听过没有。”

    突然听到唐红艳说起这些,李少安脸色变红,有几分不好意思,歉然道:“姐,刚才那一会儿,我确实因为愤怒失去了理智。”

    唐红艳烟瘾犯了,从兜里掏出烟盒,正要点上,却被李少安阻止。

    “忘了……”

    唐红艳尴尬一笑,把烟收了回去,继续和李少安说起了刚才的话题。

    “姐和你说这些不是对你的做法有意见,而是想告诉你,这个社会很复杂,绝对不是靠着热血和蛮干就能解决问题的。”

    “如果今天我没有在场,你想想会是什么结局?”

    李少安低着头,不太敢看唐红艳,他也知道没有唐红艳的话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有血性是不错,但要学会看时候,如果我不在,当时那样的情况,猴子会乖乖站在那里让你打,其他三个人会站在旁边愣着吗?”

    “再如果,今天来你厂里闹事的不是我的人,而是方脑壳的人,你觉得他们会给你这个报仇的机会吗?”

    “姐……你说得是……”

    唐红艳还是趁李少安不注意把烟点上,深吸了一口望着远方的天边,回想起了曾经在东粤的那段岁月。

    “我以前在东粤,遇到过比你今天还要屈辱得多的情况,但有的时候,为了保全自己,也不得不低头。”

    李少安见唐红艳眼光深邃,不禁问道:“姐,你是不是想起什么来了?”

    唐红艳笑笑,说道:“只有经历过生死之后,才会懂得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命还在,一切就还在,命没了,一切就没了。”

    李少安没有过唐红艳那种刀口舔血的经历,没有亲眼见过自己的兄弟被人砍死在面前,所以对唐红艳的话仅仅是觉得有道理,却无法产生那种共鸣。

    “少安,姐今天跟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你以后遇事,先想着如何保全自己。”

    “姐……”李少安颇为动容,望着唐红艳,能够感觉到从她眼睛里投来的目光是热诚真挚,不带一丝虚假做作的。

    “也许对你来说,你还有哥哥嫂子侄子……姐在这个世上只剩下你一个亲人,绝对不能让你出任何差池。”

    当唐红艳说完这一句的时候,李少安一瞬间眼泪绷不住,竟然流下泪来。

    他堂堂一个七尺男儿,这辈子几乎没有在人前落过泪,然而今天却因为唐红艳的一句话哭了。

    一直到这一刻之前,其实李少安对于和唐红艳之间的关系并没有太过在意,他觉得也许对唐红艳来说,不过就是认了个干弟弟,远没有到亲姐弟一般重要。

    然而听到了唐红艳发至肺腑的话语,李少安感动了,他没有想过,原来自己对唐红艳如此重要。

    唐红艳用手擦去了李少安脸上的泪痕,她的眼睛里也有泪光,却逞强笑道:“瞧瞧你,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像什么样子。”

    “姐,从此以后,你就是我亲姐!”

    “诶!”

    唐红艳再也绷不住积累的情绪,那一瞬间热泪夺眶而出,将李少安紧紧抱住:“姐这辈子已经失去成玉了,再也不能失去你。”

    李少安有些猝不及防,当唐红艳那紧致的身子靠上来以后,顿时羞得脸色通红,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最后只好轻抚唐红艳的后背,让她不要太激动,哭得多了伤身子。

    两人在风雪里紧紧地抱着,唐红艳的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滴滴落到李少安的肩膀上,将外套打湿大片。

    时不时有人路过,见到两人抱得,还以为是一对热恋的情侣。

    良久,两人分开,李少安要回米粉厂,唐红艳要回家中,正要就此别过,忽然见到前方路上浩浩荡荡走来十几个人。

    这帮人手里都拎着棍棒,来势汹汹,每个人身上都冒着一股杀气。

    走在最前面的那人李少安认识,正是替唐红艳看赌场的徐明。、

    “徐明?”

    “姐,他们怎么来了?”

    唐红艳给李少安做了一个手势,让他不要冲动,好好跟在她身后。

    徐明刚好看到了唐红艳,于是急急忙忙地一路小跑来到唐红艳跟前,“红姐,太好了,在这儿遇到您,我正有事情要告诉您。”

    “带了这么多兄弟,这是要去干嘛?”唐红艳冷冷道。

    徐明义愤填膺:“我得到消息,猴子让人给干到医院去了,我带兄弟们去给猴子报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特种兵之御兽龙皇〕〔甜妻很撩人:吻安〕〔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最强医圣林奇〕〔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第一全能赘婿〕〔王者尖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