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强势回归〕〔咸鱼赘婿〕〔灵鼎山人传〕〔我竟然是富二代〕〔天命凰徒〕〔乡村小神医〕〔氪金魔主〕〔仙草供应商〕〔都市之活了几十亿〕〔扶摇而上婉君心〕〔重生之先声夺人〕〔位面三国争霸〕〔奶爸圣骑士〕〔原始生存守则〕〔来自地狱的男人〕〔原来我是富二代〕〔快穿:末世挣命日〕〔我的老师是学霸〕〔刘备的日常〕〔风华神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绯色人生 第688章 唐武军
    今儿的杨桥镇特别热闹,天刚亮的时候,好几台摩托车就在街道上来来回回,穿来穿去。

    摩托车的后面都竖着一杆彩旗,上面写着“武兵水泥店开业大吉”几个字,随着摩托车引擎的轰鸣咆哮,彩旗在后面迎风飘扬,那派头可谓相当的了得。

    轰隆的噪音从一早上起就没有断过,凡是路过街上的小镇居民们都能看到彩旗招展的一幕,于是乎自然有人会小声讨论。

    “这谁开业啊,弄这么大阵仗?”

    “这你都不知道,方脑壳他弟弟。”

    “噢!那人不是还在牢里面蹲着吗?”

    “你这都什么时候的消息,唐武兵前不久就出来了。”

    “原来是他啊,弄出这么大阵仗也就不奇怪了。”

    在杨桥镇最繁华的十字路口,一间当街的店面,外面挂着横幅,旁边有乐队吹拉弹唱,时不时还有一阵礼炮响起。

    这一切,全都是因为一件大事,那就是唐武兵的水泥店今天正式开张营业。

    唐武兵是个狂妄嚣张的人,这次回杨桥镇一心想着要干点大事,这水泥店就是他蓝图的第一步。

    只要有他唐武兵在,别说这水泥店,以后杨桥镇的赌场、虾子馆、砖厂、砂厂,都得有他的一份,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杨桥镇不是只有一个方脑壳,他一点也不比方脑壳差。

    在店门口,站着一个打扮得光鲜亮丽的男人,头发梳得油光发亮,脚上皮鞋能当镜面用,站在人堆里格外扎眼,老远就能见到这家伙,这人就是唐武兵,这家水泥店的老板。

    刚刚从冷水市回来,正是意气风发之时,眼下的唐武兵只觉得整个杨桥镇都在自己脚下,早晚有一天他会是这里新的霸主。

    门面外又响起一阵鞭炮声,白色的硝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热闹喜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然而总是有一些画面与时下的喜庆格格不入,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叫花子从路边走了过来,嘴里哼哼唧唧,手中拿着一个破碗,想要来讨点钱。

    “滚滚滚滚滚,哪儿来的叫花子,没看今天我们兵爷店铺开张吗,别他妈在这儿扫兴。”

    “可怜可怜小老儿,赏口饭钱吧……”

    不管怎么撵,这老叫花子就是不肯走,赖在门口非要讨到钱了才肯离开。

    店门口唐武兵以及他的那一帮朋友、手下,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大好的事情让这么一个人弄得不上不下,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黄州!”

    唐武兵已经极不耐烦,冲着身旁的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

    这黄州是唐武兵的得力手下,在唐武兵没有坐牢之前,就是他的第一打手,跟着他打架斗狠冲锋陷阵,从来没有怕过。

    有了唐武兵的授意,黄州直接从人堆里杀出来,照着那老叫花子的胸前就是一脚。

    这一脚来势汹汹,势大力沉,老叫花年纪应该在六十往上,身子本就单薄,再被这么一踹,顿时飞了出去。

    老叫花趴在地上,手里的破碗摔碎在一旁,老脸上一阵煞白,看上去伤得不轻。

    黄州没有罢休,走上去对着老叫花的腿上又给了一脚。

    “老东西,以后讨钱长点眼,先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唐武兵看在眼里,大觉解恨,让你这老不死的给老子添晦气,看老子不弄死你。

    老叫花被黄州一顿打,唐武兵以及他那些朋友、手下看得开心,甚至有人笑出声来。

    就在这时,刚才那几个大笑的家伙突然变脸,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恐慌的神色。

    黄州还在那边得意洋洋,想要继续追打老叫花,忽然脖子被人从后面掐住,大惊之下立即转头来看,还没看清刚才动手的人到底是谁,迎面而来一个大手掌,扇得他眼冒金星,晕头转向。

    “黄牯,你他妈有病啊!”

    站在黄州身后的是个一米九的汉子,这人虎背熊腰,体型壮硕,胳膊肘比黄州腿还要粗。

    黄牯是当地对体型结识健壮的黄牛的一种叫法,这人能够叫黄牯,可见其身体之壮,绝非一般人能够比得了。

    黄州被莫名扇了一耳光,气不打一处来,关键黄牯还是自己人,平时都是一起混的,这更让黄州觉得恼火,冲上来要和黄牯讨说法。

    还没走到黄牯跟前,黄州忽然感觉到背脊生出一股凉意,那冰冷的感觉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刚才还怒气冲冲,转瞬间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蔫头搭脑的,几乎连脚步都迈不开。

    为什么黄州一瞬间有如此转变,因为在黄牯的身后,黄州还看到了一个让他万不敢造次的人。

    那人身高也就一米七,体型结实,剃着一个平头,面容淡定,看不出喜怒,额头很宽阔,整个脑袋看上去显得很方正,他就是唐武兵的大哥唐武军,在杨桥镇人人谈之变色的地头蛇方脑壳。

    “军,军哥……”

    黄州哪里还管刚才被黄牯扇了耳光的仇,此刻只敢老老实实地站在唐武军跟前,连个屁都不敢放。

    唐武军没多看黄州一眼,而是走到唐武兵跟前,眼神中满是责备之意,同时带着一点点的失望。

    “怎么看你手下的?”

    “哥,是这老东西赖着不走,我叫黄州给他点教训。”

    “今天是你开业的日子,弄出这些事情,让别人看笑话吗?”

    唐武军说话并没有多严厉的态度,也没有多响亮的声音,但是每一句话都让唐武兵和他的一众朋友、手下如坐针毡。

    不管现在唐武兵有多么狂妄,这帮哥们有多么嚣张,见了唐武军之后,全都老老实实像只鹌鹑,要知道在杨桥镇,只要唐武军还在一天,唐武兵就是个弟弟。

    “黄牯,给他点钱,打发走。”

    唐武军指着地上的老叫花,冲黄牯吩咐。

    黄牯从兜里掏了点零钱,扔到老叫花面前,然后回到唐武军身后站着。

    老叫花忙不迭把钱捡起来,冲着门口众人鞠了个躬,抚着胸口一瘸一拐地离开。

    “哥,里面请!”

    唐武军亲自到场,唐武兵不敢怠慢,赶紧将唐武军迎了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午夜布拉格〕〔两界布道〕〔清浊向恶而战〕〔海贼王之反派〕〔宠婚甜蜜蜜:亿万〕〔辣妻来袭:少帅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