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亚索的英雄联盟〕〔我成了玉帝粉丝群〕〔锦绣弃妻〕〔都市巅峰高手〕〔奶油味的她〕〔全面天赋提升系统〕〔穿越异界兽世小福〕〔我对同桌的你凶不〕〔我被自己附体了〕〔生死帝尊〕〔蜜婚超甜:墨少家〕〔图摹万界〕〔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在团宠文里做反派〕〔我真的不想当第一〕〔满级大佬总爱装小〕〔我真的只是想打铁〕〔我是大佬爸爸们最〕〔冷艳总裁的超级狂〕〔穿成八零首富福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全职艺术家 第六十三章 戛然而止
    很快韩济美就发现自己的脑补有多离谱。

    楚狂当然不会写那种为了讽刺而讽刺的剧情。

    这是一种极为特别的表达手法。

    www.lcshc.

    因为蓝星没有英译汉的腔调,所以第一次看这种文字表述,韩济美觉得拗口之余,竟然感受到了浓浓的趣味性。

    好吧,韩济美已经知道,a夫人是打算卖头发。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这是a夫人最钟爱并引以为傲的。

    【她那美丽的头发披散在身上,像一股黑色的小瀑布,奔泻闪亮。

    她的头发一直垂到膝盖底下,仿佛给她铺成了一件衣裳。

    她又神经质地赶快把头发梳好。

    她踌躇了一会儿,静静地站着,有一两滴泪水溅落在破旧的红地毯上。】

    文字越是描述a夫人的头发有多美,

    韩济美越能体会到这个女人的不舍与辛酸。

    但这个女人终于还是把自己一度引以为傲的头发卖了,并成功换得了二十元资金。

    而她购买的礼物是一个白色的表带,价值二十三元,这是她跟老板砍价半小时后的巨大收获。

    带着身上仅剩的八毛钱回家,a夫人欣喜雀跃。

    原来……

    回到家,她反复照镜子。

    短发的她绑着绷带,活像个逃课的小学生。

    她这才开始担心起来。

    先生会生气吧?

    会狠狠骂我一顿吧?

    毕竟他曾经无数次夸赞自己的头发,没有了长发的自己,在他心里还那么美吗?

    她踌躇着,忐忑着。

    看到这里,韩济美忍不住心疼起这个女人来。

    如果这个世界有唐朝,韩济美一定会联想到“贫贱夫妻百事哀”的说法,然后为此而担心。

    然而该来的总会来。

    故事依然是a夫人的视角:

    她真的很爱自己的先生。

    不是楚狂一直在用文字去描述她的爱情有多真挚,而是透过字里行间的细节可以看到的诸多情绪。

    先生会生气吗?

    韩济美竟然有点不敢往下看,但她最终还是继续看了下去:

    这算是生气吗?

    韩济美和a夫人一样,好奇于先生此刻的心理,她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是一个大巴掌甩过来——

    渣男才会这么做!

    如果是这样,她以后都不会轻易再看楚狂的了。

    她小心翼翼到有些卑微。

    此时故事竟然已经到了尾声。

    韩济美想不通这个故事会如何结尾,直到她看到接下来这段文字:

    【先生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把它扔在桌上。

    “别对我有什么误会,亲爱的。”他说,“不管是剪发、修脸,还是洗头,我对我姑娘的爱情是决不会减低的。但是只消打开那包东西,你就会明白,你刚才为什么使我愣住了。”

    白皙的手指敏捷地撕开了绳索和包皮纸。接着是一声狂喜的呼喊;紧接着,哎呀!突然转变成女性神经质的眼泪和号哭,立刻需要公寓的主人用尽办法来安慰她。】

    是梳子!

    摆在眼前的,先生掏出来的东西,是那套插在头发上的梳子——

    全套的发梳,两鬓用的,后面用的,应有尽有;

    那原是在公寓远处最繁华街道的一个橱窗里,a夫人渴望了好久的东西,但太贵了,她舍不得,也没有钱去购买。

    这可是纯玳瑁做的!边上镶着珠宝的美丽的发梳!

    来配a夫人那已经失去的美发,颜色真是再合适也没有了。

    夫人知道这套发梳是很贵重的,心向神往了好久,但从来没有存过占有它的希望。现在这居然为她所有了,可是那佩带这些渴望已久的装饰品的头发却没有了。

    “……”

    韩济美张大了嘴巴。

    她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不过文字用细节如实还原了a夫人的心情:

    然后a夫人拿出了表带。

    她期待的看着先生说:

    &nloveonsen.bsp;  韩济美逐渐释然,并露出熟练的姨母笑。

    虽然a夫人卖掉了头发,但先生并未生气,只是叹息于梳子暂时失去了用武之地——

    真好。

    故事这样结尾真的充满了美好的意像,叫人几乎忍不住想要恋爱,尽管韩济美是个已婚的女人。

    喝了口茶。

    韩济美看向最后一段文字,她以为这会是一段总结性的文字,短篇很喜欢在最后进行一个总结。

    比如“这是一段美好的爱情”之类?

    但看到接下来的一段话,她口中的茶几乎要喷到杂志上:

    【先生并没有照着她的话去做。

    他只是倒在榻上,双手枕着头笑了起来:“我们把圣诞节礼物搁在一边暂且保存起来,它们实在太好啦,现在用了未免可惜——我是卖掉了金表,换了钱去买你的发梳的。”】

    故事到此戛然而止。

    &nb这一刻,韩济美目瞪口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秦阳萧君婉〕〔从骷髅岛开始横推〕〔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