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捕与快刀〕〔都市最强神壕〕〔空间卡牌召唤师〕〔随身带个志怪游戏〕〔吃货唐朝〕〔美漫大怪兽〕〔三国吕布之女〕〔时来运转〕〔宁晚陆景承〕〔斗罗之镇魂斗罗〕〔暴走吧艾小姐〕〔重生之我是阿斗〕〔异界逍遥神王〕〔中年面瘫飒手之万〕〔异能者崔氏见闻录〕〔千年枕上蝶〕〔凤帝九荒〕〔极道御灵小仙尊〕〔废材逆天:至尊小〕〔我是阿丽塔的机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系统:反派boss有毒 第102章 一言不合就找死的宿主
    本站:m..阎睿昱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一直都是带着温润的浅笑。

    他看着神色惊恐的边栗宣,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没有半分情绪,有的只是一片淡漠。

    “阎睿昱,我诅咒你,诅咒你生生世世永远都得不到你爱的,生生世世孤老终生!”

    边栗宣心里满是恨意,此时的她心里是后悔的。

    她不该相信这个男人的,最是无情帝王家,当初她应该和唐温纶在一起好好的过日子的。

    而且,有她的炸药在手,便是他们推翻了这个男人的国家,自立为王也不是不可以的。

    阎睿昱转过身背对着边栗宣,轻笑一声“那就,祈祷你的诅咒有用吧,不过可惜你恐怕看不到了。”

    边栗宣神色灰败的看着消失在密室之中的男人,寂静的密室里,只回荡着男人离开前最后的一句话。

    “处以千刀万剐的极刑。”

    女人尖厉而绝望的声音不断的在密室之中响起,一声高过一声,最后一点点的虚弱下来,然后彻底的没了气息。

    只是那仅剩下的森白头骨,那双瞪的老大的眼珠子看起来渗人至极。

    回到乾清宫的阎睿昱手指摩挲着从密室带出来的宣纸,神色莫名。

    良久,才轻笑一声。

    低低的笑在空旷的乾清宫回荡。

    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天夜里明翰修说的话。

    “皇上,您对任何女人感兴趣都可以,可是唐家的这位大小姐不行。”

    没有人知道,看起来似乎才游历归来的明太傅长孙,其实是他的人。

    “皇上,这个唐大小姐很有可能是传说中的方外之人,这等人通常都拥有着特殊的能力,若是惹怒了她,后果不堪设想。”

    阎睿昱将手里的宣纸一点点攥紧,然后才松开,半躺在龙椅之上。

    “方外之人啊……”

    想到宁宜修的请求,阎睿昱垂了垂眸子,眼底带着几分意味不明。

    “朕倒要看看,明卿口中连朕都无法沾染的女子,堂兄你又如何?”

    要说阎睿昱多喜欢顾陌离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是上位者的自尊在顾陌离那里受到了些创伤,心里有点兴趣,有点不甘罢了。

    而这一边,回到府邸的宁宜修就发现自家的下人都战战兢兢的站在门口,眼底闪过一抹诧异。

    “主子。”有下人眼尖的看到了回来的宁宜修,顿时激动的就差眼泪鼻涕一起流了。

    宁宜修挑眉,妖孽的脸上带上了几分邪妄。

    “怎么了?”

    众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林先生黑着两个明显的眼眶站了出来。

    “是这样的,主子进宫之后,咳咳,那个唐大小姐睡的那个厢房就塌了。”

    “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所以就有点暴躁。”

    林先生说了半天没说到重点,只是心里虚的厉害,也不敢去看宁宜修的神色。

    “小狐狸对你们亮爪子了?”宁宜修轻笑出声。

    “……”林先生顿了顿,然后一咬牙“不是的。”

    “主子,咱们宸王府破产了。”

    林先生哭着一张脸干巴巴的。

    事情的经过是这个样子的。

    一大早,宁宜修要去上朝,本来是要随身携带着顾陌离的。

    不过刚刚伸手去抱睡的正熟的顾陌离。

    脸上就被毫不客气的糊了一个巴掌。

    宁宜修有点心虚,还以为是顾陌离醒了,结果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货压根就还在睡着呢。

    不忍心打扰顾陌离休息,又想着自己府邸有这么多房间呢,塌两间也没什么关系,就当扩修好了。

    可是宁宜修千算万算没有算到一点。

    因为他正名,被封宸王的事情传开,国都里那些个富商还有一些大臣就商量着,这突然多了个宸王,还是以前的东厂厂公宁宜修。

    本来恢复王位就应该辞去东厂厂公的职务,但是却没有想到,当今皇上会对宁宜修恩宠至此,竟然没有收回宁宜修手上的那些权利。

    这样的风向就很明显地透露出了上面那位的意思:虽然宸王是前朝先太子之子,但是朕是信任他的。

    所以一下朝,一个个就都快马加鞭的赶回去,让家里人给宁宜修送上贺礼。

    而就在宁宜修离开以后并没有多久。

    顾陌离正在睡觉的房子,突然轰隆一声,变成了废墟。

    早就已经被宁宜修嘱咐过的林先生一脸的复杂。

    “呸呸呸”

    漫天尘土之中,一道清晰的身影慢慢显露在人前,不是顾陌离又是哪个?

    顾陌离的脸上此时对于塌房子这种小事情完全能够免疫了,一脸的面无表情和理所当然。

    宁宜修终于在顾陌离折腾他府邸第六个厢房的时候回来了。

    “小狐狸,你看,没有我你连休息都不能好好休息,这辈子你除了嫁给我,还能嫁给谁?”

    宁宜修的脸上略显得意,却没有看到他家小狐狸已经黑沉下来的脸。

    “妈个几,劳资变成现在这样,到底是哪个魂淡害的?居然还有脸敢再劳资面前得瑟?今个儿劳资不弄死你就跟你信!”

    顾陌离狞笑一声,拎着自己的大金板砖就冲了上去。

    这一次依旧如同往常一样,每次当她下了杀手的时候,这个蛇精病的身上就会出现阻力。

    顾陌离龇了龇牙。

    心里的小人面无表情。

    麻戈壁!

    顾陌离脸上的笑让0233有点抖,总觉得这一次自家宿主似乎是真的被惹毛了。

    再次撩拨了一下自家小狐狸,然后又被自家小狐狸的小爪子挠的满脸血的宁宜修一脸的痴汉笑。

    心里面暗暗的做下了一个无比作死的决定。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顾陌离就发现蛇精病府邸的人,似乎都被传染了一种叫做蛇精病的毒。

    直到第二天,一觉醒来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某只蛇精病名正言顺的妻子的顾陌离,一脸的面无表情。

    呵呵,真是特么的劳资给你脸了!

    一脸春风得意回到房间的宁宜修迎面就对上了一把金光闪闪的巨剑。

    顾陌离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蛇精病,眼底带着让宁宜修有些心慌的凉薄和无尽的荒凉。

    心里突然一痛,忍不住在想,自己这一次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0233觉得,这特么的是要出大事啊!

    如同往常一样,顾陌离感觉到了手中巨剑在距离蛇精病要害处所遇到的阻力。

    心里狞笑一声。真以为本神拿这破玩意儿没有半点办法了吗?

    咬了咬舌尖,一滴金黄色的血液猛的甩在了巨剑之上。

    甩出这一滴金色血液的顾陌离脸色一下子变得有点苍白。

    宁宜修看的心底一痛,不闪不避直直的迎上了那把抵着自己要害的剑尖。

    巨剑金光一闪,然后,0233就惊恐的发现。

    妈个几,原先一直怎么杀都杀不死的boss大人喉咙处有着一条明显的血线。

    宁宜修知道,他的小狐狸一直都是想要弄死他的。

    只是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他们两个人成婚的第二天,就死在小狐狸的手上。

    心里面只是有着淡淡的遗憾。

    刚刚应该拉着小狐狸一起死的,真是失策了。

    就在boss大人咽气的那一瞬间。

    原本晴朗的天空一下子暗沉下来,无数的紫黑色雷电噼里啪啦的朝着顾陌离而来。

    顾陌离也不躲,特么的这么密集的雷电明显是要弄死她,想躲也躲不了,所以拎着金色巨剑就迎了上去。

    最后被劈成了渣渣。

    顾陌离死的时候对着恢复青天白日的天竖了个中指。

    天道!本神记住你了!

    0233几乎是呆滞的看着完全是在找死的自家宿主。

    觉得心里面有点方。

    麻戈壁,越看越觉得他家宿主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蛇精病。

    还是个一言不合就闹自杀的蛇精病。

    [搜索本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午夜布拉格〕〔宠婚成瘾:顾总,〕〔一胎双宝:总裁大〕〔两界布道〕〔爆笑王妃宠翻天〕〔清浊向恶而战〕〔农民工传记〕〔从堕落骑士开始〕〔腹黑世子妃日常〕〔娱乐之我是喜剧人〕〔一仙难球〕〔霸道总裁失忆的小〕〔最强医圣林奇〕〔从零开始当导演
  sitemap